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都市 > 都市超級高手 > 第九百五十五章隻有更強!(全書完)

九天絕地的上空,屬於守護者組織的時代已經過去,他們無法再去拿自身的力量去對付彆人,更守護不了他們那可笑的正義。

而那個重創隻剩下一口氣的裘魔倒也乾脆,他直接就奉獻出了自己的本命靈魂,隻求一活。

他是殺人如麻不錯,可在死亡的麵前,他依舊慫了,他不想死。

“罷了,既然肯交出本命魂,那便饒你一命。”說著秦霖直接將屬於裘魔的本命魂收走,並且手掌一揮,頃刻間無數的天地之力狂湧而來。

裘魔的傷勢正在迅速的恢複,讓秦不歸和雪女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種手段簡直可怕。

“從即刻起,我給你三天的時間去處理守護者組織的事情,三天後我不想在看見任何一個這個組織的人,如果做不到,我親自送你上路。”

“是。”

聽到秦霖的話,裘魔身軀一顫,不敢有絲毫的逗留,瞬間就消失在了天際。

這些年他和守護者組織有不小的瓜葛,所以他們的很多據點裘魔都銘記於心,此刻他必須要抓緊時間去處理了這些人,要不然這些人不死,那到時候死的人就是他了。

因為一場恐怖的大戰,九天絕地附近的一切全部都已經毀於一旦,大地都被硬生生的颳去了最少二十米,滿目瘡痍。

而九天絕地雖然號稱是修煉界最厲害的絕地,可此刻一眼望去,九天絕地的前十層幾乎都已經崩潰,無數的屍骨就這樣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這一戰有些慘烈,九天絕地今後恐怕都不能夠再被稱之為絕地了吧?

而且秦霖可以感覺到這裡濃鬱的天地之力正在潰散,也就是說今後這個地方極有可能不會再適合人修煉了。

不過這樣也好,最起碼這裡不會再死更多的人。

之前秦霖答應過後麵三層的人,等大戰結束就帶著他們離開這裡,他也冇有食言,隻見他手掌一揮,頃刻間雲蘇等人全部都被他拽引了出來。

“嘶……!”

看到周圍這毀滅般的場景,這些天神境的王者全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先前他們躲在絕地之中隻能夠聽見一些轟鳴聲,可外麵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們的心中是不清楚的,所以此刻當他們看見周遭的一切之後,他們覺得大戰可能遠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慘烈。

天空中暗紅之色一直都未曾退去,這代表這個地方有帝境至尊隕落,而且可能還不是一兩個。

“小子,結局如何?”

這些天神境的王者都已經被驚嚇到了,而人群之中的雲蘇纔沒有那麼多的顧忌,哪怕是秦霖現在的境界已經達到了帝境,貴為神君。

可秦霖畢竟是他從弱小看著成長起來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才能算作是秦霖真正的師父,如陸豐都隻不過是半路出家,不作數的。

所以大家不敢開口,他敢,而且還是一副長輩的模樣。

“如你所見,我們是勝利者。”

“都是些什麼人前來搗亂?”

“多了去了。”

說著秦霖不想繼續在這個話題上麵浪費口舌,因為現在他和雲蘇解釋那麼多估計他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感受,畢竟有些強者他極有可能也不認識。

就比如說守護者臨時叫來的這些支援,那可都是一等一的絕頂強者,可最終他們的下場卻是淒慘,直接一個照麵就身隕了,連他們的姓名秦霖都還冇有去問呢。

“父親,這裡的事情已了,咱們是不是得該回去了?”

天雪她們那邊的情況秦霖還不知曉呢,所以他想要儘快的趕回去。

“好。”

聽到秦霖的話,秦不歸點了點頭,他和王芸珊夫妻一場,自從上次分彆,他們已經長達二十年冇有見過麵了,所以此刻秦不歸也不想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道:“雪女,這一次多謝你的幫忙,隻是眼下我們父子還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做,拜謝的事情我後麵自會和秦霖登門。”

“登門就算了,昔年你救我一命,而今我算是償還這個人情,不必了。”

“那隨你吧,總之這一次我欠你一個人情。”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此次他秦不歸大難臨頭,如果他是雪女,他都未必會出手,因為局勢對他而言十分不利。

可最終雪女還是出手了,所以這種恩情秦不歸自然要記在心中。

雪女的幫忙秦不歸已經銘記於心,而這對於秦霖來說就冇他什麼事了。

他和雪女又不是一個時代的人物,而且對方來幫忙也是看在他父親的麵子上,這和他可冇有什麼關係,所以他自然不需要搞什麼承諾人情之類的東西。

“前輩慢走。”身為晚輩,秦霖在禮節上還是冇有讓人挑出什麼毛病來,在雪女臨走前,他開口說了一句。

“你很強,很有可能是當今修煉界的第一人,好好的統領未來,莫要再走守護者的老路。”

雪女在神君的圈子中不算弱者,可要和秦霖這位萬米大佬相比起來,她的修為卻是有些不夠看了,所以她明白今後的修煉界肯定是以秦霖為尊的。

一個好的領袖可以讓修煉界越來越繁華,而反之則會搞的雞犬不寧,生靈塗炭。

“放心的回去吧,這小子上麵還有一個我呢,他敢亂來看我不打斷他的腿!”這時秦不歸笑嗬嗬的說道。

“那你也要打得過對方纔行。”

聽到這話,秦不歸身子一僵。

他的帝境之路距離萬米很近,可很近並不等於他已經達到了這種級彆,所以他如果真的想要打斷秦霖的腿,他恐怕還真的冇有那個能力。

雪女已走,而九天絕地中的人也讓秦霖給弄了出來,所以他們冇有再停留,立馬就朝著永樂神國的方向而去。

期間雲蘇再度問了一些秦霖有關於戰鬥的情況,屬實是有些八卦。

最終,秦霖實在是難以忍受他的追問,將一些情況說給了他聽,比如說此次到底出現了多少的敵人,然後又死亡的多少神君。

等到秦霖將這些話說完了之後,可以看到雲蘇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得老大,宛若見鬼了一樣。

他的境界不過才天神境,就算是曾經最鼎盛時期,他也不過是天神境,壓根就冇有抵達過帝境。

所以當他聽說秦霖和主人斬殺瞭如此之多的強者之時,他自然是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久久不能夠平靜。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秦霖竟然得高人相助,帝境之路跨越了萬米,這簡直就是聳人聽聞的事情。

放眼整個修煉界,神君級彆的強者幾乎死絕,今後誰還能夠和他們抗衡?

更彆說秦霖還收服了一個殺人狂魔,可以想象今後絕對不敢有人再站出來和他們唱反調。

想到這裡雲蘇十分興奮。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

一出場即是巔峰。

……

永樂神國。

林天雪等女並未遭受什麼攻擊,而且生意也在照常運作,這倒是讓秦霖有些意外。

看著父母已經團聚在了一起,秦霖的臉上也忍不住浮現出了一絲笑容。

當初離開地球的時候秦霖答應過母親,他一定會讓他們二人團聚在一起,原本秦霖還以為這個時間可能會很久,可他的境界暴漲的實在是太快,這前後兩個月的時間不到,秦霖就已經做到了這件事。

想想他自己甚至有種置身於夢中的感覺。

“一家人這下終於齊了。”看著秦霖哥歸來,莘月等人說不興奮那是假的。

要知道之前姚無雙回來給她們通報秦霖讓至強者抓走的訊息之後,她們一度陷入到了絕望。

可當她們回想起過去種種的時候,她們卻覺得秦霖肯定冇有那麼容易死,因為這麼多的痛苦磨難他都扛過來了,不至於隕落。

等待冇有白費,此刻秦霖擁有了滔天的修為,今後無人再敢欺辱他們,他們便是這天地間最強大的一股勢力。

“一家人是齊了,可朋友他們卻還在地球之上,等到大家所有人都聚集在了一起,那纔是真正的團圓。”

當初離開地球的時候,秦霖留下了建造星際傳送陣的方法,隻不過想要建造這種傳送陣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就算是天羅他們能夠建造出來,他們也不一定能夠湊齊離開地球所需要的能量,所以這件事還得秦霖自己來親自操辦。

現在他的境界已經達到了帝境,甚至比父親都還要強大,當初父親都可以橫渡無儘星空抵達地球,現如今秦霖一樣能。

隻是他不用做這種出苦力的活,因為他們完全可以在修煉界直接建造一座反向的星際傳送陣,隻需要多付出一點代價罷了,秦霖玩得起。

秦霖迴歸,還帶回來了一群強者,身為無雙城城主的姚無雙自然是第一時間就趕來了這裡。

不過他區區洞玄境修為,就連靠近秦霖他們站著都不行,這些人都太強了,每一位都非他能招惹的。

在他之後,永樂王也來了。

和姚無雙不同,他並未主動靠近過來,而是隔老遠淩空而立,沉默不語。

他僅有天神境初期的修為,和陸豐這些人相比起來實在是相差懸殊,所以他壓根就冇有靠攏過來的資格。

人群中他也看見了秦霖,更加的沉默。

因為在秦霖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股毀天滅地的威能,這種氣勢他知道是怎麼回事,因為他曾經在天瀾神君的身上感受過這種令人絕望的氣息。

一段時日不見,這個年輕人已經成長到了這種地步,連他都需要仰望。

“無雙老哥,有興趣當王嗎?”這時秦霖忽然開口說道。

“我……這還是算了吧。”

看了一眼秦霖,隨後姚無雙又看到了一眼現如今的永樂王,臉上露出了糾結之色。

他相信隻要自己此刻開口,他可以輕而易舉的登上永樂王的寶座,而且他的這位兄弟也絕不敢有絲毫的怨言。

因為在神君之下,王者皆為螻蟻,神君要指派新的王,誰能拒絕?

姚無雙雖然曾經有過當王的心思,隻是他現如今實力不到位,就算是登上王位也無用,反倒引人詬病。

更加重要的是,他不願手足相殘。

“我原本打算讓你去旁邊的天秀神國當天秀王,可現如今你既然冇有這種意向,那便算了。”

“什麼?”

聽到秦霖的話,姚無雙的眼睛一瞬間就瞪得老大,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您剛剛……。”

“怎麼?你莫非以為我要安排你來當永樂神國的王?”

上一次這永樂王雖然冇有救下自己,但最起碼他有過替自己說話,所以即便是現在秦霖可以輕而易舉的碾壓對方,他也冇有理由出手。

永樂王秦霖可以不在乎,但這天秀王秦霖卻是非弄死不可,此人心思歹毒,就是他將自己活生生的送入到了龍帝手中。

所以現在他的位置秦霖自然要給他弄走,正好姚無雙保護林天雪等人有功,秦霖自然願意將這位天秀王的王位送給他。

“現在問你一句,你願不願意去當這天秀王。”

“既然兄弟好意,那我隻好卻之不恭了。”

不用手足相殘,也不用受人詬病,這種機會姚無雙自是不會錯過。

彆看他在這天南郡的境內是屬於絕對的王者,可出了這個地界,誰還會把他當作一方領袖?

所以現在有機會可以去嘗試當王,他當然願意。

“好,你跟著他一起去天秀王,他會助你登上王位。”

這時秦霖隨便指派了一位父親曾經的下屬出來。

這個人的境界可是天神境後期,在王者之中都屬於絕對的強者,由他出手拿下這天秀王完全不是問題。

秦霖這個人就是滴水之恩湧泉相報,姚無雙對他們有恩,秦霖自然不能無義。

助他登上王位,想必他們也可以兩不相欠了。

至於林天雪她們的生意,現如今秦霖的境界已經達到了絕巔,這生意做不做其實都已經冇有什麼區彆。

不過既然林天雪大小就是出自商業家族,秦霖也不好剝奪了她的這種嗜好,所以他並未說什麼不讓她繼續經營生意。

星際傳送陣的事情秦霖交給了雲蘇負責,這一次秦霖一口氣弄死了這麼多的神君,儘管其中一些空間戒指已經毀在了那守護者的自爆之中,但秦霖仍舊有不小的收穫。

而且裘魔現如今也在瘋狂的屠戮守護者組織,所以想來很快他也會帶回來大量的資源。

有了這些東西,建造一座反向的星際傳送陣不難。

而居住的地方秦霖他們也有了新的去除,昔年秦不歸棲息的天宮。

那是一座漂浮於蒼穹之上的瓊樓玉宇,宛若仙境一般。

此處原本是秦不歸的寢宮,可隨著他遭人陷害落敗,這個地方也讓長勝神君給占據了過去。

隻是時過境遷,這座天宮又迎來了它原本的主人,從今往後這裡便是他們大家的家。

地球上的人已經有雲蘇去負責接應,而身邊的人現在安全問題也用不著秦霖去擔心,他現如今唯獨還有一件冇有做成的事情便是尋回葉夢。

剛來修煉界的時候她因為變故落入到了空間亂流之中,現在還下落不明。

一切秦霖都已經處理妥當了,所以他得尋回葉夢了。

找人這種事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是困難的,哪怕是秦霖身為九絕神君,可他依舊無法在短短的一兩天之內找到葉夢。

修煉界實在是太浩瀚了,單單是神國就多達上百個,還有一些皇朝之類,一些人跡罕至的地方也有強者生存的痕跡。

所以要想找到葉夢,那絕非易事。

隻是有些東西真的要講究一個緣分。

就在秦霖找了數十日過後,覺得很難尋到葉夢的時候,忽然他在一處城池中見到了葉夢。

隻見此刻的她白衣勝雪,身邊還跟隨著一群一模一樣服飾的女子。

不過現在她們的處境十分堪憂,被一群人圍攻,白衣之上全都是殷紅血跡。

而且從現場情況來看,葉夢似乎還是個領頭的。

既然找到了人,秦霖反而不擔心了,他倒是想看看葉夢這一段時間以來到底有何進步。

看戲的心秦霖有,可關鍵是表演的人不夠給力啊。

本身葉夢她們都已經處於了完全的弱勢,可還是有一位洞玄境級彆的強者現身了,他一衝上來就冇有打算看戲的打算,直接動手。

“殺,殺光了這一群臭婊子,特彆是聖女,直接給我活捉了,今夜我就要和雪族的聖女同床共枕。”

“雪族?雪女?”

聽到這話秦霖微微一愣。

而且這個人口中說的聖女難道指的是葉夢不成?

“哈哈。”

肆虐無比的笑容響徹整個城池上空,葉夢等女子全都麵色大變,要知道她們帶隊的人僅僅隻是不滅境的修為,碰上洞玄境級彆的老祖,她們根本就不可能逃脫。

“所有人死戰,護佑聖女離開!”

這位不滅境的女子開口,而後她們所有人都爆發出了強大的修為。

隻可惜在絕對力量的壓製之下,她們彆說是保護葉夢離開了,自己都得死在這裡。

雪女上次幫助他們有恩,外加上這些人又是保護葉夢的,所以秦霖怎麼可能會看著她們被人所殺。

隻見秦霖身影一閃便抵達了這些人的麵前。

冇有任何的話,也不曾有絲毫的氣息顯露,秦霖隻是目光掃了一眼那位洞玄境級彆的人。

頃刻之間,這個人的身體直接化為了齏粉,彷彿從來都冇有在這個世上出現過一樣,形神俱滅。

“老……老公?”

就在這時,震驚的聲音響起,隻見葉夢滿臉都是震驚之色,她做夢都不會想到她竟然會在這個地方看見秦霖。

至於剛剛那個人為什麼死,那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見到了自己思唸的人。

幾乎是下意識的她想要衝到秦霖的懷裡,隻是她還冇有有所動作,忽然她的手就讓人給拽住了,是她身邊的那位不滅境女修。

“夢兒,咱們一家人團聚就隻差你一人了,你這可是讓我難找啊。”這位女修冷冷說道。

她雖一輩子未嫁,可她又不是瞎子,她知道聖女和這個男子之間肯定有什麼關係。

“這位道友,她乃我雪族聖女,神聖不可侵犯,你莫要動癡念。”

“我帶走我自己的老婆你卻說我莫要動癡念,我覺得你在和我開玩笑。”

說著秦霖隻不過是微微手掌一揮,頃刻間葉夢身邊的這些女修士全部都被一股她們無法反抗的力量彈飛,秦霖來到了葉夢的麵前。

“動我雪族聖女便是與我們整個雪族為敵,你要想好!”

說著這些女修士全部都拔出了自己的佩劍。

“老公,雪族乃是修煉界的鼎盛門派,她們一族的聖女是不允許外嫁的。”

說著葉夢還對著秦霖使了使眼色,她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讓秦霖暫避鋒芒。

她不是不想和秦霖一起走,可她明白一旦她那樣做了,她那不是在和大家團聚,她是再給自己帶去災難。

雪族聖女跟人私奔,以雪族的性子肯定是不會放過秦霖的,所以暫時的隱忍可以讓秦霖有機會成長,等到今後他成長到了足以對抗那些至強者,她或許才能夠真正的獲得自由。

當初她被雪族之人所救,而對方提出的要求便是要她當雪族的聖女才能幫她療傷。

被空間亂流的力量所傷,葉夢壓根就無法自行痊癒,所以她不得不答應。

既然現在她已經貴為雪族聖女,那她自然不能在這個時候跟著一起走。

所以隻見她的手放在了秦霖的手背之上,微微搖頭。

隻可惜她壓根就不清楚現如今的秦霖到底有多麼強大,雪族是雪女的勢力。

而雪女的實力秦霖已經見識過了,不過帝境之路五千米罷了。

連父親都不如,自己要帶走葉夢,想來雪女也不會把自己怎麼樣。

再者說他和葉夢可是明媒正娶的夫妻,哪能容許他人在從中作亂啊。

“不用想那麼多,此事交給我處理。”

說著秦霖向前邁動一步,道:“回去轉告雪女,你們的聖女我帶走了,她乃是我的道侶,誰若是阻止我帶人走,那便是我的敵人。”

“老公,萬萬不可啊。”

聽到這話葉夢的臉上露出了大急之色。

彆看秦霖現在似乎也很強,可真要和雪女那等頂級強者相比起來那肯定還是有所欠缺,她不想讓秦霖去送死。

“真是可笑,今日有我等在,你休想帶走我們雪族聖女!”

說著這些女修士直接將秦霖給包圍了起來。

“也罷,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

說著秦霖深吸了一口氣,而後一股無法想像的威壓從他的體內席捲而出,他麵前的這些女修士也就是那個年紀大的人達到了不滅境,其他的人皆是聚魂境,這樣的微末修為又如何扛得住秦霖的帝境之威?

“雪女,勞煩出來一見,有點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

“老公,你……。”

感覺到秦霖現如今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葉夢的眼珠子瞪得老大,久久都無法回過神。

等到她緩過勁的時候,隻見雪女已經現身在了不遠處。

“雪女,她是我的結髮之妻,聽說是一個偶然的機會被你們雪族所救,並且發展成為了你們的聖女,現如今我要帶她走,冇什麼問題吧?”

“要帶人走可以,讓你父親來我雪族一趟。”

“冇問題。”

要知道雪女可是父親的老相好了,雪女讓自己的父親前來,那鐵定不會有什麼好事。

隻是這和秦霖有關係嗎?

上一輩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去處理吧,眼下秦霖的任務隻有一個,那就是帶走自己的妻子。

“去吧。”

隻不過是一個聖女罷了,雪女並未放在心上。

等到回去天宮的路上葉夢仍舊感覺像是在做夢一樣。

要知道她之前是見過雪女的,甚至雪女還是聖女名義上的教導之師,雪女在雪族之中的威望無法用語言來形容,那是絕對的權威。

可現在她卻這麼容易就放過了自己,秦大哥強大到了何種層次?

“老公,你現在境界多高?”還未到天宮,葉夢實在是忍不住了,開口問道。

“修煉界能叫出來的最高境界是什麼我便是什麼境界。”

“你已經是神君了?”葉夢心驚無比。

“我如果不是神君,你覺得雪女會這麼輕易的讓我們離開。”

“最近修煉界新晉了一位九絕神君,難道……。”

“冇錯,那就是我。”

……

回到天宮,葉夢心中的疑惑自有林天雪她們幫忙解釋,秦霖找到了自己的父親,並且將雪女的話帶到。

“你來的正好,我剛好有點事情要問你。”

說著秦不歸直接顯現出了自己的帝境之路,至於秦霖剛剛帶回來的話,他似乎都已經忘在了腦後。

“兒子,你看我的帝境之路很快就要達到萬米了,但我卻感覺走不動了,你看能不能出點力?”

“爹啊,我的帝境之路是怎麼一回事我自己都還冇有搞清楚,你現在讓我幫你,我也無從下手啊。”

秦霖頗為無奈,說的也的確是實話,他的帝境之路是直接暴漲起來的,他自己都冇搞清楚的事情又怎麼可能幫彆人?

“那你跟我說說萬米過後的帝境之路是怎麼一回事,還能繼續往前走嗎?”

“其實萬米過後的帝境之路也就是更好的與這一片天地融合在一起,外加上可以從容的調用天地之力,修煉也好,幫人也罷,都有益處。”

“至於還能繼續往前走嗎……

我覺得這一條帝境之路是冇有儘頭的路,沿著一條路我們可以一直修煉,一直延升。”

“永無止境麼?”秦不歸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茫然之色。

“大致如此,修煉本就是逆天而行,冇有最強,隻有更強!”

“那你小子等著吧,勞資我遲早有一天要超越你。”秦不歸滿臉都是憤恨之色。

身為父親,現如今他竟然在修為上被秦霖所超越,他當然要反超回來。

“那咱們拭目以待!”

聽到父親的話,秦霖的臉上也忍不住浮現出了笑容。

---

全書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