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遊戲 > 畫家為什麼還混娛樂圈 > 29聖女22

畫家為什麼還混娛樂圈 29聖女22

作者:野外的蛙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19-11-13 14:52:13

西街盡頭不比城中心那樣熙熙攘攘,隻有一些採辦物品的工人來往,染坊的接待人員早早就在門口等候,見兩個掛著「木」字牌的馬車駛來,立馬叫上手下的人一齊上來迎接。

「林堂主,可算是把您給盼來了,裡邊請,裡邊請。」

第一個馬車裡坐著林堂主,林堂主領著幾個木匠下車,客氣的同對方問好,後麵的馬車裡坐的是陳青歡,她獨自一人坐了一個馬車,林堂主他們已經和染坊的人說了好幾句話了,她才慢慢下車。

見一個氣質出眾的蒙麵女孩出現,接待的人頓一頓問道:「這位姑娘是?」即使對方遮住了半張臉,她那雙眼睛也清明得過分,讓人看一眼就難以忘記。

「哦,也是我神木堂的人,她身份特殊,不好多說。」林堂主時刻謹記皇上維護郡主聲譽的囑咐。

陳青歡微微頷首算是打招呼,並不開口說話。

染坊的人沒多想,他們身為內部人員也知道神木堂和金木堂是一家,金木堂裡女子居多,林堂主帶著一位女子也不奇怪,「見過姑娘,那幾位先隨我進去,裡麵備了好茶,各位可以稍作歇息。」

「茶就不用了,直接帶我們去後場吧,一會兒我們還得去下一家。」

染坊的人點頭如搗蒜,他們也想速戰速決,「好的好的,那這邊請。」

一行人直奔後場,這染坊雖新,工作效率看起來還不錯,每個人做事都井井有條的。陳青歡就喜歡這種辦事不拖遝有效率的,看起來就讓人舒心。

染坊後院和想象中的差不多,空曠的場地上掛滿了五顏六色的布匹,幾乎遮天蔽日,地麵定著一個個大染缸,還有像遊泳池似的小型染池。

「林堂主稍等,我把大傢夥兒叫出來。」

「好的。」

「您是不知道,我們大傢夥兒都特別崇拜您,知道今天您要來,大家從好幾天前就開始期待了!」染坊的人一邊說著,把場子內外的工人都召集起來。

大家聚在一起,果然個個臉上都異常興奮,看林堂主跟看稀奇似的,陳青歡則躲得遠遠的,努力避開所有人的視線,此刻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林堂主身上,也沒人在意她一個蒙麵女娃。

林堂主不愧是見過世麵的人,在眾目睽睽下絲毫不亂,有序的讓手下把樣品和工具拿出來,邊解說邊上手示範。

曠世奇才真不是蓋的,陳青歡融入學員裡麵跟著一起學習,才知道現林堂主這個神人設計出了什麼,她先前隻知道林堂主成功了,卻不知道他做什麼成功,原來就是自創出了滑輪組。滑輪組由定滑輪和動滑輪組成,定滑輪用來變換方向,動滑輪用來省力,後者使用得越多越省力。

聽起來似乎簡單,但這是林堂主廢寢忘食的畫圖紙,抓破腦袋瘋狂試驗才設計出來的。

這東西做出來不難,城裡的木匠大約看一眼應該就能做。林堂主親自上門教學的理由,就是其中的難點,在於定滑輪與動滑輪的纏繞方式,尤其是多個動滑輪組合,一步出錯,那這個滑輪組的組裝就算是徹底失敗。

陳青歡聽得津津有味,全然一個萌新的樣子。她是學過,可是日常生活裡又用不上這些,早就把肚子裡的這點兒知識還給老師了。纏繞之法看起來複雜,但隻要掌握了規律就十分簡單,林堂主既親自演示,又手把手教,有格外笨拙的遲遲學不會的,他也不會著急生氣,非常有耐心的一遍遍重複。

林堂主是這麼說的,神木堂的不斷創新都是為了延國能有能好的發展,而延國工業之根本,不是他林嶽一個人撐起來的,而是所有大大小小的工人頂住的,隻有每個人都進步了,都變好了,延國纔是真的變強變好。

陳青歡心裡默默想,林堂主這為國為民操心的勁兒比延西辭還給力。

一個人學會了立馬去幫助下一個人學,教學的速度一直在加快,到現在,隻有零星的幾人還不太熟練。

「林堂主,我打心底佩服你,說實話我覺得我什麼忙都沒幫上。」陳青歡覺得自己隻是抓了一條蟲,而林堂主用她的蟲釣了一群魚上來,做出一頓美味的全魚宴,最後還說這桌菜的功勞她佔了一半。

林堂主正喝了一口茶潤潤喉,「你別謙虛了,我心裡有數。」

「林堂主林堂主!你快來看看我們,我們成功啦!」一個小夥子興奮的大喊,他是第一個把林堂主的木軸裝到架子上的,裝上後立馬試試晾一塊浸透的布,以前沒有四個人是絕對拖不動的布匹,現在他一個人就讓這塊布穿過了架子。若是到處都裝上這個,那以前四個人才能幹的活兒一個人就能幹,以後的效率豈不是快了四倍之多!

「對,不錯,就是這樣使用的!」林堂主欣慰的笑了笑,不住的誇獎,看著眼前的成果,猶如看自己的孩子一般。

「這木軸真是太神了!」

「你們快看我,我一個人能拉起這塊布了!」

「怎麼會有這麼巧妙的東西啊。」

染坊的人們今天都打了雞血似的,平時工作沒精打採的,今天個個搶著幹活兒,積極度爆表。

大約在此地費了半日的時間,染坊的大老闆有事兒沒能趕來,林堂主任務完成已經準備離開。接待的人又是道謝又是道歉,一路送他們一行人出去,馬車都走出去老遠還能看見他還在後麵揮手。

為了路上有個說話的,陳青歡上了林堂主的馬車,她開玩笑道:「這人像要追上來似的。」

林堂主也笑笑,「現在的工廠啊,若是能研究出一星半點旁人沒有的東西,都會死死的攥在手裡,不是我自誇,我們神木堂算得上是十分慷慨的,這技術說是白送的也不為過。」

「那你的確沒自誇,這是事實嘛。」陳青歡表示一萬個贊同,「說實話,我看著神木堂大家對木的這種熱情,還有這種做出一件物品時的興奮,我都被你們打動了,若是有機會也想跟你們學一學呢。」

陳青歡以前也有過這種新鮮勁,剛畫畫那會兒,第一次自己獨立畫出一幅完整的圖,那成就感不提了,考滿分都沒這麼高興。

「瞧你說的,你要是想學就儘管來學!我就是擔心你吃不了這苦,畫點圖紙還可以,就是要郡主去碰這粗糙的木頭疙瘩,我都不太忍心。」畢竟郡主長得嬌美如花不說,還生在宮裡養在宮裡,哪是碰過粗活兒的人。

陳青歡也不反駁,問道:「林堂主,如果我學會了一點點,能不能也去教教別人?」

林堂主無所謂道:「你別誤人子弟就行,這新技術就是拿來給大家用的,把珍珠藏起來不讓它發光發亮,跟糟糠有何之分?你說對吧。」

「好的,好的。」陳青歡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一天一晃就過去了,最後那個作坊的人和染坊的那群人幾乎一模一樣,反應都跟複製貼上似的,陳青歡看了兩眼就出去尋小毛去了,最後抱著大包小包的零食和小毛一起回了神木堂。

天色漸暗,陳青歡吃多了零食吃不下晚飯,於是直接回房裡待著休息。

桌上多出一套文房四寶,還有一些顏料,猜想是俏娘後來又給她添置的。陳青歡拿著筆比劃一下又放下,她感覺自己已經好久沒畫畫了,最近進入了一個瓶頸期的狀態,什麼都畫不出來,能畫出來的都是一個模樣。

「聖女,水都放好啦,快去沐浴吧。」小毛從最裡麵的房間走出來,提著一籃沒扔完的花瓣。

累了一天,陳青歡正好想泡個熱水澡早早去睡覺,「辛苦你了,你也快去洗漱休息吧,明天可以早點喊我起床。」

「多早?」

「也別太早……」

宮外的夜晚比宮內多一些人間煙火氣,比如半夜三更還能聽見遙遠地方傳來的狗叫聲,或是巡邏人員的吆喝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