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非夜 作品大全
向他的小祖宗服個軟 作者:葉非夜 分類: 仙俠玄幻 6 人在讀
【全文免費】淩沫沫從冇想過和李情深扯上什麼關係,亦或者說,她從未敢想過和李情深扯上關係。 因為知道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所以,她未曾敢把視線在他身上過多的停留片刻。 對她來說,李情深就是她年少裡的一個過客。 可是,後來,他在酒吧裡,將她上半身壓倒在吧檯上,低頭貼近她耳邊,一改往日的清冷,聲音啞的不像話:“寶貝,再給我親一會兒,乖~” · 一句話簡介:全世界,隻想對她服個軟! · 看書指南,拜托認真看: 1:1V1。雙潔。本書不收費哈。 2:群像、人物很多,是個長篇、但是不是一個故事寫很長的長篇,是多個人物,每個故事都不會太長。 3:霸總風,給你們避個雷,會有狗血哈,也會有虐,當然也有甜和寵。
喜歡你我說了算 作者:葉非夜 分類: 都市 0 人在讀
林薇:我要上清華。江宿:我就不一樣了。江宿:我除了要上清華,還要……你。…誓要上清華的校霸女主VS偽校霸真桀驁的男主…我這樣的人不值得你喜歡。喜歡你我說了算。
我的房分你一半 作者:葉非夜 分類: 都市 0 人在讀
離家出走的陳恩賜,第一次見到秦孑,把他錯認為了房東“租你的房和床!”住進秦孑家的陳恩賜,半夜肚子餓了,敲響了秦孑的房門“租鍋碗瓢盆!”一個月後,陳恩賜看到秦孑領回家一個漂亮的女生,在門口轉了半天,然後就咚咚咚的拍向了秦孑的房門“租洗手間洗麵奶沐浴乳!”半年後,陳恩賜喝醉了酒,藉著微醺的酒勁,晃晃悠悠的撲進了秦孑的懷裡“租……你!”我們都活成了我們當初夢想中的樣子。我們都還冇忘記彼此。本書又名《銀河之上的你》
最新更新: 林染VS容與
他去她家借宿的時候,不小心被他纏上。婚前的他想著怎麼逼婚,婚後的她想著怎麼離婚。“男神,我不婚!不婚!不婚!”終於在她重要的事情說三遍的時候,他決然的丟給了她一紙離婚協議書。本以為終於解脫,卻不想……離婚後的他 ……她終於忍無可忍:“我們已經離婚了!”他淡定的瞄了她一眼,把離婚協議書扔在了她的麵前,上麵分明寫的是:車子歸她,房子歸她,公司歸她,孩子歸她,他……也歸她?
明天也喜歡 作者:葉非夜 分類: 都市 0 人在讀
陸驚宴第一次遇見盛羨,腦海裡冒出一個念頭:想讓這個男人哭。 後來,陸驚宴哭了。 ... 陸驚宴第一次遇見盛羨是在酒吧裡,她手機冇信號,找他借網,問他手機熱點WiFi是什麼? 他說:你生日。 陸驚宴還冇來得及輸入密碼就被朋友喊走了。 她覺得盛羨用自己的生日做密碼,一定是喜歡她的,就是悶騷了點,她明裡暗裡勾搭了盛羨大半年,她才發現盛羨的WiFi密碼是:nishengri ... 明豔千金大小姐X法學院最年輕教授 甜文。 1V1.
最新更新: 開張已發
致我最愛的你 作者:葉非夜 分類: 其他 0 人在讀
本書已出版上市,書名《致我最愛的你》,簽名版噹噹有哦,速度去搶咯~ “老公,我今晚肚子有些不舒服,求休假!” “老公,我今晚好像有點感冒了,求休假!” “老公,我今晚要去朋友家陪她,求休假!” 結婚前的顧傾城,總想著怎樣推到唐時。 結婚後的顧傾城,卻想著怎樣讓唐時放過她一晚。 然而事實證明,不管她找出的藉口有多無敵,他總是可以輕而易舉的化解。 “老公,我現在在馬爾代夫,今晚你好好看家!”既然躲不過,那她跑~ 竟然想擅作主張給自己放假? 唐時沉思了一下,對著助理吩咐了兩句。 當晚午夜十二點,酒店的門被人敲響,隔著門板顧傾城聽見唐時的聲調輕飄飄的傳來:“老婆,開門。”
億萬星辰不及你 作者:葉非夜 分類: 其他 0 人在讀
“一年後,我們離婚,互不乾擾。” 季憶之所以答應賀季晨假結婚,是因為她堅信完美情人賀季晨絕對不會愛上她。 婚後假戲真做不說,一年後,彆說是離婚,就連離家都冇門。惹不起,我跑還不行?季憶爬窗離家出走。 就在她沾沾自喜的以為自己終於逃出魔爪的第二天,她走到哪裡,都有人彎腰對著她說:賀太太,賀先生在那裡等你。 - 原書名《大神引入懷》
最新更新: 雙倍月票來了
那時喜歡你 作者:葉非夜 分類: 其他 0 人在讀
原名《隔牆有男神》,已完結 一場意外,他和她成婚。 “顧先生,我喜歡這家的菜。”這家的廚師第二天成了家裡的廚師。 “顧先生,我喜歡這家的包。”這家的設計師當晚成了她專屬設計師。 本以為婚後的他和她會繼續當路人,冇想到他卻將她寵上了天,唯獨不讓她出去上班。 憋在家裡發慌的她,開始偷偷找工作。誰知她找哪家,哪家倒閉。最後才知,是他背後搗的鬼。 她氣呼呼的找上了他,他笑眯眯的給她安排了一個工作,第二天她喜滋滋的去上任,發現工作牌上寫著,姓名:秦芷愛,職位:顧餘生的妻子
我的人間都是你 作者:葉非夜 分類: 其他 0 人在讀
【全文完】 “從剛纔開始,你就用這種不懷好意的眼神看著我,難道你想和我重溫...舊夢?”良辰一把將景好好扯入洗手間。 “我說過,前幾天的那一次是個意外,我不是那些隨隨便便的女人!”景好好扯開被他攥著的手腕,轉身剛想走人,卻被良辰一把捉住,低頭貼著她的耳邊,嘴角露出一個邪氣的笑,意有所指的說:“放心,不能隨隨便便的,我會認認真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