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靈異 > 非酋變歐之路 > 第三十九章蝸牛

非酋變歐之路 第三十九章蝸牛

作者:似水年華流年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1-03-18 19:26:22

這一生她要好好活著,死過一次的人還有什麼可怕的?現在的她身體十分健康,吃嘛嘛香,還能夠遊覽山河,這種日子纔是真正的日子。

當然這全是靠淩霄纔能夠實現,要是她自己一個人隻怕惶惶不安中,因為她根本不知道上路需要什麼,要是沒有路引等東西,根本無法到處走動,所以她知道自己絕對不能讓淩霄感覺很反感。

看看一邊的宋氏,她感覺宋氏大概和之前的自己有些相似,屬於對於整個世界沒有什麼認知的人,就如同蝸牛一樣,感覺到有危險後就把觸角縮回去。

可蝸牛就算是把自己的觸角縮回去,還是會有鳥兒發現後叼走,那個蝸牛自認為堅固的殼子還是無法保護好自己,最終會變成鳥兒的食物。

因此原主握緊了拳頭,她不要變成蝸牛一樣的存在,她要變得更加強,就算是她自己不行,也要讓自己的孩子好好跟著淩霄學習一下。

宋氏此刻被淩霄的話驚得無話可說,不知道能夠談什麼,因為淩霄的話打破了她原本的認知,一直以來她和夫君總是告訴自己退一步海闊天空,結果現在被淩霄點出來是一步步退到懸崖邊。

這個認知顛覆得太厲害,讓她一時間接受無能,有些神色恍惚站起來,什麼都沒有說就回到自己的房間裡,打算好好思考一番,再做什麼決定。

看著她腳步有些踉蹌地走遠,淩霄很想聳聳肩,她說了什麼?沒有什麼吧!都是一些大道理,絕對沒有錯,那麼她沒有說話看著宋氏走遠,身後是兩個孩子,宋氏應該活得下來。

希望這一次的話對宋氏有所觸動,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宋氏當慣了包子,現在的她有必要提醒宋氏一下,有時候完全是魚死網破時還退什麼?

就算是女子也有自己的行為底線,一旦觸及,就是天王老子也要反抗,不然就是死,死都不怕,怕什麼?想要好好活著,就要記得一句話:狹路相逢勇者勝。

淩霄沒有動彈,她坐在那裡,暗中嘆息想要改造一個三觀確立的人比較難,宋氏就有些接受不了現實,這一點上原主好一點,雖然也是軟,但也許是年紀小的緣故,多少進步一些。

原主怎麼也沒有想到宋氏會招呼都沒有打一下就走人了,瞪大了眼睛看著宋氏的身影,怎麼能夠這樣?她抬起手想要說什麼,卻沒有出聲。

她感覺宋氏隻怕是根本聽不到自己的呼喚,才會這麼的無禮,希望不會讓淩霄不高興,要是淩霄不帶宋氏玩的話,隻怕宋氏母子三人的日子不好過。

有心問一下淩霄的想法,卻沒有問出來,反正早晚可以知道,現在的她想要知道會不會經過自己的老家,隻是她知道淩霄對某些人家十分反感,要是問的話說不定會被教育一番,一時間有些糾結。

淩霄看見了原主的神態,但並沒有追問她的想法,有些事情她要學會做出選擇,對原主來說能夠邁出這一步很重要,關係到她將來會過怎麼樣的生活。

這是因為原主遭遇了多年的冷暴力,即使淩霄帶著她遠離了京城,遠離了原生家庭,但無法確定能夠讓她走出來,說到底她是一個缺愛的孩子。

後世的一種觀點:孩童階段需要家人給予足夠的愛,不然在童年缺少的東西有可能需要用一輩子去找回來,也許永遠找不回來,由此可見孩子早期有充沛的愛有多麼重要。

事實上人們就發現一個很特別的現象,那就是:越是不得父母歡心的孩子長大後越是孝順,他們有時候寧可不要自己的工作、家庭,也會十分照顧曾經對他們不怎麼樣的父母親。而十分受到寵愛的孩子,卻往往是簽到一下後走人。

經過一番觀察和研究後大體上得到了一個結論:就是因為他們缺少來自父母的關愛,從很小時就一直也沒有得到親人的鼓勵讚揚,等到他們長大後有能力就想要從年老體衰的父母那裡得到讚揚,為此而十分孝順。

淩霄聽說之後很是認同這種想法,因為這種人一般都是老實人,要是不怎麼老實的人隻怕早就知道會哭的孩子有糖吃,不會得不到父母的關愛,或者是看的十分透徹,根本懶得討父母親的歡心。

也就是那些真正的老實人一心想要得到來自父母親的認同,他們一直沒有看透,或者是心裡有些明白卻帶著一些僥倖心理,想要賭氣證明自己是一個很不錯的孩子,證明自己還是很有用。

其實這種情況完全沒有必要,不需要把照顧老去父母親的責任一個人扛在肩頭,總是要讓其他兄弟姐妹承擔相應的責任,因為老實人自己還有小家。

不要因為想要得到一直不重視自己的父母的誇獎,就一下想著自己全包,因為做的再多,也僅僅是口頭上得到一點點實惠,反而對不起自己小家的成員。

原主就是那種老實型別的孩子,淩霄也知道自己努力想要讓原主過上自己的好日子,但很多時候心病難醫,除非當事人看透,心病還要心藥醫。

希望原主能夠走出來,不要總惦記著那些曾經傷害過她的人,可她還是沒有走出來,就如同現在一樣她會不自禁想要知道他們怎麼樣?或者她會有一天想要原諒傷害自己的人。

那麼淩霄也沒有辦法,反正她和原主的想法不一樣,她絕對不會再一次靠近傷害過自己的人,雖然不一定會報復那種人,但絕對不會給對方傷害自己的機會,那麼自然要遠離。

也許是因為宋氏的緣故,讓原主從心裡有些想之前的日子,和宋氏比的話,她的日子好過很多,最起碼吃飽穿暖,不會為了金錢而玩命的刺繡。

事實上淩霄發現宋氏的眼睛不怎麼太好,開始要近視了。之前的刺繡讓她廢了太多的眼睛,淩霄有些可惜宋氏的才能,她應該慢慢去刺繡,為了興趣,而不是為了餬口。所以她根本不贊同宋氏再一次為了攢錢而刺繡,太累了。

因此淩霄才會狠狠說了一下宋氏,將她想要去當鴕鳥的心態直接說破,還告訴她自己絕對不會留在這裡後,讓宋氏有些接受無能後神態恍惚。

令淩霄有些奇怪的是原主也受到了影響,偷偷打量淩霄又不敢說話,淩霄就說:「你想要說什麼,是不是還惦記著你的家人?想要問他們會怎麼樣?是不是還想要提醒他們一下?」

原主則是因為聽到淩霄說到權臣那一段話時想到家人,她自然知道祖父想要的位置,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那麼他們一家人會不會將來過得不好?好想問問淩霄的看法。

她坐在那裡沒有馬上說話,雙手放在一處,彷彿應該沒有什麼變化,仔細一看就知道她不停地做小動作,這表示她的內心不安。

到底該不該請求淩霄幫忙?雖然她從心裡記恨著他們,但總是有著親人的血緣在,又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一想到他們有可能作死,還是有些不放心。

但她也知道淩霄這人的性子很剛性,不見得會同意提醒他們要注意,而且她也不知道該怎麼提醒一下對方,才會這麼糾結。

沒有回答剛才那個問題的她過了一會,才偷偷看了一眼淩霄,想要看看她是不是不高興,她有些怕淩霄以後再也不管自己,真的很難找到一個這麼對她友善的人。

不過她自己也知道,雖然這些天裡這個道長一直表現得十分很講理,但原主知道淩霄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乾出來小時候策劃者跳河逃亡,還故意讓其他人以為跳河的人死了,這絕對不是一般人謀劃。

原主這段時間也仔細思考過這個過程,不得不說這個方法最好,就算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怎麼看都讓那家人沒有追查的念頭,給了一個全新的身份。

如果換做是她,重來一次隻怕早早自閉死掉,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地活著,不敢想要家人的關心,成為家族裡最透明的一個人,卻最終還是難逃一死,那麼還有什麼勁頭再一次活著?早死早超生。

但這位佔據自己身體的人卻在無聲無息中換了一個身份,因此也就有了一個新的活法,她在上一世死時想要離開那個家裡,想要去看看別樣的世界,不要一直蹲在家裡成為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人。

現在機會來了,終於算是達成過去的願望,可她的心裡還是有些放心不下曾經那個家,即使他們並不把自己的情況放在眼裡,她就是一個被抵押物。

可她還是記得早年的那一些溫馨,記得她也曾經有過和兄弟姐妹在一起玩耍的時候,總歸曾經是家人,想起來他們時會帶著隱隱的渴望。

淩霄自然看出來,哎!原主說到還是個孩子,想事情時並沒有想太多,以為事情很好做。就暗中嘆了一口氣,感覺對原主的改造之路還是有些遙遙無期。

她最終開口緩緩地說:「你想過沒有?要是想要提醒那一家人精,我需要用什麼身份提醒他們?他們會相信我的話?會不會想要把咱們都抓去,難道要說出你的身份?要是把你的身份暴露後,你覺得他們一家人會放著你逍遙?」

原主聽到這裡一下子漲紅了臉,因為她根本就沒有想過相關的問題,僅僅是想著給他們提醒一下,可並沒有考慮對方是否相信,而且依照他們的風格會想著清除掉其他人,她自然知道自己不能露麵,露麵會引發不少事情。

淩霄彷彿沒有看到原主的窘迫,慢悠悠地說:「要是他們會這麼替人考慮,隻怕你就不會死,你大概不知道你的病是被人特意耽誤的,因為他們不想要一個做別人家小妾的孫女。

如果他們一家人真的念著你是他們的血親,頂多給你換一個身份,就說是許家遠親,也能夠嫁人後好好活著,而不是活生生地病死,所以你確定要給他們再聯絡上?」

原主此刻的身體在不停地顫抖著,有些事情沒有揭破時還是可以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可現在的她感覺到渾身發冷,就彷彿生病一樣,記得病到最後她已經不再發冷,可再也跑不起來,很快就一命嗚呼。

看到臉色有些青白的原主,淩霄心裡有些感覺無奈,不過她不會拿原主怎麼樣,這個孩子還是一個心思好的孩子,到了這時候還念著那一家人,哎!

那一家人卻是冷酷無情,她之前看過的裡有不少惡毒女配做了壞事後都沒有死掉,因為家裡的人一般會找個地方打發嫁掉,一般會到了所謂偏遠地方,雖然過得沒有那麼好,但還活著。

可那一家人吶?這可真的突破一般人的底線,自家親孫女的命也沒有被放在心上,小姑娘做錯了什麼?這麼一比較,還不如惡毒女配的人家,虎毒不食子,就算是給原主留一條命又怎麼樣?

竟然趁著原主生病時趁機落井下石,原主真的是悲催。不過淩霄不希望原主還惦記著自己原本的家,那些人根本不值得記住。

原主再也忍不住淚水,一顆顆晶瑩的淚水就這麼撲簌簌落下,淩霄看後感覺有些糟心,她終於明白了有些家長的心情,就是那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她倒是沒有生氣,社會大環境如此,不管是宋氏還是原主都是一直習慣了溫順,能夠這樣想也沒有什麼錯,畢竟她們之前收到熏陶時間比較長。

淩霄早就不報什麼平等的希望,所以對她們比較忍讓,反正她的一多半心思正在琢磨著怎麼修鍊,或者是研究一下科學知識,對於原主的小心思也比較忍讓。

還因為在她看來原主心理上有些毛病,對於病人還是要多多忍讓一下,所以她沒有再出聲,想要看看原主說什麼,就算想要求情也要她自己說出來,別人不會每一次都可能善解人意。

淩霄想要告訴原主,如果她不學會為自己爭取,那麼後來的日子不會好過,一個人如果自己都不愛惜自己,誰會在意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