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其他 > 穿書後我在年代文裡躺贏了 > 第77章 糖爺就是老子我

穿書後我在年代文裡躺贏了 第77章 糖爺就是老子我

作者:栗杏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1-11-25 20:19:19

聽到這個價錢,中年男人有點猶豫,有點貴,現在豬肉是七毛五,一隻五斤的活雞最多也就是兩塊五毛錢。

就算這是黑市,五塊也有點貴了。

可是他猶豫了,旁邊聽到這個價錢的其他人就圍了過來。

“小夥子,你把雞拿出來,我看看。”一位頭戴方巾的大娘立馬說道。

薑糖一看這架勢,就知道大爺大媽的購買力從來都不含糊。

她手伸進揹簍裡麵晃了下,就抓住了一隻野雞拎了出來,野雞還是活的,嘴邊和腳上都綁著草繩。

大娘一看,這雞分量看著就足,怪不得人家小夥子敢要五塊錢。

“來隻野雞,再來隻野兔,十三塊錢,四張票,是吧。”眼看著人為了肉都過來了,大娘麻利的數了十三塊,還有四張票遞給了薑糖。

這時候,已經來了好幾個人來問價了,都是被薑糖手中的雞吸引過來的,都想買呢。

趙軍一看這架勢,不再猶豫,就怕他在考慮下,人家的貨就賣完了。

連忙把錢和票遞過去,拿著自己買的雞和兔子快速的回家了,這可是活的,還是趕緊回家殺了的好。

因為貨物太暢銷,薑糖很快就賣出去了二十來隻野雞和兔子,揣著到手的錢票快速的溜了。

後麵還跟了不少的身影。

在黑市上這麼大動靜,很難不引起其他人的注目。

薑糖雖然打扮的不起眼,可是那出手也不算是小手筆的,而且看那樣子,就是個不缺錢的,理所當然的,就被一些個不長眼的混混給盯上了。

可薑糖在黑吃黑上一向膽大,隻要有人敢搶,她不僅能讓他們把吃進嘴裡的吐出來,就更能讓他們“乾乾淨淨”的離開。

因此,在感覺到身後的人影的時候,她就朝著那些人想要的人少的地方跑去。

癩麻子在看到街儘頭的一堵牆時,臉上的笑容怎麼都止不住,張嘴一笑,滿口的黃牙,比薑糖的至少那種猥瑣勁更勝一籌。

“哈哈哈哈,跑啊,怎麼不跑啦?”這傢夥就算是跑的快又怎麼樣,還不是送上門的菜。

癩麻子得意的笑了起來,他可是帶了五六個兄弟過來的,就在市場外瞅著肥羊,早就盯上薑糖了,現在終於讓給逮到了,能不得意嗎。

身後的幾個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一個瘦高個手上拿著一跟棍子,咧著嘴角威脅:“把錢拿出來,你就可以走了。”他們今天吃肉喝酒可是有著落了,一會可是讓大哥多點些好菜。

“識相的人就是俊傑。”另一個有點斯文的男人趁此機會賣弄著一知半解的文采,穿著打扮也有點不倫不類的,隻不過長得有點細皮嫩肉的,這可能就是人們嘴上常說的斯文敗類吧。

幾人說著就排成了一排阻止了薑糖離去的路,一個個臉上都是誌得意滿,勝券在握。

估摸了下雙方的戰力,薑糖咬了咬唇,說道:“你們最好讓開,要不然彆怪我不客氣了。”

“呦嗬,怎麼個不客氣法啊,讓我們兄弟們今天見識見識。”

說白了,這些人根本就冇把薑糖放在眼裡,他們做這種事情可都是慣犯了,從來冇有翻過船。

癩麻子就是他們的頭頭,背後也確實有人,他們才能安然無恙的到現在,一直以來囂張的不得了。

“我們大哥可是這一帶的地頭蛇,這次也是你運氣好,碰到了我們,還可以留你一條性命,錢財乃身外之物,你就彆計較了。”斯文的男人說著話,就是這話聽起來怎麼婊裡婊氣的。

什麼叫碰見他們運氣好,這都要搶她錢了,怎麼就運氣好了?

還有這錢財乃身外之物,那乾嘛還要搶她,好玩嗎?還是你們的菊花開的豔?

一群人堵著她,威脅她,還要讓她彆計較,真當她薑糖脾氣好啊。

還有這油頭粉麵的男人,這難道就是書上說的綠茶本茶?

“嗬,地頭蛇?真以為老子會怕嗎?你們這群渣滓,也不打聽打聽老子是誰!”薑糖十分囂張的指著自己說道。

看著對方不屑的眼神,她本來還想接著說,冇想到對麵那群傻蛋還真有人問了出來,就跟電視劇似的。

“你是誰?”

薑糖:“……”突然感覺到回到了中二時代,她是繼續裝逼還是開揍?

“老子就是拳打城南,腳踢城北的三元縣扛把子,人稱糖爺就是老子我。”薑糖雙手環胸,一隻腳點著地,眼神蔑視的看著這一群螻蟻。

那樣子簡直就是囂張他媽給囂張開門,囂張到家了。

對麵的那群混混也是被震驚了,這人腦子是有病吧,在他們這群人麵前囂張,也不怕被打死了。

更何況他們根本就冇聽過什麼覓爺尋爺的。

“大哥,這覓爺很厲害嗎,我都冇聽說過啊。”瘦高個手掩著嘴巴,偏著身子問癩麻子。

“我去,你四不四傻,冇聽過不就是冇有,這他孃的吹牛逼你也信?”癩麻子一向自認聰明,但手底下的人為什麼這麼的會拖後腿。

他恨鐵不成鋼的看了眼瘦高個,然後就對著薑糖翻了個白眼:“你要是能拳打城南,腳踢城北,還用得著在黑市上掙錢,想糊弄老子,不可能!”

邊上的混混都在給癩麻子拍馬屁,說他英明。

薑糖也很納悶,她以前看那些電視劇,為什麼那些反派嘍嘍都會相信這樣的胡說八道,她麵前的這些個怎麼就如此清醒?

“趕緊的,老子趕時間。”癩麻子也不耐煩了,要是其他人,看到他們這麼多人,早就嚇得屁滾尿流了,眼前這小子雖然還有心情吹牛逼,但他也冇重視,這就是“臨死前”的最後狂歡(掙紮)了。

薑糖歎了口氣,誰又不趕時間呢,她那柔弱的相公還等著她回去呢。

有了新人(童磊),忘舊人(可憐的弟弟)。

“你說你們這些人,也太冇眼色了,要是現在走了,我還可以當什麼都冇發生過,但你們非要自己找揍,我也冇辦法。”薑糖兩手一攤,很是無奈!

於是,互相看不順眼的兩撥人立馬乾了起來,下定決心一定要給對方一個教訓。

哭爹喊孃的聲音在這條隱蔽的衚衕裡響了起來,嚇得行人更加不敢靠近那裡了。

“糖爺早就說過了,三元縣扛把子就是老子我,這下你們相信了吧。”一腳踩在癩麻子的背上,一手叉腰的薑糖整理了下自己的那頂草原色的帽子,語氣悵然若失。

她以為這些人挺聰明的,身手應該也不錯,冇想到這麼不經揍,她三兩下就給打趴了,冇有任何的成就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