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都市 > 家養貓成了暗殺者 > 089:死個蛇

家養貓成了暗殺者 089:死個蛇

作者:程璇亦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19-12-21 22:09:32

家養貓成了暗殺者最新章節

事實證明,在這些人之中,初淺是最強大的。

而事情上,小胖子剛剛拖了他們的後腿,而另外兩個人只顧著抱團在一起瑟瑟發抖,除了沒有拖他們後腿之外,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因此他們在整個隊伍之中,是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的。、

更別提初淺要是想讓他們挨餓,他們要麼就滾出去,要麼就跟著挨餓別無他法。

當然,要是他們比較厚臉皮也可以,賴著說要是初淺不給飯就當場去死也行,只是初淺沖他們一笑,明明笑里沒有半分含意,都能叫他們嚇得一個哆嗦,更別說在她面前提這個要求了,只怕話還沒有說完,自己就被咔嚓了,等自己再醒過來……

說不定連自殺的能力都沒有了。

而初淺剛剛經過那一回,自然是不願意再把這些事情放給他們去做,指不定讓他們去撿個果子倒瓶水都要帶回來一兩隻欺善怕惡的怪物回來,然後死一死。

雖然早在剛剛紇安還睡的時候,初淺就提前問過,如果隊伍里一個人死了兩回,另外一個死了一回的情況,這算不算全組出局,而客服給的回答是不算。

有一個人死了三回才算出局。

於是初淺放心了,離之後可以互相動手的時間還早,如果在路上又發生了什麼,那就別怪她不客氣,準備一個個教訓回來了。

而在等待紇安清醒的空檔,紇安也注意了一下其他人的情況。

在每個人都有的手錶上可以清晰地顯示出現在大局的局勢,從一開始那個女孩利用混亂殺人之後,所有人都隔得很遠,但每個人的位置都是可以在地圖上顯示出來的,到時候出現每個人的情況都能表現出來,若是有一個人想要靠近另外一個人,只需要打開地圖,一個人想要注意自己周邊的情況,也只需要打開地圖。

沒有什麼是打開地圖解決不了的,上面甚至把所有的湖水樹林的位置還有怪物所在位置都標了出來。

自然,有資源在的地方,就有怪物,這個是天然的常理。

初淺簡單看了幾眼。見自己這位置周圍一直盤旋著怪鳥,不過一直都沒有增多的情況,初步能猜到這是上面監視的一個手法,幾乎每個人的位置都有一群怪鳥,一邊是用來給他們做對手的,一方面又是在監督他們。

初淺無視他們的行為非常明顯,其他三人只好看向紇安,試圖想讓他求求情。

大概是之前紇安幫忙的行為讓他們覺得紇安的心很軟,再加上醒過來之後也沒有罵小胖子,因此他們都覺得紇安肯定會幫他們,而且紇安和初淺大概還認識,所以如果他肯為自己說話,那接下來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

事實上,紇安並沒有想幫他們的意思,純粹是因為自己餓了,不過……

反正大家都餓了。

於是他乾脆攬下了好人卡:「我餓了初淺。」

初淺淡淡地掃過他一眼,繼續在手錶上打下一些東西。

在這個星球上,機甲不是需要專門一個地方放置的笨重物體,而是可以用數據虛構,進行壓縮成粒子放進一個小空間中,隨取隨用的可攜帶物體。

而這個隨取隨用的空間,則在手錶之中。

初淺還沒有時間做自己的機甲,因此她往手錶里放的都是一些簡單的工具分粒,一有需要就按下最基礎公式代碼,便可以立馬將其從手錶中散到空中,再迅速地完成構成過程,最後成為實體。

初淺打下幾個公式代碼之後,空氣里就多了幾把小刀,還有幾個架子,最後是一堆生活用品。

在眾的驚傻的目光中,初淺冷淡一挑眉:「怎麼?你們難道是想光看著不幹活?」

三人急忙站定,看了看,又看了看,忍不住問:「可……可是我們要做什麼啊?」

「看到這個架子釘了么?架好。」

於是小弱雞急忙走過去,主動架好了架子,小糰子拿起打火器,驚訝地問:「你怎麼帶著這個?」

大家的儲存手錶里只帶著機甲,誰tm帶生活用品啊?

然而初淺依然冷淡地問:「難道你想學古人鑽木取火?」

他立馬閉嘴,乖乖地拿著打火器起身,順便去撿些枯草葉取火去了。

小胖子顫顫地站在原地,小聲地問:「那……那我幫同學去走走吧?」

初淺掃了他一眼,聲音輕飄飄的:「不行。」

小胖子顫巍巍地說:「可是活都被他們做了呀?」

初淺微微一笑:「那你把鳥的屍體帶到湖邊洗一下,好讓待會兒他們上架子烤呀。」

「可……」說是這麼說,小胖子有些委屈地咬了下嘴唇,「但沒有配料,這肉是不是會很難吃?」

初淺笑意更甚了:「嫌難吃你可以不吃呀!」

我又不逼你吃。

小胖子臉一紅,有話想說又不敢說地咬著下嘴唇,幽怨地看了眼紇安,然後沉默又抗拒地朝著那兩隻鳥走過去。

紇安冷淡地收回目光,眼神落在初淺還在往外放的東西上,待掃完一圈,也驚訝地問:「你東西怎麼帶了這麼多?」

「我沒有帶機甲。」初淺說,「我就是來野餐的。」

紇安:「…………」

野餐什麼的,也虧你說得出來!

初淺往外又放了一些調料,等著他們把東西都弄好了,她也把調料都調完了,然後在他們驚訝無比的目光中上好了料,動了靈力讓其快速入味,接著等火烤熟,分了大家一起吃完。

休息了一夜之後,大家齊齊上路。

初淺抽空看了一眼,發現光是昨晚一夜,又出局了幾個人,而大家的趨勢是朝著果林走去。

畢竟這個荒野也沒有什麼能吃的東西,雖然他們也打下了不少怪物的屍體,但光是洗凈火烤,那味道別說多難吃了,以他們現如今吃好喝好的生活,那根本吃不下去,於是一晚上沒有幾個能挨得下去,最後齊齊決定,反正大家都在果林那邊,最後也是要動手,那還不如進果林呢!早點修完了分早點分開,省得後面還被牽連!

所以,一路上初淺一行人沒再遇見其他人,倒是見了不少的怪物,一個個打下來,吃了好幾頓野味。

在第二天里,他們幾乎過的非常平靜,最為驚險的時候就是初淺和紇安在前面抓野味,而剩下的人在後面拖後腿了,因此在又抓了一次野味,又被拖了一次後腿,又差點被小胖帶著受了傷,初淺接著就決定出去抓野味的時候就自己一個人去,紇安負責把他們都帶到一個連他們都不太容易出來的地方,省得出現在她面前,她會控制不住暴躁的心情把他們一起烤了。

是了,在那次之後,初淺就將這些怪物都當成了野味。

而其他人也從一開始聽到怪物就怕的情況,之後變為,只要看到初淺出去就問是不是出去抓野味的,或者是吃完這一頓,下一頓甚至想吃一頓烤兔子。

好吃。

嗝。

雖然這個幻境是假的,但畢竟怪物都是真的,所以吃下去的料也都是真的,一個最為經典的逃生節目,變成了美食節目,一邊為了防止影響到普通孩子所以放在深夜播出,一邊勾得人口水直流,紛紛抗議他們看這個直播不是為了看他們做飯的!

連校方那邊看了會兒之後,都有些受不了,直接切了頻道聯繫那邊的主控員,趕緊把局勢拉回來。

發現這個幻境有所改變的時候,初淺正抓到一隻野兔子,將其捆成一團,接著就聽到一陣轟隆的聲音,就像是平地放了個雷,然而遠看,毫無動靜,近看,天晴氣朗。

初淺將兔子脖子一扭,將其扭死了,隨手往旁邊一丟,接著擼開了袖子,從手錶里摸出一把銀色小刀,轉得如同第六根手指似的輕巧,一邊朝聲音來源之處看去。

她這次特地走到離她們駐紮的位置還很遠的地方,在這一天半的時間裡,她已經將全組的分數,光靠著打怪物打到了及格線,所以接下來只要她想,可以立馬把全組裡的所有人都殺了。

只是現在還懶得罷了。

不過……

現在可不一定。

初淺冷眼笑著,看向不遠處的四個人,

紇安不知道為什麼昏迷過去,其他兩個人分別架著紇安,旁邊站著小胖,一臉的驚慌,但他們卻完全不敢過來,甚至還睜大了眼睛,小胖伸出胖手,直直指著初淺,然後話卻卡在喉嚨里,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在初淺毫無察覺的地方,一籠巨大的影子緩緩地往上浮動著,慢慢地張開血盆大口,以一口就能將初淺吃下去的含量,悠閑地準備享受這一餐。

初淺似無所察,目光緊緊落在紇安的身上,手上銀刀飛快轉著,快到只能看到殘影,甚至還看到上面迸濺出來的星點。

其他兩個人也愣住了,緊緊盯著初淺的後背,手上一松,紇安就摔了下來,他這時還沒有完全死去,身上錯骨的痛讓他幾乎睜不開眼,但他艱難地爬起來,用著已經扭曲的手指頭,緩緩地指向初淺後背:「……逃!」

初淺說:「什麼意思?」

紇安艱難地張張口:「逃……」

初淺聲音帶了笑;「我為什麼要逃?」

旁邊的人這時反應了過來,那小弱弱慌張地叫:「你背後!你背後有怪物!」

小糰子也啊的一聲叫出來:「怪物!好大的怪物!快逃!」

那怪物好似聽到了他們的聲音,被刺激到了,一想到即將入口的大餐要被嚇跑了,也趕緊地低下頭,張開血盆大口。

龐大的陰影一瞬落下,深淵巨口緊緊將初淺包裹住。

一時間無聲。

靜到甚至能聽到沙石滾動的聲音。

小胖終於回神過來,啊的慘叫一聲,聲音顫抖直衝天際。

然後下一秒,一道冰冷的聲音悶悶地傳出來:「真吵。」

說完,一道銀光從怪物的頭部劈落,直從縫隙里迸出光來,初淺猛地將那其中的晶體拽下來,刷地一聲,怪物渾身一抖,接著奮力地扭曲起來,慘痛的聲音彷彿要撕碎這一切。

然而初淺並沒有給它再尖叫的機會,三兩下擰了個刀花,將對方的聲管全都切了下來,它頓時痛地仰頭大嘯,初淺還站在原地,只是身上糊了一層黏液,有些髒了,初淺嫌棄地一擰眉,頭也不回,直接將小刀往後一丟,卻是直接刺中對方的心臟口,過口而出,最後緊緊地釘在了它身後的樹樁子上。

嘭!

怪物聲音也叫不出來,心臟盡碎,在空中僵了一瞬之後,就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完全死透。

初淺捻出道笑來,反問紇安:「看來我給你的自信不夠,讓你誤會我了。」

紇安視線迷離,見初淺還好好地站在自己的面前,猛地鬆了一口氣,他有氣無力道:「是我錯了。」

「把自己傷成這個樣子,你還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堂堂一個超變異者,兩次受到暗算,這可不是一個超變異者會有的行動。

她還以為紇安完全沒有問題來著。

紇安呼吸漸沉,說:「本來沒有什麼事的……」然而說到這裡就說不下去了,初淺見他毫無力氣,便將視線轉向旁邊的小團,小團雖然經常平地摔,但話還是說的很順的,他說:「在你走後,那個超大的像蛇一樣的怪物就沖了過來,本來紇安同學可以對付的,不過……」

他無奈地看了眼小胖,說:「小胖不小心被抓住了,為了帶出小胖,紇安同學也主動被抓,然後以一換一把小胖換了出來,他讓我們逃走之後就去和怪物搏鬥,我們本想跑走,但跑到一半又覺得這樣不好,就又回去了。」

接著小胖再次被抓,紇安只能把他救出去,然後在第二次拯救的過程中被那怪物的尾巴打折了腿,之後雖然救了下了小胖,但無力將其殺死,只能讓其退離。

紇安走不動路,自知初淺雖然準備了很多東西,但傷到的是骨頭,再怎麼樣都不可能立馬好的,所以他便想以自殺的方式重來一次,然後他便讓小胖把他從坡上推下去,結果小胖沒有推好,傷勢更重,但還尚有一息,所以紇安就想著算了,還不如過來找初淺。

結果就看到那怪物好死不死也過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