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遊戲 > 畫家為什麼還混娛樂圈 > 273計劃

畫家為什麼還混娛樂圈 273計劃

作者:野外的蛙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0-05-02 13:25:47

陳青歡知道這種事難查,不急著催促他,「等我錄完最新一期,如果還沒有什麼進展,我就親自去一趟t國,見一見何祝君找的那個大師。」

「可是你沒有見到他的門路,美虹跟何祝君合作過一部戲,所以她才願意帶她去見大師,而像這樣的大師,背後的信徒都不比美虹的地位低,你如果敢隨便動他,可能會引起各行各業的大客戶的不滿,多方報復。」

「我不會動他的,他要做誰的生意都與我無關,我隻是想看看他到底有什麼本事。至於門路,美虹難道真的是為了幫何祝君一把才給她介紹這種歪門邪道嗎,不是,她隻是想拖人下水,一起淪陷,而且如果何祝君真的能扳倒我,那她還可以坐享其成。」

易和歌笑著搖搖頭,「既然你決定要去,我就陪你走一趟,那你打算怎麼去。」

「那麻煩你先幫我把我悄悄去金台寺的訊息在業內傳出去,再放話說我最近狀態不好,行跡可疑。」

「ok,小事一樁。」易和歌再一次覺得陳青歡對自己真狠。

所謂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那些陰暗骯髒的人們一定會聞著血腥味過來,既然他們已經在深淵底部爬不上去,當然也要把懸崖上的其他人通通拉下來。

陳青歡錄完最新一期,林深久違地親自打電話把她叫去家裡,以前有什麼事都是公司討論,但她今天卻約她去家裡說話。

陳青歡去之前不難想象她要說什麼,今天錄製節目時,羅玨琨看她的眼神就十分奇怪,她悄悄拜訪金台寺的訊息已經傳進這些人的耳朵裡,他們聽說陳青歡心急如焚想要讓公司上市,而她的公司現在根本沒辦法上市,所以她開始求助那些東西。

都說無風不起浪,林深知道陳青歡不是這種人,但她不知道這種離譜的訊息是怎麼傳出去,「青歡,我查不到訊息源頭,關於這些訊息,我也希望你給我一個解釋。」

「什麼訊息?」陳青歡裝傻充愣,「我聽不懂那些人在說什麼,公司離上市還早,我怎麼可能現在就開始盤算上市的事,林姐,你難道不相信我嗎。」

林深見她坦然自若,拿出手機給她看證據,「那你坐私人飛機去淩雲山金台寺的事是怎麼回事?」

「你說這事啊。」陳青歡從包裡拿出兩道平安符,「這是我去為我父母求的平安符,是德哥給我介紹的地方,說是特別靈,我一時興起就去看了看,家裡人身體不舒服,我也是想圖個安心。」

「是這樣。」林深盯了盯她手裡的平安符,覺得陳青歡沒必要騙自己,而且她也不是這種人,隻是這訊息來得實在奇怪,讓她不得不懷疑有人想對公司不利。

「林姐,你不是在意這種風言風語的人,我們別被有心人挑撥離間了。」

「你說得是,也隻有你能讓我這麼敏感。」林深鬆了一口氣,「畢竟以前從沒有傳過你的流言,圈裡人礙於傅席的顏麵,不敢隨便討論你,也不會對歡木做什麼過激的事,所以這次的事太蹊蹺了。」

陳青歡倒是覺得易和歌的辦事效率夠高,這纔不到兩天,這種事就傳到自家人耳朵裡了。

「林姐,之後如果還有什麼事,不用過多在意,我自有分寸。」

「好,你做事我管不著,我也相信你。」

林深對陳青歡向來是服服帖帖的,這些年她們兩個一路從新人走來,陳青歡的手段人品她都看在眼裡,不過是公司壓力太大,讓她有些神經質了。

自訊息傳出來,陳青歡便在家裡閉門不出,隨後又傳出她身體不適推了幾個通告的傳言,像是被人下了降頭似的。

不知道其他人聽見這些怎麼想,反正很快,貪心的狼便聞著臭味趕了過來,隻是陳青歡沒想到第一個朝她伸手的人竟然是羅玨琨,她跟他錄製了好幾期節目,完全看不出他也是沾染這些陰邪之事的人,看來圈子裡對這種事真的很迷信。

從不正眼看她的羅玨琨發訊息約她出來相聚,陳青歡先是裝模作樣地拒絕一番,等他再次邀請,她才勉強答應出來見麵。

羅玨琨平日對其他藝人和工作人員都是愛搭不理的樣子,今天一見到麵容憔悴的陳青歡,卻難忍興奮,居然直接邀請她來自己的家裡。

他這種狂熱的態度,不是瘋魔之人,卻勝似瘋魔之人,就像傳銷組織熱衷拉人進來一樣。

羅玨琨沒有住在明星都愛住的小區裡,而是住在獨棟別墅中,何祝君好歹還是把小鬼藏在其他地方,而他竟然把這些髒東西堂而皇之地放在家中的房間裡,每天都要供奉它。

羅玨琨沒有讓陳青歡進入那個房間,隻告訴她,他剛出道時當了兩年歌手都沒火,後來因人介紹知道了某位龍門大師,就前去拜訪,入了龍門,養了一條金龍在家,之後,他的事業便一飛衝天,纔有了現在的榮耀。

羅玨琨是龍門最忠誠的信徒之一,多少人在得到好處後就想擺脫金龍,中途退出龍門,最後遭受反噬,隻有他幾十年如一日地信奉龍門,誠懇衷心,所以才能事業長青。

一個人在講述自己親生經歷的故事時特別有說服力,可陳青歡理性分析想,羅玨琨的事業隻跟他自己有關,他的歌和唱功皆是一流,所以聽眾買賬都是因為他們喜歡,跟邪術又有什麼關係呢,難道這金龍有這麼大的本事嗎。

聽完這些,陳青歡故作驚奇地道:「我最近事事不順,噩夢連連,好幾個戲都被其他人搶走,公司內部也出了大問題,我前幾天去了金台寺,寺裡的大師說我是前半生耗光了好運,未來註定坎坷不平,現在報應來得這麼快,我怎麼辦啊。」

「你如果心誠,我可以向龍門介紹你,不過,進了這道門,你就要守我們的規矩,如果你敢做什麼出格的事,小心你的命。」

看來羅玨琨真的走火入魔了,他其實也不擔心陳青歡能鬧出什麼事來,畢竟她隻是一個凡人,但凡有任何異心,金龍的報復就會落到她身上。

陳青歡又苦惱道:「可我聽說,這裡規矩多,比如男女有別,羅哥的龍門會不會……?」

「等你見到龍大師,他會指點你的,我不好多說。」

「那就先謝謝羅哥。」

羅玨琨說會為她聯絡大師,等時間商定就告訴她,陳青歡便說把這件事託付給他,先回去了。

回到家,陳青歡給易和歌通了信,易和歌一查,這個龍門與何祝君求的大師似乎並不是同一人,但都是t國的,如果貿然跑去何祝君所拜的大師,可能會打草驚蛇,所以可以先從羅玨琨這裡下手也不錯。

「既然事情成了,那放出去的這些訊息要不要收回來,我看圈子裡的人都以為你真的中了邪,傳得真了,可能會傳進某些高位的人的耳朵裡。」

「不急,這些話肯定也傳進何祝君的耳朵裡了,讓她以為自己養的東西真有用,她就會放鬆警惕。」

易和歌輕笑道:「你還真狠吶,對自己都不留情,外人肯定死得更慘。」

「她就算栽倒,也是自作自受,想上位不靠自己的努力,隻會動歪心思,害人終害己而已。」

圈子裡閑話不少,但關於陳青歡的閑話卻十分稀奇,這些訊息越傳越離奇,到最後竟然傳出「陳青歡被金主拋棄」之類的話,說是她受不了刺激,所以變得神經兮兮的。

「可是陳青歡的金主是誰,她不是姓傅的那家的?」

「那就是姓馬的那位?然後傅出手趕她走了?」

「她何德何能能攀上馬生啊,能攀上韋信然就已經不得了了,我看頂多是韋信然養的玩物,前些天跟著韋伢出入被拍到了,估計惹得當爹的不高興了。」

「她以為自己是楊貴妃吧,長得就是個**樣,難怪這麼得韋家歡心。」

論落井下石,他們可不會輸給任何人,陳青歡在神壇上待得太久,他們巴不得早早看她從上麵摔下來。說這些傳言的人越多,何祝君也越信以為真,以為自己真尋得了一個好辦法,否則不會見效如此之快。

這樣想著,何祝君也顧不得風險,親自去到放置那東西的地方,再用自己新鮮的血去供養它。

「陳青歡應該快不行了,聽說好幾個品牌方原本找找她做代言人,但覺得晦氣,就沒有找她了。」

「她的好日子也該到頭了,我就沒見過哪個出道這麼久還一路順風順水的人,就算天生好命,她也不一定有這個命享。」

做完這些事,何祝君又立馬趕去給美虹姐說了訊息,除了感謝她,還希望她能再次讓自己去拜見大師一麵,她信得真,更急不可耐,想要大師為她再添一把火。

於是沒幾天,易和歌就收到了何祝君打算飛去t國的訊息,在這種關頭飛t國,他們當然知道她在打什麼鬼主意,巧得是陳青歡也正好在那幾天出發,果然是冤家路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