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歷史 > 三國有君子 > 第一千章憤怒的情緒

三國有君子 第一千章憤怒的情緒

作者:臊眉耷目 分類:歷史 更新時間:2020-06-29 16:14:36

七姓夷王樸胡此刻喝的有些微醺,他見陶商一直也不太搭理自己,反而是跟自己麾下的那個王平聊的挺投機的,隨有些不太高興。

他端著酒盞,打著酒嗝,搖搖晃晃的來到陶商麵前,道:「丞相怎地忒的不給我麵子?這麼半天也不和我喝上一盞,莫非是覺得我酒量不夠好,陪不了丞相?」

陶商微微一笑,道:「樸大王誤會了,實在是陶某酒量不濟,陪不了大王,我不善飲酒的。」

樸胡使勁的搖著頭,道:「誰說的?丞相平定四海,乃真豪傑也,如此雄飛的人物,如何能不會喝酒?我確不信,當真不信!」

陶商輕輕的擺著手,道:「夷王喝多了,陶某並不是什麼英雄豪傑,也不是什麼雄飛人物,這些年之所以屢戰屢勝,憑的全都是手下的一眾弟兄。」

樸胡醉眼矇矓的四下看著,道:「哦?是那幾位弟兄,給否給我介紹介紹?」

陶商拍了拍手,便見許褚,徐晃,高覽,紀靈,麴義……這些五大三粗的壯漢紛紛站了起來。

「陪夷王喝好。」陶商吩咐道。

「諾!」幾名大漢回答的很是乾脆利落。

七姓夷王樸胡醉了,他醉倒在了巴地這片沃土上,他是被金陵軍的將領們的豪邁給灌醉的。

這一場酒可謂是喝的昏天黑地,除死方休。

不多時,卻見醉倒不省人事的樸胡被帶下去了,而陶商他們則是回到了自己的行營。

進了營寨之後,郭嘉則是派人送來了一封密報。

陶商拆開來看之後,頓時楞住了。

眾人見了陶商表情,心下都是有些好奇,隨即問道:「丞相如何是這幅表情?」

陶商淡淡一笑,道:「是曹丕派人送來的信箋,他果然是還活著。」

張遼在一旁詫異道:「果然如同丞相所料,曹操還真是沒有殺這個兒子,如此甚好,這樣一來,丞相的計謀就可以得以施展了。」

陶商輕輕的點了點頭,道:「不錯,曹丕在信上也是這麼說的……而且他還說,他此番和曹昂來此,同樣也是想拉攏漢中的夷民,看來,我們剛剛見完的那位七姓夷王,很快就會見到川蜀中人了。」

一聽陶商這麼分析,眾將都有些急了。

麴義道:「丞相,我們這次來,所帶兵馬不多,倉促間隻怕吃不下樸胡的那些夷兵,依照丞相之見,此人可是會被曹昂等人招攬過去?」

陶商的表情變得很認真,和平時玩笑時的神情不一樣。

他認真的思考了一會,隨即道:「我覺得很不好說,具體還要看西蜀那邊給樸胡開出什麼條件了,這個人沒有什麼義理和公義之心,若是對方的條件高過我們,他很有可能帶領巴民倒向西川。」

許褚聽了,打著酒嗝道:「既然如此,那就乘這事還沒有落定之前,先斬了那個樸胡,他今夜喝醉了,咱們此番兵馬就算是不多,但乘夜偷襲樸胡的營地,取下他的首級還是十拿九穩之事,丞相您看如何?」

陶商搖了搖頭:「不好,殺樸胡雖然容易,但若是這樣一來,就容易違背了我們當初來此的初衷,區區巴地之眾,若是要剿殺,大軍直接掩殺過來便是,何必還需如此周折,而且一旦這樣做了,就是等於徹底失去了收服巴地夷民之心的機會,此事萬萬不可。」

眾人恍然的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丞相,那現在怎麼辦?」

陶商輕輕的晃了晃手中的信箋,道:「這不是有曹丕麼?我倒是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願意聽我的話,若是他這次做得好,我倒是真有可能日後會好好厚待於他……畢竟這孩子也不容易。活的太憋屈。」

……

而與此同時,已經與曹昂一同抵達了巴地附近的曹丕,正在自己的帳篷裡,獃獃的望著火盆。

曹昂,包括吳蘭,雷銅等人都已經睡了,唯獨曹丕睡不著。

他隻是靜靜的盯著那個火盆,臉上露出獃滯的神色,也不知道他正在想些什麼事情。

過了一會,突然見曹丕將手中撥弄火盆的棍子,用力的扔進了火盆中,力道之大,竟然是將火盆給打翻了。

曹丕猛然站起身,咬牙切齒的低聲道:「陶商……曹孟德……你們把我當什麼了?一個個的都把我當人了嗎?我做錯了什麼,你們一個兩個的都要這樣對待我?」

曹丕越嘀咕越氣,一張臉幾乎都要變成了豬肝色。

少時,方見他的情緒慢慢的平穩了下來,然後他重重的一拍手,道:「你們不仁,就休怪我不義,什麼父親不父親,宗族不宗族的,你們兩個拿我當棋子,我讓你們兩個都不好過!」

想到這的時候,曹丕不由發出了有些變態的笑聲,彷彿自戀,亦是彷彿在發泄。

但他怕曹昂聽到,因而還不敢笑的太大聲,時間一長,卻是把自己給笑嗆著了。

……

幾日後,曹昂抵達了巴地,他不敢和陶商直接硬碰硬,隻是暗中派人聯絡那個七姓夷王樸胡,並帶上了自己的祝福和誠意。

果然不出陶商所料,那個樸胡確實是個見風使舵之人,他先是拿了陶商的好處之後,如今又見到了曹操的好處,立刻心生貪念,吃了一家的還想吃下一家,於是也是照本全收,將曹昂的好處又盡皆手下,並許諾支援,可謂是兩不得罪。

但這種態度,著實是讓曹昂很頭疼,若是在別的情況下,他很有可能就發飆了,但在這樣的情形下,曹昂也不敢輕舉妄動。

就這這個時候,曹丕給曹昂出了一個主意。

「大哥,實不相瞞,其實在從劍閣出發之前,父親就已經授命於小弟,讓小弟充當內應,引誘陶商中計。」

曹昂一聽大吃一驚,道:「還有這種事情。」

曹丕點頭道:「這是父親給我的一個機會,我自然應該抓住,兄長回頭可派人前往劍閣,向父親求證。」

曹昂很是爽朗的一笑,道:「那倒是大可不必,你我乃是兄弟,何必如此?不過二弟可是已經向陶商使用了計策?」

曹丕點頭道:「按照父親的吩咐,此事已經準備就緒。」

曹昂問道:「那接下來,二弟打算如何?」

曹丕道:「這個樸胡左右賣好,哪一方也不得罪,但偏偏誰家的好處卻也都拿,說白了,他自己也不可能心中不明白此舉甚不穩妥,因為這兩方勢力,哪一方也不是他區區一個夷王能夠得罪的起的,」

曹昂點了點頭,道:「此言有理,那依照二弟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咱們可以利用一下這個樸胡,或許可以除掉陶商!」

頂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