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遊戲 > 畫家為什麼還混娛樂圈 > 194連環意外

畫家為什麼還混娛樂圈 194連環意外

作者:野外的蛙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0-02-13 14:26:53

陳青歡在來的路上把自己的推理重新復盤一遍,秦柯的愛慕者這個結論顯而易見是錯誤的,因為肇事者的目的從一開始就是秦柯,學妹隻是碰巧被連累了。

思路梳理清晰,雖然這件事跟陳青歡沒有關係,但她認為自己錯誤的推論間接讓秦柯置身危險之中,如果他不幸被砸中了頭,那她這輩子都會內疚不安。

「你說的對,我做事是過於衝動了,沒經過驗證的想法不該隨便說出口,如果當時你身邊能有同學同行,兇手說不定就不敢輕舉妄動。」陳青歡眉心輕蹙,這樣柔情似水的表情難得出現在她臉上,望得秦柯不禁一陣心神蕩漾。

「沒關係,我有自己的判斷,相信你是我自己根據實際情況做出的選擇。」秦柯微微錯開她的目光,捂了捂嘴,把責任攬到自己身上。

這時一旁的婦人冷哼一聲,責罵道:「不清楚自己幾斤幾兩。」

她沒指名道姓,陳青歡以為她在責怪自己,結果沒想到秦柯沉悶地回了一句,「我學的不是警察,是法律。」

「是,你是法律高材生,現在受了傷不還是要靠警察查案。」婦人把蘋果切成小塊放進盤子裡,拿出牙籤插上去,放到秦柯床頭的桌上。

氣氛瞬間降到冰點,陳青歡被兩個人夾在中間左右為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等了半晌還是無人說話,她隻好硬著頭皮緩和道:「不知道秦柯學長喜不喜歡百合,寧神靜心的,我去接些水插在花瓶裡。」

說完連忙拿起花瓶去廁所裡避難,等再出來時,二人已經互不打擾地做起各自的事,全無交流。

「那我就先走了。」陳青歡把花放到牆邊,提上果籃準備離開。

秦柯見狀奇怪地叫住她,「你還要去看望其他病人嗎?」

「沒有。」陳青歡愣在原地,見他盯著自己手裡的果籃,心下瞭然,下意識地看向了伯母,對方卻沒有反應,她便笑笑繼續說,「我忘了,光顧著插花了。」說著把果籃放到角落裡,然後離開病房。

「你不是不喜歡花麼,這裡這麼多水果還不夠你吃了,非得讓人家給你把果籃留下來,像什麼話。」陳青歡一走,婦人立馬責怨起來。

秦柯煩躁地瞥她一眼,選擇沉默,轉眼看到牆邊潔白的百合花臉色才緩和了些。

林深在得知他們學校的訊息後,不由分說地給陳青歡安排了兩個保鏢,跟校方商量讓他們兩個住在隔壁的男生宿舍,務必二十四小時保證陳青歡的安全。

這段時間風波不斷,肇事者也一直沒有抓住,弄得人心惶惶。

「我認為這件事沒這麼容易結束,你想,學校監控不算少,警察也參與了調查,怎麼可能抓不到人呢?」封月比較惜命,表示在兇手落網之前不會隨便出去走動。

陳青歡也覺得事有蹊蹺,秦柯在學校的風評一向很好,近期也沒做過什麼惹眼的事,那肇事者的動機是什麼?

「你說會不會是q大的學生啊!」封月突然醍醐灌頂,恍然大悟道:「他們辯論賽輸給了你們,懷恨在心,所以報復秦學長,如果真的是這樣,大明星你也有危險了!」

陳青歡無奈說:「你能想到的可能,警察難道想不到嗎,別胡思亂想了,我看你人都魔怔了。」

「切,警察要真有用還能抓不到人?」封月嘟著嘴,滿臉沒勁,「我去找隔壁寢室的探討人生了,不打擾大明星你工作。」

封月整天對著悶頭工作的陳青歡,本就無聊的日子更無聊了,隻能去其他普通女生的圈子找找樂子。

陳青歡倒不是嫌她吵鬧,隻是她確實沒那麼多時間陪她閑聊八卦。繼續埋頭看劇本,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大半,等她再抬頭時,外麵的天已經漸漸變暗。

這時食堂估計沒什麼飯菜了,她撕了一袋麵包將就填飽肚子,活動活動筋骨,繼續看劇本,一鼓作氣把整個劇本看完一半,再次停下休息時,已經快到了門禁時間,而封月這時候還沒有回來。

就算和隔壁寢室的聊得再開心,這時候也該回來洗漱睡覺了,陳青歡心裡覺得不對勁,乾脆放下劇本去隔壁寢室看看情況。

「打擾一下,封月在你們寢室嗎?」

這是陳青歡問的第三個寢室,對方開門,她的聲音響起,裡麵有一個女生臉色唰地變得慘白,她就是剛開學時在論壇抹黑陳青歡的那個女生,自此以後留下了後遺症,每每看見陳青歡就渾身發冷。

「沒看見。」開門的人茫然地搖搖頭。

「好的,打擾了。」

看樣子封月沒在宿舍裡麵,陳青歡回寢室給她打電話,電話還沒打出去,封月便喘著大氣出現在門口。

「我的媽呀,差點就進不來了,跑死我了。」封月往椅子上一癱,喝了半杯水才緩過來。

陳青歡鬆一口氣,放下手機問:「你去哪裡了?」

「嗨,有點兒小事。」封月嘴角翹起來,整個春心萌動的模樣。

看樣子,她的擔心是多餘的,陳青歡揉了揉太陽穴,最近的事讓她有些疑神疑鬼,再加上看的劇本正好是諜戰題材,不禁整天浮想聯翩。

學校的日子安分了幾天,忙碌的學習讓每個人都把閑事拋之腦後,正當所有人有些鬆懈之時,藝術係發生了一點小插曲。

纏著秦柯的那個學妹在路上被電瓶車蹭了一下,不過人沒出什麼事,騎車的男同學也不是故意的,是車突然出了問題,他積極認錯並賠償了醫藥費,這件事便沒激起什麼水花。

沒過幾天,陳青歡又要離校去外地工作,這次時間很短,第三天她就回到了學校,可剛回來就又得知一個壞訊息。

傅韶華曾讓老熟人毛教授多照顧照顧陳青歡,毛教授也一直盡心儘力,就在她離開的這兩天裡,毛教授在校外活動時遭遇意外,性命無憂,不過要在醫院躺上十天半個月。

「我還挺喜歡毛教授的課的,他上課有意思,不像現在新來的代課的這個,說話乾巴巴的。」封月一如既往跟她講述她不在學校時的事情,「院裡商量派幾個代表去看望一下毛教授,青歡,平時你跟毛教授走得近,你應該要去吧。」

陳青歡不悅地若有所思,事情好像往可怕的方向在發展,讓人越來越覺得不對勁。

隔日,她跟著另外幾個代表一起去醫院看望毛教授,林深不允許她單獨出行,於是所有人包括保鏢都坐上了蘇萍的保姆車。

幾人對待陳青歡就跟對待電視裡的明星一樣激動,隻可惜保鏢把她護得密不透風,絕不讓他們碰到她一下。

他們去到醫院的時候毛教授正在睡覺,其餘幾人都說留下來等毛教授醒來,他們不會放過這個跟教授拉進距離的機會,可陳青歡用不著,所以她便找了個合理的說辭先行離開。

走之前她讓蘇萍安排給毛教授換最好的病房,費用她出。

雖然毛教授的意外是發生在學校外麵,也沒有證據說明跟之前的一係列事情有關,但她覺得不可能有這麼離奇的巧合,這中間一定有什麼關聯是破案的關鍵。

陳青歡又一次去找秦柯,她想他作為當事人可能會有什麼線索。

伯母還在病房裡照顧秦柯,她這次看見陳青歡出現一點兒也不意外,隻冷漠地點點頭表示打招呼。

秦柯在聽了後麵的一係列情況後做出了一個推測,「如果硬要說關聯性的話,那就是法學院?」

確實,受傷的人和案發地點都是法學院的,這一點陳青歡也不可置否。

「很有可能是反社會型人格做出來的事,但他的目標差距很大,如果是隨機作案,不可能一點兒蛛絲馬跡都找不到。」二人正沉思之時,一旁聽了許久的伯母忽然開口說了起來,「我現在基本能確定是你們學校內部人員,否則他沒辦法對學生或者教授的行蹤瞭如指掌。」

陳青歡呆了半秒,伯母說話時給她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刑偵人員,這倒是很符合她的性格形象。

「媽,一開始是你不參與調查的,我說過,你守著我不如去抓犯人。」

沒想到還真的是警察,陳青歡算是明白伯母這非同一般的氣質是怎麼來的了。

「可是為什麼要針對法學院呢,法學院在x大並不是很特殊的係。」伯母在紙上將這些事件的細節都寫了下來,凝視思考。

病房裡頓時鴉雀無聲,見秦柯的輸液袋快空了,陳青歡默默走到床邊替他按響護士鈴,這貼心的舉動讓回過神的秦柯有些愕然。

伯母也愣了一下,不是因為自己對兒子不夠貼心而自慚形穢,而是想到了另一個角度的問題,「你們兩個平時在學校也這麼親密麼?」

「……」秦柯的臉當即黑了下來,似乎壓抑許久的情緒就要失控。

陳青歡連忙解釋道:「伯母,我跟秦柯學長之前一起參加了四校聯賽的辯論賽,學長幫了我很多,我很感謝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