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遊戲 > 畫家為什麼還混娛樂圈 > 22聖女15

畫家為什麼還混娛樂圈 22聖女15

作者:野外的蛙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19-11-13 14:52:13

馮慕尋立馬起身,延西辭打量了一下這個侄女,「朕還記得慕尋小時候就愛彈琴,許久不見,聽一聽你有沒有進步也好,就由你去伴奏。」

得到肯定,她連忙借了琴師的琴,行雲流水的撫琴動作讓人舒適,她的確表現得很好,琴聲由慢到快,跌宕起伏,時而泉水叮咚,時而高山流水,全場人的耳朵都被美妙的琴聲吸引。

美人的舞千嬌百媚,彈琴的馮慕尋卻如一朵紫蘭,清新脫俗,成為了全場的焦點。她緩緩抬眸,果然倫哥哥也用讚許的目光看著自己,這讓她彈琴的手都激動起來。

曲終舞畢,嫻貴妃第一個開口讚賞,「慕尋的琴藝,皇上認為如何?」

「沒叫朕失望,不錯。」

皇後附和道:「真是不錯。」

馮慕尋乖巧回到位置上,「慕尋獻醜了,謝皇上和皇後娘娘謬讚。」

聽了一圈評價,都是在誇她的,本應該是焦點的兩位美人瞬間感到不悅,心罵這馮慕尋喧賓奪主,竟如此不懂事,麵上不敢發作,隻能強顏歡笑歸位。

馮慕尋坐好,穗兒沖她道:「慕尋,你彈得是越來越好了。」善和梟倫也點點頭表示贊同,她彈的好毋庸置疑。

「說得我都不好意思了。」馮慕尋捂嘴嬌羞,突然話鋒一轉,「我的琴藝,在郡主麵前肯定不夠看吧。」

幾人順勢看向陳青歡,陳青歡一挑眉,好好的提我做什麼。

「想來馮大小姐可能不知道,我從小習畫,並未學過彈琴,改日我送一副畫給你吧。」陳青歡不鹹不淡回道。

馮慕尋心中不屑,真是可笑,誰要你的一幅畫,不會彈琴,便急著賣弄起自己的畫,「原來郡主擅長作畫。」說完這句沒了下文。

陳青歡抿了一口酒,不再說話,延西辭接過話茬道:「青歡的畫,李畫師整日讚不絕口,說她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朕那日瞧見,也向她要了一幅畫。」

「原來皇上也向青歡郡主要畫,我還以為隻有我托郡主作畫呢。」

「哎呀,原來姐姐屋裡那幅百花美人圖就是郡主畫的?我還想問宮裡何時來瞭如此厲害的畫師。」

「說起來我也向青歡郡主討要過畫呢,郡主生得漂亮不說,畫兒畫得更是漂亮。」

一時間,討論的話題全圍繞著陳青歡,馮慕尋呆了,為何好好的突然就都誇起了她。

陳青歡微微偏頭,眼珠滑到右邊,正好與馮慕尋僵硬的目光對視,對方還是太年輕了,說話做事目的性太強,她在宮裡穩紮穩打這麼多年豈是她三言兩語就可以隨便撼動的。

馮慕尋咬著銀牙掩飾尷尬,隻見對方用眼神冰涼的挑釁她,心裡氣得抓狂,但片刻後冷哼一聲,麵部表情逐漸變得柔和。不知道青歡郡主等會兒回宮見不到自己的雪狐,還能不能露出這種表情。

按照慣例,除夕夜會守歲,當月亮升到天的最上時,宮裡會敲響新年之鐘,鐘聲回蕩在整個皇宮裡,回聲越多,說明新年的喜事越多。大家說說笑笑,不知不覺過了幾個時辰,此刻明月當空,眾人已經來到前院落座,準備迎接新年。

延梟倫扯了扯正往前走的陳青歡讓她停下,趁著人多,拉著她的衣角帶她溜進了空無一人的後院。

陳青歡拍拍他問道:「幹嘛?」

「來這兒透透氣。」

「那你拉著我幹嘛。」

「一起透氣。」

延梟倫的目光從左劃到右,愣是繞過了陳青歡,陳青歡不再說話,靜靜的看著他。

「咳。」陳青歡受了風輕輕咳嗽一聲,冷風吹來,天空又飄落起小雪。

延梟倫總算正眼看她,準備把自己身後的鬥篷披到她身上,「別著涼了。」

陳青歡擺擺手,「我不冷,你披好。」說完給他繫好鬥篷,「我要是著涼了,那也是因為你帶著我到後院吹冷風。」

「為何怪我,前院也有風啊。」聽見延梟倫嘟囔,陳青歡白了他一眼。

純白的雪倒映著月光,二人迎著月色,像是從畫裡走出來的一對佳人,一位清冷絕色,一位俊朗臨風。

延梟倫悠然道:「明日我就要去萬雲處理災事,我走了你可別太想我。」

不等陳青歡說話,他自己接著說:「想我也沒關係,我會儘快安頓好難民,早日回來,回來後我就跟你講講外麵的事,我知道你一直想出宮,這次我出去,你就當我替你出宮了。」

陳青歡本想調侃他幾句,但側過臉看他一臉正色,不由得欣慰的微笑,「好,那我等你回來,賑災是大事,一定要處理妥當,做事時記得隨機應變,不管遇到什麼突髮狀況都不要慌亂,冷靜解決問題,我能替你解決皇上今日提到的問題,可之後都要靠你自己了。」

「嗯,我不會讓你失望。」延梟倫點頭。

雪停,明月高懸,一聲蕩氣迴腸的鐘聲打破寧靜,繞著皇宮層層疊疊迴響,新年已至。

陳青歡忽然想起什麼,拔下了頭上的簪子,「我送你的鈴鐺呢?」

延梟倫從腰間拿起鈴鐺,不解道:「我一直戴在身上,你問這做什麼,你拿簪子做什麼?」

陳青歡沒回答他,用簪子的尖端刺破了自己的指尖。

「你做什麼?」延梟倫慌亂的想去抓她的手。

「別動。」她擠出一滴血,然後抹在延梟倫的鈴鐺上,那暗紅色的鈴鐺詭異的很,竟然慢慢吸收了滴上去的血,「你的手給我。」

延梟倫仍然滿臉疑問,但聽話照做,伸出右手,陳青歡同樣刺破他的指尖,把他的血滴在自己的鈴鐺上。

「疼嗎。」陳青歡拿出手絹給他擦拭手指。

這對延梟倫來說就是蚊子叮咬的程度,根本不癢不痛,他反手抓過手絹給對方纏繞住傷口,「你到底做什麼呢?」

「這是我們寧夏的國寶,自然有些不可告人的神奇作用,日後你就知道了。」

「啊,還要等日後,現在就告訴我不行嗎。」延梟倫苦著臉。

陳青歡晃了晃被包紮好的食指,「不行。」

「那我也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們交換。」

「你還有秘密?你什麼事兒我不知道。」

「我真有!」

「沒興趣。」

延梟倫戰敗。

漸行漸遠的鐘聲消失,聽著悠揚厚重的聲音,陳青歡忽然懷念起在家裡看春晚的時候,每次到了零點,外麵就會響起震耳欲聾的煙花聲。

「要是能放煙花就好了。」她喃喃自語。

「煙花?是什麼?」延梟倫顯然不是第一次聽見她嘴裡說出來的奇怪話語。

陳青歡輕嘆一口氣,「是我家鄉的特產,如果能有機會讓你看見,你一定會驚掉下巴。」

延梟倫若有所思,「以後應該有機會去西域吧……」

「三殿下,三殿下,原來您在這裡啊,讓奴婢好找。」一個宮女匆匆闖進後院,焦急的喊著延梟倫。

看見闖入的宮女,延梟倫不再胡思亂想,正經道:「何事?」

「皇上宣您過去。」

「好,我馬上去。」延梟倫立刻抬腳往前院走,估計父皇應該是要跟他說一些關於賑災的事。走了兩步回頭與陳青歡道別,「青歡,我先過去,你也來前院吧。」

「嗯,你快去吧。」陳青歡點頭答應,不慌不忙在後麵慢慢走,延梟倫的背影遠遠消失在轉角處,她落在後麵,跟著轉彎,一轉身便碰到了馮慕尋和她的侍女。

真是冤家路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