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遊戲 > 畫家為什麼還混娛樂圈 > 116意外

畫家為什麼還混娛樂圈 116意外

作者:野外的蛙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19-11-13 14:53:27

她難得在群裡冒泡,皮卡可算把忙碌的她給逮住,私聊問:「《漫畫週刊》和其他雜誌聯合舉辦了漫畫比賽,需要邀請幾個漫畫家當導師,這次不是我推薦的你,而是主辦方需要找幾個女漫畫家,要女的,我們想去也不行,所以我問問你要不要去。」

陳青歡:「時間地點。」

「海選期間不關導師的事,他們那邊要女的也是在後期推廣宣傳的時候需要你們露一下臉,雖說名義上是導師,但他們另外安排了專業的編輯負責決賽的人,所以時間應該在兩個月後,那時候正好半決賽進決賽,可能要你去某個地方錄個什麼宣傳片。」

「不過如果他們能找到其他女導師估計也輪不上你,你有意願的話我先幫你知會一下主辦方,反正出場費不會讓你失望。」皮卡為陳青歡操碎了心,像個老媽子似的為她建橋鋪路,而陳青歡一聽出場費三個字就已經決定答應了,「好,我有時間。」

「嗯,那我明天跟編輯說一聲。」

這時陳青歡忽然想到什麼,手一頓問道:「我這種年紀去做導師也可以?不會有參賽選手覺得敷衍之類的?」

皮卡笑了笑,「不如說是正好,少年漫畫家歡少,簡直不需要宣傳,光是這幾個字就已經是個勁爆的噱頭,你肯定會把他們嚇一跳的。」

可她現在還不想太過高調,頓時又苦惱起來,她不想自己身上被安上任何字首,比如美女漫畫家、未成年漫畫家、天才漫畫家……當讀者先入為主後,他們看她的作品便會帶著偏見,人們會想「這個人的漫畫能火是因為她長得漂亮,因為她年紀小,因為有內幕」,她不喜歡這樣。

「出場費大概能有多少呢?」陳青歡還是決定先問清楚。

皮卡回憶了一下,「我隻知道去年的,大概是你一個月稿費的十倍,具體的我就不清楚了。」

陳青歡在心底流淚,有人不為五鬥米折腰,可現在是五十鬥米,她隻能掙紮著打出一個「好」字,「那我去,麻煩你幫我說一下。」

「知道知道。」

她最終還是屈服在現實之下,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也不知道片酬什麼時候能到賬,蘇潔看房子看好沒有,小姨那邊錢要回來了沒,姚佳的工作幹得怎麼樣。讓她擔憂的事隻多不少,眉頭微微皺著,逐漸舒展開進入夢鄉。

不知道為何她這次在夢裡有奇怪的預感,好像感覺到自己快要進入下一個世界,不過不是今天,外麵天亮,睜開眼她還是她。

久違的開機儀式,陳青歡和韋伢站在人群的正中間,導演拿來一些吉利的東西讓他們拿在手裡,攝影機裡他們笑著留下一張大合照,「開機大吉。」導演一句話,劇組起著哄散開回到自己的崗位。

工作回到正軌,葉導直接開始講男女主的第一場戲,回想整個劇本,因為是人物傳,所以戲份最多的自然是女主角,而男主角的戲少了一半左右。葉導說他預計一年拍一個月,一直到陳青歡十六七歲拍完,提前結束或者延後結束都是看她之後的樣子長得怎麼樣,有的女孩長得快,十六歲化化妝也能成二十歲的模樣。

「葉導,每年拍攝的一個月能定在寒暑假嗎,之前請假太多,學校已經警告過我了。」當然是半真半假的藉口,她怕上學的時候拍戲沒時間更新漫畫,她一個新人作者可沒有無緣無故斷更的特權。

葉導認真思索起來,要換了別人跟他提要求他可能都不會理會,陳青歡是例外,「盡量吧,別看我這樣,我平時也是很忙的,而且其他演員的時間也無法確定,互相諒解,隻要寒暑假有空,那我就寒暑假。」

「謝謝葉導!」陳青歡乖巧的微微鞠躬,隻要他鬆口基本就是了。

韋伢一直在聽二人說話,於是小聲問她:「你幾年級了?」

「剛中考完,馬上高一了。」

「你要不要來首都上學啊,我記得你是市的是吧,太遠了,不如直接搬到首都來。」韋伢理所當然的說著,完全是以自己富二代的身份在考慮所有人。

陳青歡不想把自己家裡窮這種事掛在嘴上,但這種情況沒有比家裡窮更能堵人嘴的話了,「家裡窮,家裡隻有我一個人負責賺錢。」

她的身世是真的!韋伢內心一震,親口聽見一個高貴如女王的人說家裡窮真的很奇妙,他一時語塞,對方成功讓他閉了嘴。

「演員就位,準備,準備。」葉導拿起他的小喇叭指揮全場,二人不再閑聊,回到葉導說好的位置準備開拍第一場。

陳青歡的表演永遠一如既往,穩,這個字來形容特別合適,中規中矩的優秀表演,從不出現忘詞走位出錯這種失誤,每一條ng都是因為別人,彷彿她隨時能進入戲裡的狀態。

這部戲裡除了韋伢,唯一的名人是國家藝術團的演員,這位前輩在台上跟她對戲時彷彿在跟劇院裡其他專業演員對戲一樣,他甚至不知道是誰帶誰入戲,結束下了場不禁跟葉導感慨這小女孩真是百年一見的天賦異稟。

「她身上有演員的信念感,這很難得,現在許多演員就差了信念感。」信念感無非是讓演員相信角色,就好像讓一個現代人演古代人,人自己不信這個角色,不相信自己生在古代活在古代,即使喜怒哀樂都一樣的在表現,但怎麼演都會讓人覺得彆扭。

同為主演,陳青歡在這一點上比韋伢強太多了,就算她和他都能三秒落淚,陳青歡是角色在哭,而韋伢卻是韋伢自己在哭。

韋信然沒幾天就來探班一次,他原本沒想經常來,希望兒子能獨立鍛煉自己,但看了表演後實在忍不住自己想要指導他的心情,陳青歡的攻勢比試鏡時還要猛烈,隻要情緒稍微深層次一點,韋伢的淺薄就被她襯托得一覽無餘。

「葉子教不了我來教!」他隻要有空就糾正他的表演,邊教他邊感慨陳青歡這個深不可測的女孩,「我沒在的時候,你甚至可以去請教她,不得不承認她的表演比你好。」

韋信然口中的她自然是陳青歡,他不想打擊兒子的自信心,但這是事實,而且他找她學習可能比自己糾正他更能讓他收益,正擔心兒子會不會鬧脾氣,一抬眼發現他竟然沒有因為比不過陳青歡而生氣,反而點點頭,「我會虛心問她的。」

奇了怪了,韋信然有一絲慌亂,兒子莫不是被打擊過頭了?「其實你已經很好了,隻是她太……」想了半天隻有變態兩個字可以形容,「反正跟你沒有太大關係,別灰心,重在學習。」

遠處的遮陽傘下是坐著休息的陳青歡,沒輪到她拍攝的時候她會坐在一旁寫東西,依舊在寫吹雪後續劇情,讓自己晚上回酒店能畫得更加快速。

她是片場裡的異類,其他演員在休息時候都會看劇本背台詞,而她從來不碰劇本,一開始他們看出她從不忘詞還以為是她背得勤,後來才發現她就是可以過目不忘,導演編劇臨時改戲改詞聽一遍就能記住,這個事實不禁讓他們大受打擊。

又拍了一場戲,陳青歡再次回到傘下休息,她從包裡拿出手機看看時間,手機裡有一條姚佳的未接來電,正準備打回去,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又是姚佳打來的。

「姚佳?怎麼了?」她們二人暑假都忙,感覺已經很久沒見麵沒聯絡了。

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急促,焦急中還帶上了點哭腔,「是青歡嗎,青歡,我現在有點害怕,我想打電話跟你說說。」

「發生什麼了?」

姚佳聲音變小一些,委屈又害怕,「大衛帶我去跟導演吃飯,可是吃到一半他說有事先走了,我總覺得導演那幾個人讓我很不舒服,我給大衛打電話他也不接,我現在在b市,媽媽也來不了,我不想接這部戲了,我想回去。」

陳青歡聽懂了大概,霎時間怒從心起,對大衛來說這無非是娛樂圈潛規則的家常飯,要不是姚佳年紀還小,估計現在就不是在飯店而是在酒店了,「你別怕,我馬上問問有沒有人能接你離開,如果實在不對勁,你強行一點直接跑出飯店,得罪他們也沒關係,從現在開始別吃東西別喝水,把你的地址發給我,等我訊息。」

「好好。」

因為她人在b市,陳青歡憤憤的掛了電話馬上翻了一圈聯絡人,b市的話隻能找阿水幫她這個忙,「水哥,有十萬火急的事。」

給阿水說了請求,他立刻答應幫她這個忙,說接到人之後給她回信,她立馬給姚佳發訊息說自己找到一個叫程水的人幫忙接她,讓她等一會兒。

姚佳給她回了簡訊表示明白,這時正好休息結束,她要去拍下一場戲,於是隻能把手機放在一旁等拍完再問阿水姚佳的訊息,陳青歡眉頭緊鎖,滿腦子都是如何讓姚佳終止合約,發生這種事,說不是經紀人大衛故意安排的都沒可信度,這種公司簡直爛透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