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遊戲 > 畫家為什麼還混娛樂圈 > 48聖女41

畫家為什麼還混娛樂圈 48聖女41

作者:野外的蛙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19-11-13 14:52:13

鳥兒齊鳴,天空中出現魚肚白,醒來的陳青歡完全不知道昨夜發生了什麼,正在進行日常洗漱。

餘伯把早飯端到桌上,他今日不用上山採藥,可以在家好好休息,家裡多出兩個人,二人都會幫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兒,倒讓他輕鬆不少。

「飯好了,快來吃吧。」

「來了餘伯。」陳青歡洗完臉,再隨手擰乾了梟倫的帕子遞給他,梟倫也自然而然接過來洗漱。

三人和諧得像一幅山村田園畫,要不是他們二人太貴氣,還真像山野中的一家三口。

餘伯喝著粥,眯著眼睛像是在回憶什麼,「昨晚你們有沒有聽見奇怪的聲音?」老人家的睡眠淺,他不像陳青歡那樣毫不知情。

聽見餘伯的問題,梟倫微微皺眉,在他心裡那種事不該說出來汙染她的耳朵,「昨晚有老鼠進來房間,不過已經被我趕走了。」

陳青歡正快速的吃著早飯,從昨天盼到今天,隻想快點上山去聖泉,根本不在意昨晚怎麼了,「老鼠?我不怕老鼠,不過要小心家裡的糧食,別讓老鼠山獸什麼的給偷吃了。」

「那我今日弄幾個圍欄,平時也不會有野獸來村裡,你們大可放心。」餘伯知道肯定不是老鼠,從屋裡留下的痕跡來看,應該是有人偷摸進了他們的房間,但被小公子給趕出去了。

陳青歡已經吃了七分飽,她心中有些擔心又碰到昨日那兩個人,便問餘伯,「餘伯,昨天山上那兩個人日日都去山頂採藥嗎?」

「哪兩個人?」梟倫插話問道,「昨天發生了什麼事嗎?」

陳青歡一愣,纔想起來梟倫還不知道這事,「昨日採藥,有兩個渾人想搶餘伯的靈芝,不過後來他們自己滾了。」

梟倫臉色變得難看,對餘伯誠懇道:「餘伯,日後採藥多帶兩個防身的物件,等我眼睛再好些,我陪您一起去吧。說起來,這村中沒有地方官嗎,難道就任人橫行霸道。」

宮裡的皇族怎麼會知道民間的苦與亂,像這種沒有法紀不受管理的地方多了去了,此話一出,餘伯心中便確定他們肯定是貴族中人。

餘伯回道:「小公子放心,村子裡就我和另外兩個人是大夫,平時沒人會欺負我這個老頭子。」

「至於姑娘問那的那兩兄弟,他們就是村中其中一個大夫的兩個兒子,據我所知,他們是三日采一次葯。」

兩兄弟,聽見這個,梟倫總覺得說的就是昨晚那兩人。

聽見他們不會出現,陳青歡放下心,起身道:「我想再去山頂看看,午時之前就回來。」

說完,也不需要帶什麼東西,直接動身往外走,餘伯和梟倫囑咐讓她小心。

說是不會碰見,為了以防萬一,陳青歡今天直接牽著黑馬上山,一人一馬走得緩慢,清晨濕潤,腳下的土地都變得軟綿綿的。

來到山頂,正好四下無人,栓好馬,她迫不及待走到聖泉旁邊。

聖泉的水麵平靜得如一麵鏡子,當魚鱗入水,才盪起一層漣漪。如昨日的狀況一樣,魚鱗一碰到聖泉便發出細微的光芒,井壁上出現一圈波光形成的字,是西域文字,這讓她閱讀起來有些費勁。

半晌無言,從上往下一圈一圈的讀下去,陳青歡的表情已經不能用瞠目結舌來形容,眼中帶著悲傷與憤怒,她死活也想不到,原來尊貴的寧夏聖女背後竟然是這樣的故事。

鱗片被她收回手中,她還無法回神,心底實在太過震撼。

數百年前,寧夏大旱連年,幾乎是靠著別國的救濟勉強支撐,那時的聖女村還不是聖女村,隻是一塊枯草遍地的荒蕪之地,某一日,山頂上竟然冒出一汪清水,隨著這股潺潺溪流,整座死山短短數日便草長鶯飛,煥然一新。

從這新生的山中,緩緩走出來一位絕世無雙的美麗女子,她一身白衣,胸前掛著一顆碩大的珍珠,宛若仙人。

她從此地一路走到寧夏,經過的地方全都下起雷雨,冒出清泉,等到她走遍整個寧夏,寧夏國也因此獲得了新生。

以上這些,是大多數人聽聞的傳說,也的確是事實。

很快,國主找到了這位拯救國家的女子,邀請她來宮中,要尊她做護國佑民的聖女,這時那女子才說道,她不是凡人,而是龍女。

她本是一條生於山野中的鯉魚,經過數百年的修鍊成精,又經過數百年躍過龍門,進化為龍女。

她雖不能像正統龍王之子一樣能呼風喚雨,但也足夠讓此地風調雨順,所以當她得知自己出生的地方大旱時,便回到了那個地方,也就是現在的聖女村。

國主請求她留在寧夏,否則她一走,寧夏很快又會遭受大旱之災,龍女心軟,加上此處又是她的家鄉,便答應了。

這就是第一任永安聖女的由來。

龍女留在寧夏宮中,寧夏果然再沒有出現過天災,時間久了,她與宮中一個侍衛日久生情,私下結為連理,並誕下一女。

明白了情愛後,龍女要與侍衛離開寧夏,國主不肯,龍女便告訴他,她的後裔擁有龍女血脈,隻要她女兒接任下一任聖女,依舊可保寧夏風雨無憂。

聽到此話,國主才答應讓龍女離開,但在聖女傳承儀式上,龍女卻一眼認出那個女嬰並非自己的女兒,於是原本隻是走過場的儀式,龍女卻忽然定了規矩,以血入泉,喝過聖水,才能成為真正的聖女。

因此,那個女嬰死了,當場心跳驟停,死得無聲無息。

神仙的血,凡人又怎麼喝得呢?

看到此處,陳青歡心中一陣大起大落,原來刀若水竟然是這樣死的。一開始就無人存心害她,她就如故事中的這個女嬰一樣,因為是個替代品,所以無辜死亡。

真是可笑,刀若水死得冤枉,敖寧夏也無人有錯,這讓她對敖的防備顯得尤其滑稽,而這些年真正想要害她的延國皇帝,她卻絲毫沒有察覺到,霎時間五味雜陳,嘆息釋然。

不知如果她沒有替代刀若水,盛安的計謀敗露,現在又是何等光景。

故事還沒完,女嬰死亡,國主得知事情敗露,隻好交出真正的龍女嬰,原來他竟鬼迷心竅,打算私藏龍女嬰,讓她長大後對自己言聽計從,為寧夏開枝散葉。

龍女氣憤不已,原本憐惜寧夏才留下女兒,現在誓要帶女兒一起離開,國主以侍衛的性命作為威脅,要她再傳承一次,聖女已是民眾心中的信念,若是此事大白於天下,那寧夏與滅國無異。

龍女一時為難,最終還是選擇了丈夫,傳承儀式結束,寧夏有了新的聖女,並且會一任一任永久傳承下去。

事情總算結束,龍女以為總算能與愛人一同離開,可回宮之後,所有的美夢與憧憬都破碎了。

眼前隻有一具冰冷的屍體。

國主根本不打算放他們離開,侍衛死了,她也遭受到國主的埋伏,最後,她拚了一身重傷衝到女兒的麵前,她將這些事蹟印在自己的一片龍鱗之中,塞到了女兒手裡,氣絕而亡。

此等齷齪之事,國主自然不會留下任何證據,知曉此事之人被一一滅口。

百年過去,人們早已經不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久而久之,聖女也不像當年那樣受到皇家重視,隻不過百姓心中敬畏聖女,他們才將這傳承儀式進行了下去。

真相到此為止,陳青歡無比駭然,皇宮中的醜惡之事數不勝數,與這個事情比起來,她甚至覺得延西辭陷害自己還沒那麼嚴重。

當然,如果她沒從延國逃出來,那她現在的下場也與龍女無異。

龍女一心向善,助人為樂,卻沒有一個好結局,世人要善人永遠做個善人,可自己又是怎樣對待他們的善呢?

陳青歡在聖泉前跪下,鄭重的磕了三個頭,把這塊漂亮的銀色龍鱗埋在了泉水旁邊。

耳邊是清爽的山風,似乎還夾雜著溪流的聲音,在這山清水秀中,她眼前浮現出動人心魄的畫麵,那是一身白衣的龍女,她莞爾一笑,踏著清泉而來。

險惡的人世配不上她的善良。

陳青歡忽然燃起了鬥誌,原以為聖女是受人敬仰的高貴之人,沒想到連寧夏本國也隻是把她們當作利用的工具,聖女這個稱號,是時候消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