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靈異 > 能穿越的烏鴉 > 第五百零一章大結局

能穿越的烏鴉 第五百零一章大結局

作者:長和園長河落日圓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0-04-30 21:17:23

「大帝,這也是你安排的後手?」

吞天大魔神突然看向中年天帝,目光變了又變,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

「菩提佛母乃第一界的最強至尊,當年也是統領一界,我如何能安排他做後手?」中年天帝笑道。

「不,不是安排,而是合作,和我們之間的關係類似的合作!這種事,早在許多年前就曾安排好了,對吧?」吞天大魔神冷聲說道。

中年天帝漫不經心的問道:「你為什麼會這麼覺得呢?」

「冥界和第一界的連線處,就是菩提佛母封印的。那是世界樹被帶走之後留下的通道,他直接在冥界建立了一座佛廟將冥界進入第一界的入口封印。若是我想的沒錯,每一界的通道都被封印了,而第八界通往第九界的通道正是我封印的,然而這事確實你提的!」吞天大魔神瞬間想起了許多。

「不錯,我確實提過這事。可那是為了延緩世界之樹結成神果的時間。若是通道還在,第一界的神果凝結時極有可能會吞掉第二界的部分法則以及靈氣,到時候第二界神果成型時,第三界的法則和靈氣也會被吞掉一部分。如此一來,最後結出來的神果自然比不得前麵的神果,可最後第九界也將淪為一個小世界,無法孕育至尊的小世界你可想過到了那時候,該誰去抵擋種樹老人以及那些大道至尊?」

中年天帝不否認的說道。

「我不管你的動機是什麼,這些話你也曾和我說過一遍。我在意的是,你和菩提佛母竟然也有合作!那麼,除了他之外,是否還有一些至尊與你合作當年九界反攻,菩提佛母可沒有閑著,這樣的敵人都可以合作,你在背後到底都做過些什麼安排?」吞天大魔神的情緒有些激動,他本以為他是藏最深的那個,可現在看來中年天帝或許很久之前也和其他人有過接觸,而合作的籌碼極有可能也是神果!

沒錯,對那些堪比大道至尊的無敵至尊而言,對他們還具有極大吸引力,能夠讓他們放下仇恨的,唯有神果!

得到神果,那代表的將是淩駕於至尊之上的無敵天帝!

無敵天帝有多強?

知道的應該隻有天帝本身以及那位種樹老人,而吞天魔尊瞭解的資料則是這位天帝當年曾獨自一人戰三十七名至尊最後還無傷獲勝!

三十七名至尊不算多,代表不了天帝的最強實力。畢竟,天帝都沒有受傷。可就是這等力量,也勝過大道至尊太多了!

就像無極道尊說的那般,一位至尊必然勝不過大道至尊,但兩位,三位數量多了,可就不一樣了。且有些至尊哪怕沒有成為大道至尊,但戰力也極為可怕,如瘋癲狀態的雙麵佛。

此時此刻,雙麵佛獨戰三位大道至尊,雖然落於下風卻沒有落敗,依舊還頑強的在抵抗!

雙麵佛的出現不是偶然,也很有可能是天帝安排的!

「那老東西還想隱藏,看來並沒有動真格的意思。看來這次,他也有目的。」

中年天帝沒說他的安排,反倒聊起了第一界的大戰。

在那裡,種樹老人和菩提佛母在戰鬥,菩提佛母身邊赫然也有十來位至尊相助,與種樹老人打的難解難分。

可知道種樹老人實力的中年天帝,自然也知道那十幾位至尊根本不可能是種樹老人的一合之敵。便是最強的菩提佛母,恐怕都接不住種樹老人的十招。

現在打鬥也有些時間了,那些至尊並未落敗,可見種樹老人並沒有動真格!

「菩提佛母的實力這麼強嗎?怎麼可能!」

吞天大魔神見中年天帝不願多說,而是目光轉向戰場,他也不再多提。可目光穿透世界的空間壁壘看過去時,也讓他感到奇怪。

中年天帝沉聲說道:「那個老傢夥可不簡單,怕是有他的目的。其他原因我目前還沒法看透,但其中有兩個目的應該不難猜。」

吞天大魔神下意識的問道:「什麼目的?」

「第一個目的應該是消耗第九界的有生力量,如此才能更快促進神果生長。他要造成一個錯覺,讓第九界的生靈認為他們或許還有取勝的機會,如此才會拚命,不然都逃到各自世界,那對他來說也是一些麻煩」

「第二個目的,很可能是想要引出所有人。菩提佛母的出現,讓他擔心還有人隱藏在暗處,比如說我這應該隻是這個目的中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應該是在冥界。冥界也是一方大界,那裡的高手有許多,若是能夠將冥界的法則以及能量吸走部分,神果孕育出來的力量必然更加強大。」

「你不是說他隻是種樹的人,這些神果不見得能和他有關係,最多他隻能在其中佔據一個份額?那麼,他又何必這麼賣力?」吞天大魔神有些不解。

「惡奴噬主的事,你沒聽過嗎?」中年天帝冷笑道。

吞天大魔神麵色頓時間變得有些難看。他也算是『惡奴』吧?那麼,對於種樹老人這種行為也就不難理解了!

可是,這個種樹老人就這麼堅信自己有能力反抗嗎?還是說,相信這最後一顆神果可以給他提供這麼強大的力量?

「不理解?那就對了!這個老傢夥藏得很深,可沒那麼容易弄明白他的想法。當年對付我的時候,這個老傢夥也不是惱羞成怒之下直接對我動的手。我後來查到了一些蛛絲馬跡,這個老傢夥至少在天帝宮外呆了一年之久,且還在其他世界都有呆過一段時間,長則一年,短則數月。在這期間,他變幻過許多身份,第十界與其他九界的矛盾有不少是他引發的。」

說完這些,中年天帝又是長嘆一聲:「唉,知道這些之後才明白當年敗的不冤啊!」

「你輸了之後不是找地方多起來了嗎?怎麼會知道這些?」吞天大魔神問出了心中疑惑。

中年天帝笑了一聲:「很難嗎?一個小小的分身術再加上變化術就可以解決問題了。誰能想得到,堂堂的無敵天帝會變成一個低等級的修士呢?那個老傢夥就是發現了我的分身術,這才一直覺得我還活著,而且還活在第十界。」

「也就是說,你現在還有分身留在第十界?」吞天大魔神滿臉愕然。

中年天帝眨了眨眼,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要不然,他又如何斷定我就在第十界?」

「你們,你們真是」

吞天大魔神搖搖頭,心頭莫名的生氣了一股無力感。

陰謀中還有陰謀,一環套著一環,最可怕的是他發現自己竟然沒法知道天帝以及種樹老人說過的那些話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又有多少是假的!

這麼久下來,他原以為對這兩位都有著充足的瞭解。現在看來沒一個是他能瞭解的!

就在吞天大魔神感嘆時,中年天帝眼前一亮,低聲說道:「來了,第一界的大戰到底還是引來了冥界的至尊。」

「這就來了麼?世界之花已經開始凋零了,看來能量已經積累足夠,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時刻了。」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憑空響起。

吞天大魔神下意識的回過頭去,就見一柄黑色長槍自他體內穿過,將他的元神絞碎。

「李默,你不應該來的這麼早!」中年天帝沒有回頭,但顯然知道來者是誰。

來人,赫然便是李默!

「我需要你們的力量,確切的說你們還殘留的神果力量!」李默道。

「也罷,既然已經來了,那我的任務就算完成了。蟲族那邊我做了安排,另外還會有一些安排,你到時候從我的記憶中可以檢視到情況。」

說罷,中年天帝化作一道神光飛入李默體內。

「你到底還是敗了,接下來希望我能走下去!」李默盤膝而坐,就地佈置了一個時空陣。時間倍率為一千倍,這是他的極限能力。

他從青年天帝的記憶中已經發現了天帝的秘密,天帝當年一戰身體早已崩潰,如今還活著的隻是融入神果力量的元神。這元神三分,便將神果的力量也分成了三分。

李默首先得到的是青年天帝的力量,接著便是這位中年天帝。

再往後,自然還有一位老年天帝正在等他!

那位已經出世,隻是並未出手,這麼多年以來一直躲在第十界。而這,纔是種樹老人認為天帝一直呆在第十界的真正原因,所謂的分身又如何能瞞得過種樹老人?

神果力量神奇,每一顆都孕育著強大力量,但這股力量並非一模一樣,也有著不少區別。當年天帝吃完神果之後便分出三世,也就是後世修行之法的「三屍」,可見那枚神果最重要的力量便是斬出三世!

「該輪到我了!」

就在李默修鍊之際,又一道身影出現。

這是一名老者,看起來六十來歲的模樣,頭髮有些發白,臉上也有一些皺紋。身上穿著一件老舊的道袍,手裡領著一桿玉石打造的浮塵。

看了李默片刻之後,他橫跨長空而去。

不多時,天地之間傳來了劇烈的轟鳴聲。

「放肆,你要做什麼?」

「放開!」

「殺!」

天上,一連串的怒喝傳來,下方的生靈顯然也有些懵。

就在這一剎那,就見一位老人一手拎著一位大道至尊從天而降。那兩位大道至尊儼然已經被限製了能力,如同死狗一般被他拎著。

在老人身後,赫然還有兩位大道至尊緊追不捨。

「想去哪?貧僧可沒讓你們走!」

雙麵佛的聲音響起,他追了上來。

「小子,好東西來了!」

老年天帝大喝一聲,將手中兩位大道至尊甩出,扔向李默。

李默驟然睜眼,張口一吸,將兩位大道至尊吸入腹中,直接化作能量。

「他是誰?」

眾生心驚,看向連吞兩位大道至尊的李默。

「最終進化,開!」

李默長嘯一聲,老年天帝化作一道光芒遁入李默體內。

這一刻,李默身後開啟十道空間大門,一群人從中走出。與之相對的是,李默身上氣息在不斷攀升,強大的能量自他體內溢位。

係統:「此次進化之後,係統將不復存在,望宿主能夠完成自己的使命。」

「這不是我的使命,這是我的路!」

李默目光中射出道道神光,他的三屍自不同世界飛來,與他融為一體。

「殺了他!」

高空中,吞天魔尊麵色陰沉無比的看著李默。

他先前沒時間關注李默,他在等神果結出。世界之花已經凋零,神果正在凝結,他沒時間關心一具分身的生死。可現在他從李默身上感受到了可怕的威脅!

「戰!」

阿青爆出一聲大喝,綠竹桿刺透虛空,撕裂了空間,出現在吞天魔尊麵前。

「不過是新晉至尊,你也敢對我動手?」

吞天魔尊看出了阿青身上的氣息並不夠渾厚,認為阿青就是因為新晉至尊。

「青龍堂隨我出擊,截殺大道至尊!」

葉凡大喝,帶領眾人殺出。

「內務堂的人隨我截殺大道至尊!」

雲渺渺大喝,當先動手的卻是秦羽以及林蒙。

「戰神堂,攻擊世界之樹!」

武無敵等副堂主大喝,數萬修士殺出。

「功法堂隨我殺大道至尊!」

「刑法堂」

一時間,十個堂口已經有八個堂口動手。剩下兩個還沒動手的堂口正是靈藥堂和外事堂。

靈藥堂是大蛇丸做主,他們的任務就是救治傷員。

外事堂做主的是李青青,她以及她的人都在水藍星大陸,那邊已經出現了戰火,對上的正是暴力魔熊族。

時空塔的運用,加上倍率隨著李默修為的提升而提升,這十大堂口的修士也在快速進步。不說其他的,有了修鍊的資源以及功法,閉關萬年出來,就是一個普通人也可以達到太乙金仙巔峰境界!

再加上各個世界的法則提供,讓他們的修鍊速度變得更快!

往後,李默又分出了大批世界,加上金烏族總結出來的融合天道之法,讓他們融合天道的速度加快。融合一個成熟世界的天道,他們的實力長驅直入,直接飆升聖境!

聖境往上,至尊也有了好幾位。

除此之外,還有大明天朝和大秦天朝的大軍趕來。

他們的整體實力偏弱,但有著軍陣配合,戰力也算不錯,至少聖境以下的對手幾乎難以破開他們的軍陣。

「天庭,當立!」

「我,為天帝!」

李默大喝,係統中的諸天城直接壓碎虛空出現在他的上方。

「那是天帝宮!」

有人認出了諸天城中的天帝宮,失聲大叫。

不管是活了多久的活化石,麵對天帝宮他們依舊會無比震驚。

而對於吞天魔尊來說,他此刻恨意更是無比濃烈。原本以為中年天帝隻是和其他人有合作,這雖然讓他不爽,但到底沒有傷及多大利益。可如今天帝宮出現,他又怎麼可能認不出這座當年他也曾出入過多次的宮殿?

他,整個人都要瘋了!

天帝,竟然在暗中發展了一位繼承人!

不僅僅是繼承了天帝宮這麼簡單,還繼承了天帝的一切。如此一來,他爭奪神果的幾率又要小許多!

「混賬東西,你到底還是出來了!」

種樹老人跨界而來,第一界的事情顯然比不上天帝再出!

「盤古何在!」

李默仰天大吼。

「盤古還沒死嗎?」

吞天魔尊心頭大驚,他查到了盤古死後留下的世界。那個世界雖然不弱,但在他的引導之下,盤古留下的東西都被毀了。

盤古元神所化的三清已斷絕關係,十二祖巫唯有一人留在冥界。

盤古脊椎所化的不周山斷裂,身體融合的洪荒大地也被打碎。

如此之下,盤古怎麼可能還活著?

若不是鴻鈞強力維持,又有至尊支援,再加上吞天魔尊也沒想打草驚蛇,這才一直留著那方世界。

而現在盤古真的還活著嗎?

那種樹老人也有些吃驚,他對盤古有過一些瞭解。當年十界之中最強者除了他之外就是天帝了。而天帝之下,盤古最強!

故而,當年十界之中盤古也有泰坦戰神的稱號,乃是天帝座下最強戰將!

若非獨木難支,盤古當年也不可能戰死!

「轟!」

虛空震蕩,一道虛幻的身影橫空出世。

「我還道盤古復活了,原來隻是神魂蘇醒。全盛時期的盤古都不是我的對手,一道神魂安能與我一戰?小天帝,弱者就是你的依仗,我隻能說你出來的太早了!」

種樹老人冷笑一聲,有些乾枯的手掌往前一推,無形之力長驅直入,將所過之處的空間全都震碎。

「戰!」

盤古神魂嘴裡吐出一字,一把神斧橫空劈出。

這一斧落下,斬斷了種樹老人的攻擊,也將大荒之地一分為二。

「鴻鈞主導,三清匯聚,十二祖巫怎麼可能,十二祖巫怎麼都復活了?」

吞天魔尊大驚,失神大叫。

他此刻沒有全力出手,隻是保持和阿青一個平局的局麵。他留著力量,為的正是搶奪神果!

可現在所見,盤古神魂之中赫然有無數道身影。

「道祖早已算好一切,吞天魔尊,你以為隻有你知道真相嗎?當年盤古身隕沒錯,可你卻不知,天帝有一道分身在盤古世界之中吧?」靈寶天尊冷笑道。

他其實一開始並不清楚這些,直到大戰前夕,鴻鈞道祖從天道之中蘇醒,這才和他們講述了一切,方纔有瞭如今的盤古真身出世!

他們倒不是為了助李默成為天帝,隻是想要阻止種樹老人的佈局。

「轟隆!」

大戰還未爆發,世界之樹所在的方向傳來強烈的震動。

「豎子爾敢!」

種樹老人回頭一望,目光透過空間壁壘,看到的正是冥界那邊的畫麵。

在那裡,一道身影正一斧接著一斧劈砍著世界之樹。

而這位赫然便是來自冥界屍族!

傳聞冥界屍族一共有兩位老祖,一位是帶領屍族在冥界獨霸一方的青麵屍神。另一位,則是很久遠之前的存在,許多後進之輩都不知道屍族還有這麼一位無敵屍皇。

而這位無敵屍皇,赫然便是天帝的模樣!

他,正是天帝當年棄下的肉身,卻不知竟然被送入了冥界,且逆轉陰陽,成了無敵屍皇!

當然,種樹老人沒有懷疑這一點也屬正常,畢竟天帝當年的肉身幾乎被打成了肉泥。

「吼!」

種樹老人仰天長嘯,一股股濃鬱的能量釋放出來。

接著,這些能量直接擊碎了數個世界,將十界連同冥界貫穿。種樹老人身軀一變,化作一隻無人見過的怪物,體長億萬米,將天穹都給遮住了。

這個怪物長得無比奇特,腦袋像牛的腦袋,但卻長著四顆眼睛,其正麵兩顆眼睛,側麵分別有一顆眼睛。身軀狹長,如同鱷魚的身子,上麵有著一片片鱗甲,但卻有著上千條腿,密密麻麻如同一隻蜈蚣。

尾巴分作三叉,每一條都長的看不到盡頭。

他渾身覆蓋著一層濃厚的能量,體表漂浮著八顆能量光球,有點類似於佛祖的功德金光。

「所有大道至尊聽令,殺光他們!我不想再看到這些骯髒的生靈!」

怪獸嘴裡發出怒吼,他真的憤怒了!

他瘋狂了,身體擺動一下,整個虛空直接破碎。

隨著他瘋狂往冥界奔去,所過之處的空間盡皆碎裂,無法恢復。

這一刻,第九界的天道顯現出來,全力修復著世界的創傷。

「哪裡走!」

盤古真身大喝,盤古斧直接劈下,落在種樹老人的背上帶起劇烈的火花,卻無法破開防禦。

「等我收拾了那邊再來理會你們。」

種樹老人的四隻眼眸同時閃爍著寒光。很顯然,他最終目的並非是殺天帝,而是那顆神果!

神果沒到手之前,這種樹老人終究會有些忌憚。他忌憚的不是人太多,到時候被纏住就沒法將神果拿到手,而是怕這場戰鬥太過厲害,直接將第九界在神果還未結出之前就打的支離破碎,到時候神果沒了第九界的支撐,怎麼結果?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一直隱藏身影,沒有直接下場大打出手。就是和菩提佛母在第一界打鬥時,他也盡量控製力道,擔心將法則樹穿過第一界的那部分打壞。

他小心的控製,但對別人來說卻是很好的出手時機!

這次發火,他顯然沒打算留手。如今世界之花已經凋零,神果已經出現,差的隻是足夠的能量讓它成熟。

如此一來,除了第九界需要照顧之外,其他世界都不比太過在意。隻要法則樹沒有直接被砍斷,沒有徹底破碎,都不會有任何影響。

再者,這顆神果結出,整顆法則樹也將走向死亡,自然不用太過在意。

「來得好!」

屍皇大喝,仰頭望向衝過來的種樹老人。

「你,該死!」

種樹老人還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他心中恨死了這些和他作對的人。

「你,又何嘗不該死?」

無敵屍皇長嘯,一斧子劈了上去。

「鏘!」

神斧落下,狠狠地劈在種樹老人的頭上,濺起劇烈的火星,並未砍入進去,隻留下一點白色印記。

「老怪物,我來斬你!」

盤古真身緊隨其後跟來,又是一斧頭劈落,斬在種樹老人的尾巴上,也隻是留下一點白色印記,不曾傷到皮肉,甚至連上麵的鱗甲都沒有出現裂紋。

種樹老人的防禦,太恐怖了!

「受死!」

種樹老人身體轟然落下,環繞在他身周的能量光球化作萬千兵刃,直接紮進了屍皇體內,毫無阻礙的將屍皇肉身轟擊成了一堆肉泥!

「百戰天下且不懼,萬劫重生我為皇!」

無敵屍皇的聲音再次響起,他的身軀再次凝聚,身後無數陰靈和屍族的殭屍跟隨而來。

「戰,戰,戰!」

戰意沖霄而起,無數陰靈和殭屍前赴後繼的沖向種樹老人的本體。他們不懼生死,瘋狂出擊。

「你們找死!」

種樹老人大怒,三條尾巴一甩便是成百上千萬冥界生靈被砸死。

「天地為棋盤,眾生為棋子!天帝,你當真是好大的手筆!」

吞天魔尊追來了。

無敵屍皇見到吞天魔尊,臉上突然露出一絲笑容,隨即大喝道:「吞天魔尊,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隻有殺了他才能拿到神果!」

「你!」

吞天魔尊大驚,這事抖出來的話,他可就活不成了。

「果然,這麼多年找不到他就是因為你們串通好的。也好,本來也沒打算留下你的性命,你便化作肥料,供給法則樹罷!」

種樹老人心裡信不信無敵屍皇的話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本就沒打算讓吞天魔尊活下去。原本打算等大戰趨於結束時,他親自將手下的所有大道至尊解決掉,可現在看來需要提前了。

話音剛落,吞天魔尊便感覺到了可怕的危機。

他化作本體吞天蟒,瘋狂的逃離冥界,想要遁入第九界。可他速度再快又怎麼可能快的過種樹老人?

這個怪物腦袋處放出一股玄妙之氣,這股氣就如同有靈性一般,直接鑽進了吞天魔尊體內。

「你的大道尊位可是我給的,若是讓你就這麼跑了,我豈不是白忙活了?現在,就由你替我攔住盤古!」

種樹老人冷笑一聲,就見吞天魔尊就好似失了魂魄一般,機械性的沖向盤古真身。

待到近前,盤古真身操控的神斧快要落到吞天魔尊身上時,他體內力量變得無比暴躁,隨即一聲巨響

吞天魔尊,爆了!

那屬於大道至尊的恐怖力量轟然炸裂,第一界和冥界的空間壁壘直接破碎,第一界大半個空間盡皆破碎。

「還真夠狠心,為你做了那麼多年的事,就這麼讓他爆了?嘖嘖,老傢夥你這心腸太毒辣了!」無敵屍皇不知道是嘲諷還是感嘆,目光中透出森冷殺意。

「彼此彼此,你又能好到哪去?」種樹老人不以為意,目光掃向四周如同螞蟻樣撕咬他身軀的那些冥界生靈。

那些所謂的撕咬對他來說沒有半點痛感,他們根本破不開他的防禦。唯一有些麻煩的則是這具天帝肉身轉化而成的無敵屍皇!

無敵屍皇的實力很強,但顯然還沒有強到能讓種樹老人感到束手無策,或者需要費盡全力來對付。可對方的身軀就算盡數被毀依舊還能復活,這種能力就有些頭疼了!

這種頭疼,是他沒法離開徹底。若是他離開,無敵屍皇將法則樹劈斷,那枚神果想要凝結成功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畢竟法則樹就是紮根在冥界!

「不,我們並不一樣!」無敵屍皇說罷,再次殺來。

此時可沒有盤古真身能在身後幫忙了,吞天魔尊那一爆炸直接將盤古真身炸得支離破碎,短時間內絕無辦法恢復。

而無敵屍皇要做的,就是給李默爭取足夠多的時間!

李默此刻的最終進化,最後實力將達到天帝巔峰時期的那個高度。而這,也是天帝三世之身最後給予的饋贈。但前提是,李默也需要足夠多的能量值才能支援這次的最終進化!

「嘭!」

種樹老人再次出手,一隻巨足將無敵屍皇踩死。

須臾之後,無敵屍皇再次出現。他沒有動手,就這麼拖著種樹老人。

「我不相信你可以一直復活下去!」種樹老人大喝,又是一腳踩了上去。

「你相不相信,對我而言沒有任何意義。現在,到你做選擇的時候了!」無敵屍皇笑道。

「選擇?不用選擇,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嗎?但如果我留在第九界,又何嘗不擔心你們陷入絕望,然後毀掉最後一顆果子呢?哈哈,你算計我的時候,我又何嘗不是在算計你?」

種樹老人放聲大笑,顯然他也有後手。

而他現在之所以能將這些話說出來,自然也有所防備。在他實力展露出來之後,誰還能在旁窺視他?

而在場的這些冥界生靈,誰又能逃得掉他的封鎖?

「是嗎?那就看誰的安排更好了!」無敵屍皇臉上的笑容逐漸收斂,他知道種樹老人沒必要騙他。也就是說,對方確實也有後手!

「你這老東西果然不簡單!」

無敵屍皇臉色一沉,大聲喝道:「動手,鎮壓他!」

「三生劫,百世恨,與爾同消萬古愁!」

話音落,一股渾濁的河水從天而降,將種樹老人淹沒。

「這等小手段,安能混賬東西,安敢陰我!」

種樹老人的話還未說完,突然暴怒的從河水中衝出。可就在剛剛露出水麵,一塊巨碑從天而降,狠狠地砸在種樹老人的後背之上。

或許他們的實力比不上大道至尊,但卻有著至邪至陰的手段,就算無法殺死種樹老人,但短時間內可以困住他!

「轟!」

種樹老人顯然沒想到還有這種手段,直挺挺的被砸落下去。

河水是忘川河,巨碑是通靈石帝的本體,乃冥界的界碑。

「忘川河水不僅能夠腐蝕萬物,還帶著許多亡靈留下的執念和怨恨。你的肉身很強,可以抵擋忘川河水的腐蝕,但能否抵擋那數以萬億計的小念頭呢?這種程度的精神攻擊,就是大道至尊恐怕也得瘋了吧?」

無敵屍皇嘴角露出一絲邪笑。

「一群小鬼,安敢算計我!」

種樹老人大聲咆哮,硬生生的扛著巨碑自河水中浮了出來。不過此刻的他雙目通紅,身形有些狼狽。

物理攻擊對他的傷害不大,但精神層麵的攻擊太可怕了。並非他的防禦不行,而是他根本就沒想到對方有這種手段,其次也是第一次遭受這種無差別攻擊,讓他一時之間沒法反應過來,整個腦袋都是空白的。

「你走不掉!」

無敵屍皇大喝一聲,他身軀一躍,落在了巨碑之上。頓時間,一股強大力量降下,又硬生生的將種樹老人壓下去一寸。

「再來人!」

無敵屍皇呼喊一聲,足足有十幾位冥界至尊殺出,用盡全力鎮壓巨碑,憑藉通靈石帝的強大本體再次將種樹老人壓了下去。

此時此刻,種樹老人瘋狂在河水之中掙紮,他的力量太可怕了。更可怕的是,通靈石帝的本體竟然沒有半分裂紋,簡直不敢相信!

「送他去死海深處,那裡有神秘存在,至尊掉落進去也很難出來,應該可以困住他一段時間。」忘川河神大聲說道。

「好,大家一起發力!」

無敵屍皇應道。

「絕無可能,我怎麼可能會去那種地方!你們,給老子滾開!」

種樹老人徹底瘋狂了,他的力量再次變大。

同時,一道身影快速閃過,瞬間掀翻了無敵屍皇等至尊。

「老二,你很狼狽嘛!」

那道身影停住,調侃著種樹老人。而此人的麵容,赫然和種樹老人的人形狀態時的麵容一模一樣。

「哼,我狼狽何嘗不是你狼狽,我們本是一體,若非那顆神果將我們一分為二,又何分你我?」

種樹老人冷喝道。

「但現在,狼狽的是你可不是我。而我可是準備收割神果的,卻因為你而提前暴露了。老二,你說說你還有什麼用呢?不如被我吞吃了吧!」

那位新出現的種樹老人麵帶邪魅的笑容,而這話卻聽的人心頭大寒。

這傢夥,竟然和那個現出本體的種樹老人為一體,但卻偏偏說要將對方吞了這是何等操作?

太駭人了!

更關鍵時,這位的實力比剛剛被鎮壓在忘川河中那位種樹老人還要強幾分。

「要吞,也是我吞了你!」

現出本體的種樹老人目光中充滿殺意的看向另一個自己。

「麻煩了,兩個種樹老人,其實力都能堪比上一世巔峰期的我。兩位同在,我們的勝算太低了!」無敵屍皇低聲嘀咕,他能看出對方此時此刻還有閑情來鬥嘴就是因為不在乎他們!

不在乎,是因為對方有絕對信心可以勝過他們!

兩位實力堪比天帝的存在出現,就算李默的終極進化完成,那依舊敵不過他們倆!

除非將他們都拖入死海深處!

死海深處有大恐怖,據聞至尊進去也極難逃出來。這無數年中,天帝當年去過一次,在裡麵呆過一段時間。另外,還有三位至尊從裡麵逃了出來,隻是出來後都丟失了關於死海深處的記憶,部分元神也丟在了裡麵。

可是,種樹老人顯然是不願意進入死海深處的。以他們的實力,怎麼可能帶兩位種樹老人進入死海深處?

「轟隆隆!」

就在這一刻,法則樹傳來劇烈震動。

整棵樹拔地而起,上麵出現了一道道裂紋。

「好大膽子,竟然想要將法則樹吞了,倒是小瞧你了!」人形種樹老人冷笑一聲,他衝天而起,往第九界飛去。

法則樹的撼動不是偶然,正是李默在終極進化時依舊還缺乏不少能量值,於是他盯上了法則樹!

能夠孕育神果的法則樹,再怎麼著也能頂的過百位至尊!

而就在這時,死海深處中傳來了一聲悶哼。那人形種樹老人如遭雷擊一般從虛空中跌落。

「是誰!」

人形種樹老人嘴角溢血,他的神情變得有些惶恐。

一聲悶哼讓他受傷,那死海深處之中藏著的東西有多可怕當真是難以想象!

「是那個傢夥,他竟然蘇醒了?」

怪物形態的種樹老人大驚,他顯然得到了關於死海深處的記憶。由此可見,他先前死活不願意去死海深處絕對不是偶然,而是他知道裡麵到底有什麼!

而這位,赫然成了這場大戰的一個轉折點!

「裝神弄鬼,我沒時間和你在這玩。」

人形種樹老人說罷,直接撕裂麵前的空間,想要從這個空間通道直接抵達第九界。

「你們吵鬧半天,讓我蘇醒過來。這時候想走,怕是遲了」

死海深處中傳來一道古老的聲音,每個音節似乎都能夠讓時空為之震動。

話音落下之時,人形種樹老人麵前的空間通道直接震碎。

這,是一位曠世強者!

「你到底是誰?」人形種樹老人麵色無比難看的問道。他沒法走,此刻隻能硬生生的拽著法則樹,不讓李默將法則樹徹底吞下。

「這傢夥來自我們的世界,當年謀奪冥界,最後被冥皇鎮壓在死海深處。這傢夥的實力很可怕,冥皇將這一處空間徹底隔絕就是為了封印這個傢夥,讓他沒法吸取外界力量。法則樹之所以種在這裡,也有吸收這傢夥力量的意思。但沒想到,他竟然會在這種時候蘇醒。」

怪物形態的種樹老人說道。

「他是混沌王!老二,你為何以前都不和我說這事!」

人形種樹老人大怒,沒想到自己的分身竟然隱瞞了這麼重要的事。

「哼,你隻是我的一具分身,連原形都不存在的分身,知道那麼多做什麼?」怪物形態的種樹老人不甘示弱。

「法則樹嗎?有意思,原來你們是建木族的人。那麼,就讓我將你們都吃了吧!」

死海深處中的那位大笑一聲,一股巨大的吸力傳來。

隻是這股吸力持續不到三秒,就聽死海深處傳來一聲悶哼,接著就聽到那個聲音怒吼道:「冥皇,若我能出去,我必將滅你冥界眾生!」

「果然強大的可怕!」

無敵屍皇心頭驚懼,看向通靈石帝。

通靈石帝麵色有些難看的說道:「我不知道冥皇是誰,也不知道他是誰。但如果他們沒說錯的話,當年製造我的人應該就是那位冥皇了。」

「果然,冥界存在著大秘密!而我們,自以為無敵,卻不過是別人眼中的玩偶。此戰不管生死,我都要助那個小傢夥飛出這個世界,帶著我的期待去看看外麵的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

無敵屍皇低聲說道。

「那個傢夥既然出不來,你們就不可能有機會!」人形種樹老人冷聲說道。

接著,他撕開空間,殺向第九界!

「我隻要困住一位,就足夠了!」

無敵屍皇看向四周,大聲問道:「諸位,可願再跟我一戰!」

「戰,戰,戰!!!」

冥界生靈發出怒吼,他們跟隨無敵屍皇的腳步殺向那個怪物形態的種樹老人。

「你們還想困住我?還真是癡心妄想!」

怪物形態的種樹老人冷笑一聲,千足齊動,所過之處無數生靈被踩死。

無敵屍皇硬抗數下,數次重生。

通靈石帝的防禦強大可怕,硬生生的頂住了種樹老人的巨力。

忘川河神也有防禦辦法,化身為河水的他不是種樹老人幾腳就能踩死的。

可相比較起來,其他至尊可就沒那麼幸運了。

此時此刻,第九界中也發生著難以想象的大戰。

大道至尊在吞天魔尊死後就基本上清除乾淨了,可下方的混戰並非短時間內可以停下來。

李默的終極進化在吞吃了幾位大道至尊以後,儼然已經走到了關鍵時刻。

在這關鍵時刻,他盯上了法則樹!

張口一吐,九陽神火轟然炸裂,將法則樹露在第九界的部分樹枝點燃。

九陽神火灼燒法則樹的樹枝,這纔有機會將神果與法則樹的連線切斷,從而提前吞吃掉還沒成長起來的神果。

隨即,在法則樹的那截樹枝被灼燒到發黑時,李默猛地一吸,將那一截樹枝上半部分連同世界之花蛻變出來還沒來得及成熟的小神果吞入腹中。

神果吞入腹,卻無法轉化為能量值!

可怕的是,神果依舊連線著法則樹的那一截樹枝。

這一刻,李默知道想要將這顆還沒有成熟的神果吃下就必須連同法則樹一同吃下。若不然,他絕對沒辦法將神果從樹上單獨剝落下來!

如此,他也想明白了種樹老人為何一點也不擔心他們提前採摘神果!

已經走到這一步,他已經沒法停住腳步,唯有連同法則樹一同吃下!

法則樹晃動了數下,李默到底還是沒法短時間內將法則樹全部吞下。

突然,下方傳來的巨力消失,李默正準備趁這個機會將法則樹全部吞下時,人形種樹老人撕破空間走了出來。

沒有多說,人形種樹老人抬手便是一掌拍向李默!

「無極生太極,鎮!」

無極道尊一聲爆喝,一個太極圖憑空生出攔在李默前麵。

隻是這一瞬間,他的太極圖便被擊破。

「一念花開,君臨天下!」

狠人大帝說話了。

「傾天一劍!」

阿青出手了。

「天音化魔!」

雲渺渺拿出了她的天魔琴,這把琴被她祭煉多年,早已不是凡物。

「極陽鎮世!」

金烏老祖帶著金烏族的族長和長老出手了。

「唯我獨尊!」

佛陀也出手了!

「百萬神魔為將,億萬生靈為兵,鎮壓!」

魔主也來了!

「太極圖顯,天地玄黃塔鎮壓!」

太上老君這一刻沒有任何留手。

「誅仙劍陣,出!」

靈寶天尊也不慢。

「盤古幡,給我破!」

元始天尊慢了一步,但繼續跟上。

這一刻,無數生靈擋在了李默麵前。

他們,在盡全力保住李默。

李默看的眼中多了幾分濕潤。如果說大多數人和他有關係的話,那無極道尊、佛陀、魔主等人又和他有多大關係?可就是如此,他們仍舊出手了!

「吼!」

李默嘴裡發出一聲長嘯,他的體型放大到極致,如同一片金黃色的天空遮雲蔽日。他張口一吸,貫穿十界的法則樹以極快的速度往他嘴裡飛去。

而人形種樹老人的那一擊,也穿過無數人的抵抗,落在了李默身上!

「轟隆!」

李默身體傳來劇烈震蕩,皮肉綻開,金黃色的骨架全都露了出來。

這一刻,他的羽毛、皮肉就好似風化了一般從骨頭上剝落。

「你,到底還是輸了!」人形種樹老人冷笑道。

這一刻,第九界的絕大多數生靈麵露悲慼,他們絕望了!

此時此刻,他們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哪怕他們知道,對方贏了之後他們的世界連同他們都將走入滅亡,可他們沒有任何辦法對付這個種樹老人!

「吼!」

突然,已經隻剩下骨架的李默突然發出一聲高昂的吼聲,這聲音震動世界,虛空開始破碎。

「什麼?」種樹老人大驚。

冥界,無敵屍皇抬頭看著那種種變化,他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籌劃了無數紀元,到底還是成功了。隻要能夠拿下勝利,所有的犧牲都是值得的!」無敵屍皇喃喃自語,他麵對怪物形態的種樹老人沒有絲毫的反抗,任對方將他碾壓致死。

但,怪物形態的種樹老人卻停住了腳步,滿臉怒容的質問道:「你到底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沒做什麼!當年,我懷疑法則樹是另一個世界的人種下的,於是我倒是蒐集線索。在那段期間,我曾去過死海深處,從那裡麵得到了一些屬於混沌王的東西。這個李默可不僅僅隻是我的轉世之身,他的吞噬和融合的能力來自混沌王。這麼說,你能明白嗎?」

無敵屍皇笑了,他將那些能力都放到一起,最後弄出了一個所謂的係統,便有了今日的李默。看似李默這些年的進化以及成長都是他的能力,可天帝當年都沒戰勝種樹老人,怎麼可能依靠自己傳遞的經驗以及能量就能讓自己的轉世之身戰勝種樹老人呢?

而這,纔是天帝最大的底牌!

雖然當年的他並不知道死海深處被鎮壓的是混沌王,也不知道混沌王有多厲害。他隻知道,混沌王比他強,這就足夠讓他們達成合作!

而這一點,也是混沌王先前為什麼會突然出手的原因。哪怕有冥皇的封印,混沌王依舊出手相助,誰要以為他隻是因為被打鬧了沉睡才發火,那纔是大錯特錯!

無敵屍皇不知道冥皇是誰,也不知道混沌王是誰。當年的天帝也是如此,他們隻是做了一個交易。而這,也是為何無敵屍皇見到混沌王出手之後感到震驚的原因!

再回到第九界,李默的身軀再次發生變化。

他的血肉重組,骨架再次凝聚。一道道強悍無匹的法則之力將他裹住,人形種樹老人想要趁此機會將李默滅殺,但卻無法打破李默體表的防禦。

突然,李默雙眸睜開,一股駭人的氣勢蕩漾開去:「建木族的一隻小蟲子也敢逞凶,找死!」

說罷,他張口一吸,直接將人形種樹老人給吞了下去。

這一刻,天地為之靜止!

冥界中,怪物形態的種樹老人猛地張口咳血,當年吞了神果之後,他的一半神魂被分在了那具身軀之中。雖然他現在的神魂已經圓滿,可那具身軀到底和他有著很深的聯絡。

可還沒等他逃走,第九界傳來強大的吸力,將他吸走。

「十界重生,自此而起!」

李默的聲音響徹十界,一道道法則自他體內蕩漾開去,輻射陽間十界。十界的天道開始重組,靈氣自法則之中衍生而出。

「自現在起,天庭立,朕為天帝!」

「阿青、雲渺渺、葉一心、無極道尊、金烏老祖我賜你們新生!」

「所有破壞之處,回歸本源!」

李默的聲音接連響起,剛剛死去的許多生靈再次恢復原樣,迷茫的看著天空。他們隻記得,剛剛他們已經魂飛魄散,元神都被徹底擊碎

碎裂的地麵在恢復原樣!

九個已經生機全無的世界多了幾分生機,地麵上出現了綠草樹木,也有飛禽走獸孕育而出。

諸天城飛入了第十界,天帝宮再次出現在世人眼中!

千年之後,李默走入了死海深處。

「我本以為萬年之後你才會來!」

死海深處,混沌王的聲音響起。

「這個世界,已經無法容納我了,我需要去更大,更廣闊的新世界。」李默麵無表情的說道。

「放我出去,我帶你去。」混沌王道。

李默目光中閃過一道殺意:「不,你也將是我的食物。」

「為什麼?你明明也融合了我一絲元神,你就是我的一部分!」混沌王麵色變得有些陰沉。

黑暗中,一道身影走了出來:「輪迴億萬次都是從冥界開始,你元神裡麵的意識早已經被朕洗乾淨了。哼,建木族的人竟然敢在朕的地盤動手腳,接下來該滅他全族了!」

「冥皇?怎麼會」混沌王大驚。

「冥皇,我們的合作,就從建木族開始!」李默道。

「陽間歸你,陰間歸我!」冥皇走入黑暗之中。

這一瞬間,混沌王身上的封印解開,但力量卻被壓製到極致。李默張口一吸,將混沌王吞入腹中!

黑暗中,冥皇臉上露出了笑意:「隻有你自己的力量,才能吞下你自己。混沌王,你所看到的,又何嘗不是我讓你看到的?」

而吃了混沌王的李默,目光中閃爍著寒芒:「我的命運,隻能是我來主宰。這,僅僅隻是開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