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其他 > 大明錦繡朱允熥最新章節 > 第21章 連根剷除

大明錦繡朱允熥最新章節 第21章 連根剷除

作者:張浩朱允熥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5-14 21:19:59

[]

白蓮教,要死灰複燃了嗎?

曆來中原王朝信奉的都是儒釋道三教,而且從根子上說,在價值觀和形態上,三教合一。

白蓮教起於唐,宋時被打為異教。因為它和傳統三教不同,它經義太具有蠱惑性,鼓吹今生效命於佛前,死後登極樂世界造福子孫等。且簡單明瞭又與傳統經義不同,推行在家出家修來世功德,隱蔽性極強。

而且最不能讓朝廷忍受的,是白蓮教教徒之間的結社。教徒之中人人都以兄弟姐妹相稱,人數動輒高達十幾萬人。

且,敵對官府。聚眾鬨事,對抗朝廷。一旦其首領心懷異誌,後果不堪設想。

宋時為異端,到了元代。來自草原的蒙古人篤信佛教的同時,也對其他神仙抱以最虔誠的敬畏。所以大元一朝,各路神仙漫天飛舞。

白蓮教在元代高速的發展壯大,而且由於大元民生艱難,統治者橫征暴斂激起民憤,白蓮教更成了許多貧苦百姓的精神寄托。

到了元末天下大亂民不聊生又加上天災**的時候,白蓮教又吸取了宋代興盛的明教的教義,達到了鼎盛。

嚴格說起來,大明王朝能夠建立,也是托了幾分白蓮教的福。

蒙元末年天下烽煙四起,白蓮教率先起事。北有劉福通杜遵憲,黃河一隻眼挑動天下反。十數萬民夫工匠在黃河邊起事,迅速席捲河南。

並且這一支武裝力量,多次擊敗前來圍剿的元軍。甚至打得當時蒙元丞相脫脫的親弟帖木兒三十萬精銳抱頭鼠竄,勢力空前壯大有數州之地。

更是在逢迎白蓮教主韓山童之子韓林兒為帝,建都亳州,國號大宋。

這一支被稱為北方紅巾軍,建國之後北方紅巾軍之中,關先生大刀熬李喜喜等人繞路太上山,一把火燒了大元上都,並且攻入高麗。另一路李武崔德的人攻破潼關,駐兵陝西。

而同時同樣隸屬於北方紅巾軍陣營的毛貴,從山東開始北伐,距離元大都最近的時候,隻有數百裡。

這是何等的聲勢?可以說北方紅巾軍僅憑著一己之力就攪亂了大元的半壁江山。

而那時的老爺子也隸屬於北方紅巾,不但隸屬且是根正苗紅。因為他是淮西紅巾軍的領袖郭子興,起兵之後即受到劉福通等人的直接領導。

北有劉福通,南有彭和尚。

彭瑩玉鼓勵門徒湖北麻城人鄒普勝在蘄州起兵,和北方紅巾軍遙相呼應。扶持徐輝祖稱帝,迅速的席捲南方,攻克湖廣江西,甚至一度攻破杭州。

老爺子的宿敵陳友諒,就是出身於南方紅巾。

當時正是因為一南一北兩處戰場,使得元朝抽調了長江中下遊的許多精銳部隊作戰。所以當那邊殺的天昏地暗的時候,老爺子的人馬纔有機會猥瑣發育。

可以這麼說,老爺子是出身白蓮教創立的紅巾軍,深知白蓮教的危害。所以隊伍壯大之後,就開始肅清軍中白蓮教的影響力,等建國之後更是大開殺戒。

凡教徒,一個不留!

大明開國三十年,本以為白蓮教早就死透了,卻冇想到依舊要死灰複燃。

~~~

樂誌齋中,氣氛有些凝重。

刑部尚書夏恕,侍郎暴昭等人麵有土色。邊上徐輝祖帶著五軍都督府一眾將領,還有兵部尚書茹瑺也是一臉驚駭。

“臣有罪!”夏恕額上見汗,俯身道,“刑部竟冇能能審出來搶劫揚州驛的強人,是白蓮教餘孽!”

朱允熥背對著他們,看著窗外,臉若寒冰一言不發。

“皇上,臣以為此事不可小覷。當務之急是馬上發下海捕文書,並且告知各地官府,有殺錯冇放過!”暴昭本就是麵目猙獰之人,此刻一說話更是滿臉殺氣,“務必要捉拿田九成等人到京!”

“皇上!”都察禦史嚴震直也開口道,“臣自請去陝西,督辦此案!”

所有人都知道白蓮教的危害,在那些蠱惑人心的教義洗腦之下。哪怕隻有一個縣城,鬨出了亂子,都是十數萬人的生死大事。更何況白蓮教的一貫伎倆,是數地同時發動,防不勝防。

“朕擔心的還有一方麵!”朱允熥緩緩回身,目光掃過來,都軍都督府還有兵部的人齊齊跪下,“白蓮教,怎麼會在軍中傳播?”說著,語氣變得極其嚴厲,“洪武二十五年的逃兵案,到現在才水落石出,你們是乾什麼吃的?”

“臣等萬死!”徐輝祖忙道。

其實這對他而言也是無妄之災,洪武二十五年他還未掌握督軍府。再說邊軍生活清苦環境惡劣且朝不保夕,軍中之人信奉各種神仙的也大有人在,這種事大家都心照不宣。

對於軍人來說精神上不能冇有寄托。

(寫到這裡想到一個趣事,清代八旗軍把嶽王廟關帝廟一路從黑龍江修到了中亞哈薩克,還有西域等地)

“以前的事,朕若追究你們,你們心中不服!”朱允熥開口道,“但從現在開始,下令各衛所各邊軍指揮使,乃至各個行省都司,嚴查!”

“遵旨!”

“你們刑部!”朱允熥轉向刑部那邊繼續開口,“發文各地,同樣要嚴查白蓮教的黨羽!”

“遵旨!”

這時,旁聽在側的吏部侍郎侯庸開口道,“方纔幾位都堂大人說,馬上發海捕文書馬上抓人,臣覺得是不是有些打草驚蛇了?”

話音落下,馬上有刑部的官員對他怒目而視。

“你仔細說給朕聽聽!”朱允熥坐下,喝茶說道。

侯庸對其他人的目光恍然未見,開口道,“此時田九成等妖人,應是不知朝廷已知曉其是白蓮教餘孽,更不知朝廷得知他的老巢和暗號。”

“從中樞發文到地方定然雞飛狗跳,那白蓮教神通廣大,倘若在官府中有人,便會提前洞悉官府的動作!”

“屆時,他們若是再次逃匿倒還算好。就怕他們狗急跳牆,提前起事。”說著,他歎口氣,“臣是在河南做過佈政司使的,知道地方上一些事!”

“白蓮教這樣的邪教,不但有亡命之徒。僧人地方大戶甚至有功名的讀書人都參與其中,朝廷對白蓮教匪一向是就地處決從不手軟。所以這些人麵對嚴刑峻法之下,格外團結!”

“萬一這些人聯合起來,突然發難。以地方上的武備,怕是很難抵擋。而且他們由於是倉促起事,所帶來的災害越是大!”

朱允熥默默聽著,不住的沉思。

侯庸所言確實有道理,大張旗鼓的抓人有時候適得其反。

“所以臣的意思是!”侯庸繼續說道,“既然知道他的老家,先派兵圍起來。然後再派遣秘探接頭,陳其不備一舉拿下!”說著,拱手道,“此等事,在臣看來以雷霆之力一擊斃命且不鬨得滿城風雨,最好不過!”

“你也說了,白蓮教匪神通廣大。想必那田九成的老窩,早就是白蓮教的巢穴了。從哪調兵?萬一週圍的衛所,也有他的人呢?”夏恕問道。

他是刑部的尚書,而侯庸則是吏部的官,侯庸說話等於是僭越了。

邊上,都察禦史楊靖冷笑道,“夏尚書,那依你之見大張旗鼓的抓人,萬一走漏訊息?你承擔得起?”

“你”夏恕大怒。

“夠了!”啪的一聲,朱允熥的茶盞拍在桌上,怒道,“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朕麵前說這些?”

“臣等萬死,皇上恕罪!”

朱允熥平複心中的怒氣,開口道,“徐輝祖!”

“臣在!”

“朕稍後給你手諭,你給秦王處發文,調撥秦王的精銳親衛行事。”侯庸說的有道理,這等事最好不要用地方的駐軍。

“你再去信給山東,

何廣義快馬趕赴陝西!”

如今錦衣衛指揮使何廣義正在山東,專門負責辦理對東瀛運送火器的事宜。

這等案子,冇錦衣衛還真是不成。

“臣遵旨!”徐輝祖叩首道。

朱允熥又想了想,“給陝西佈政司使去旨,他治下這麼大的事,他半點都不知情,當得什麼官?朕不追究他不知情,但現在即將剿滅妖匪,這事要他在地方上坐鎮。告訴他,這麼大的事但凡出了半點差池,鬨出半點民亂來。應天府的皮廟場,朕親自給他安排個地方!”

話音落下,眾臣子冷汗跌出。

許久不曾聞皮廟場了,那可是大明官員們的夢魘。

“都下去!”朱允熥揮揮手,“李景隆在外後頭候著!”

等殿中人都下去,朱允熥無聲的擺擺手。

王八恥上前,“萬歲爺,奴婢在!”

“去,叫青眼過來!”朱允熥揉著太陽穴說道。

~~~

我真是不要臉,不過我今天真有不要臉的理由。

我去相親,嘿嘿!!終身大事,不能讓我的鐵蛋銀槍生鏽不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