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遊戲 > 畫家為什麼還混娛樂圈 > 18聖女11

畫家為什麼還混娛樂圈 18聖女11

作者:野外的蛙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19-11-13 14:52:13

陳青歡接過圖紙仔細看起來,眼中的驚訝之情不比別人少。她是理科生,雖然理論知識說得頭頭是道,但實施性對她來說基本是零,所以當有人真的能因為簡單幾句話就實踐成功時她覺得簡直不可思議,「林堂主你是天才吧!」

延梟倫湊上前看熱鬧,看不大懂,「林堂主,你說這些和青歡有關?」

林堂主連連點頭,「多虧郡主的奇思妙想給了我無限的啟發,我才能做出這些來,而且我今日前來也正是為此,郡主看看這個。」他拿出一個木頭做的齒輪,「這也是郡主那日提到的,我做出來後發現轉動起來極其困難,而且小齒輪承受不住重量很容易破裂,我試過改進車輪那樣的辦法鍍上鐵皮,可那樣做的話輪齒凹槽的大小就會難以掌控。」

他實在是想不出法來解決辦法,雖然一度想放棄這玩意,但知道有如此便利的工具後又捨不得不用。

陳青歡長嘆一聲,「堂主,我是個外行人,實在無能為力,如果能做出鐵的齒輪說不定可以用,木頭的話,我隻能建議你多打蠟試試看。」

「打蠟有啥用啊。」林堂主看得出她是真的沒法,可是連她都沒辦法那誰還能幫自己,想到這裡,他整個人失落頹廢起來。

陳青歡安慰道:「林堂主,你已經很厲害了,你創造出的這些已經進了一大步,靈感可遇不可求,你還有打把的時間可以實驗,不要灰心。」

延梟倫附和,「是啊林堂主,我雖看不懂你拿來的東西,但也知道你不要輕看自己,連你都解決不了的難題,那這世上也無人能解了。」

陳青歡再道:「想法總是美好而虛幻的,有的能實現,有的不能實現,還有的可能會在以後實現,創新這種事需要時間,有句話說寶劍鋒從磨礪出,所以林堂主不必為此感到失落。」

聽了他們的話,林堂主也明白其中道理,他頹然嘆氣,「多謝三殿下和郡主的好意,你們說得對,我做不出來,是因為我還沒試過每一種方法,還跑到這裡來難為郡主,我真是丟臉。」

自我辱罵一番後突然又精神大振,一邊暗罵輕言放棄的自己一邊抱拳謝道,「多謝二位,草民先告退。」說完便風風火火的離開了。

院子裡又隻留了陳青歡和延梟倫二人。

說起來,這偌大落花軒的宮人全都被陳青歡遣散了,皇後問她理由,她說隻需要小毛一人伺候就行,所以皇後便由著她。今日此刻小毛也不在,快過年了,她正去領春節用來裝飾宮殿的東西。

雪狐悠閑自在的散步到陳青歡身邊,延梟倫見到它,伸手要去抓它的尾巴。

小佳被他嚇得渾身炸毛,沖他齜牙咧嘴。陳青歡就納悶了,這延梟倫是刺蝟嗎,渾身長刺一樣見誰紮誰,「你幹嘛,別動我的小佳。」

他不屑癟嘴,「你幹嘛老這麼寶貝它,狐狸而已,我宮裡的魚比它乖多了,要是你喜歡狐狸,我命人給你抓幾百隻來。」

剛覺得他有些成熟了,一下又被打回原形。「不好。」陳青歡瞪他一眼抱起心愛的雪狐,摸摸腦袋替它順毛,「小佳可是有靈氣的狐狸,我有時候都覺得它是天上來的神仙。」

「活了這麼久的狐狸,我看是妖怪吧……」小聲抱怨。

陳青歡給了他一拳,重重的一拳。

「郡主!郡主!」門外,林堂主的聲音忽然響起。

「堂主,落東西啦?」陳青歡抬眼,看見林堂主正火急火燎的往回走。

林堂主老臉一紅,從兜裡拿出來一個小木盒,「這是郡主你訂製的墜子,你看我,把這麼重要的事兒給忘了。」

陳青歡道謝接過,林堂主摸著後腦勺又與二人聊了兩句,纔再次離開。

開啟木盒,裡麵躺著的吊墜和她畫的設計圖一模一樣。吊墜放在太陽底下,淡色的和田玉和翡翠都染上一層清透的粉紅色光芒,正中間用的上好的瑪瑙像一滴心頭血,這點睛之筆讓整個清新的花骨朵有一絲魅惑的感覺。

金木堂的手藝果然名不虛傳,陳青歡放好吊墜,想著找時間一定要好好謝謝林堂主。

「還挺好看,你戴上試試。」延梟倫的直男審美都覺得好看。

「不是給我自己的,我設計出來給穗兒的,做她的及笄禮,你幫我保密啊。」

「什麼?」此刻延梟倫活脫脫像炸毛的小佳,「給她?你還親自為她設計?」

「怎麼了怎麼了,用得著這麼大反應嗎。」陳青歡嗆道,「我帶來的二十箱嫁妝,這些年每年逢年過節都往外送,除了我母後給我的那幾件珍貴寶物我捨不得送,別的全送人了,再不弄點新花樣,穗兒估計就膩了。」

她仔細翻找自己的記憶,頓一頓接著說,「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不是也給你送了嗎。」

延梟倫更憋屈了,她每年都給別人送,可他除了見麵禮就沒再見過別的好嗎!

隻見他把頭一偏使性子坐下,側著臉不再看她,他生她氣,但是又不能開口凶她,於是也生自己的氣。

陳青歡扶額,他真是一點兒沒變,都長這麼大了還像個小孩子一樣,滿臉都寫著快來哄我。

她沒搭理他,反而放下懷裡的雪狐,「小佳,去。」她撩開自己身上一點衣角,露出腰間的珊瑚血鈴給它瞧,小佳壓低前身,一躥便溜進宮殿裡,不一會兒叼著另一個珊瑚血鈴出來放在陳青歡張開的手心。

延梟倫還是側著頭,但眼睛已經轉到極限用餘光在看對方在做什麼。

陳青歡晃了晃鈴鐺,悅耳動聽的叮噹聲響起,「尊敬的三殿下,這可是我寧夏的國寶,全天下就這一對,我把其中一個送給你,好不好?」

見延梟倫神色動搖,陳青歡又道:「另一個我已佩戴多年,你要是不要,我就當你是嫌棄我,不願意與我戴一樣的東西。」

「我沒說不要。」延梟倫終於轉頭,仔仔細細看了看她腰間的鈴鐺,又認認真真的看著她手上的東西。

陳青歡解開鈴鐺的繩索,「你站起來,我給你別在腰上。」

她開口,他自然而然聽話起身。陳青歡靠近他,蔥白般的手在他腰間摸著,明明隔著好幾層衣裳,他卻覺得能清楚的感覺到對方指尖的溫度,和宮人給他寬衣時的感覺完全不同,此刻他忽然渾身熱得有些發汗。

她比他矮了一個頭,延梟倫低頭看去時,她正好抬頭。二人捱得太近了,近到他幾乎能感受到她的呼吸,能從她的眼眸裡看見自己的身影。

「戴好了。」陳青歡鬆開手,退了一步。

延梟倫傻愣愣的還有點意猶未盡,聽見聲才順眼看去,「嗯……就戴在這吧。」

說完後一言不發,抓起桌上的兵書看起來,把整張臉都埋在書裡。

兩人一狐在院子裡偷閑,太陽西下,天邊的餘暉包裹住整個落花軒。

臨近大年三十,街上裡裡外外洋溢著歡快的氣氛,丞相府的大門口也掛上紅彤彤的大燈籠,遠處傳來馬兒的長嘯,馮丞相的親衛已經快馬加鞭趕回延城。

「參加丞相大人!」親衛的一身行頭都來不及換就趕來書房與丞相單獨見麵。

「你回來了,事辦的如何,查到什麼有用的東西沒有。」

親衛欣喜道:「丞相大人明智,有大發現!」

「哦,快說。」

門外馮慕尋邁著小碎步,看見父親的書房裡燈火閃爍便靠近去檢視,不料正好聽見親衛跟丞相報告的內容。

「盛安皇後有兩女,大公主若暖,二公主若水,這若水便是新任的青歡聖女,也就是青歡郡主。但屬下打探到,青歡聖女根本不是盛安皇後之女,而是敖皇帝刀宗和一個侍女所生,敖和寧夏竟然聯合起來欺騙我延國!用一個庶女來冒充聖女聯姻。」

馮丞相滿臉震驚像聽見什麼奇聞異事,半晌沒有說話隻獃滯張著嘴。

同樣震驚的還有門外偷聽的馮慕尋,她眼睛瞪成銅鈴,雙手捂住嘴才沒有尖叫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