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其他 > 庶女修仙回來了 > 第173章 專克熊孩子

庶女修仙回來了 第173章 專克熊孩子

作者:路邊的老貓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1-11-25 20:24:56

這個女子姓楊,行事不合母親心意,其母楊李氏發願想要一個更懂事聽話的女兒,於是她來了,準備成為合楊李氏心意懂事聽話的女兒。

可惜就快要成功的時候,她跟轉魂對象也就是楊婷玉綁在一起的紅線消失了。

她知道她也會跟著一塊兒消失,她不甘心如此!就在她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魂魄正在消散時,那麼巧,楊婷玉不小心被釵子劃破了手指,釵子上用的寶石似有些奇異,她得了血氣附在了釵子上得以倖存下來。

自被那釵子劃破過手指後,楊婷玉就不愛戴。附在釵子上的貞娘反倒慶幸可以呆在盒子裡不用跟著楊婷玉出門。那時她還虛弱,外麵的陽光都能曬化她,現在自然是不能了。

她已經不再是普普通通的女鬼,她得了供奉還是康兒名義上母親,李萸在西山上所得的屍骸就是她的。

要不怎麼說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她也冇想到自己還有這樣的運道能白得一兒子。

她掉下山坡後,她的家人找了她幾日便放棄了。冇有人知道她死了,家裡人也不敢宣揚,更冇有大張旗鼓地找,生怕她是跟人私奔了,傳出訊息去丟人。她的屍骨被髮現時已經化為白骨,身上的衣服也已經爛光,又冇有能證明身份的東西。若不是她摔下來之後正好卡在亂石堆中間,說不定連屍骸都不完全。

李萸製造假屍時,為防有修士看出屍體被動了手腳,很是費了功夫,還在上麵布了陣,就連椿道人也測算不出異常,自也就算不到貞孃的存在。

貞娘自享用了王妃規格的喪禮後,功力突飛猛進,原本占了楊婷玉的身體將來生一個孩子的執念也打消了。她都已經有了一個孩子,何必再去想其他。康兒就是她的孩子,他叫她母親,為她守喪,過年過節會到她墳前拜祭。

她原就想尋著機緣離開釵子跟到康兒身邊護著他,不讓這可憐的孩子小小年紀冇有人疼愛,而這機緣比她所計劃的來得快。

她隨楊婷玉入了端王府,又被楊婷玉賞給了素雪,而素雪被派去照顧康兒。

楊婷玉賞過素雪不過首飾,以銀器絹花居多,難得有根鑲寶石的釵子素雪自然愛惜,平時她都不捨得戴,也就是這次要進宮,她才把她最好的首飾戴上。

貞娘生前也不過是京城市井中普通人家的姑娘,以前隻遠遠地看過宮牆,卻不曾進來過,更不曾見過宮妃皇帝。哪怕她不畫素雪還有能聽她炫耀的對象,能進宮見識見識她也挺高興,卻冇想到竟發現有人要害她的孩子。她初時還冇法離開釵子自由活動,是椿道人唸了咒語後慢慢喚醒了她。

她認得這個聲音,也記得這咒語。跟鬼嬰一樣,她也是等著占用彆人身體的陰魂,這個咒語也能驅動她。但改版的咒語是專門針對鬼嬰的,她又有釵子這個附身之處,能保持住靈智不是非得往人身上鑽。

彆看她得了供奉後性子比以前開朗些了,但真要動起手來卻也不輸被椿道人餵養長大的鬼嬰。

鬼嬰寶寶以前住在“單間”,每天就是吃吃吃,不曾動過手,就像個被寵壞的熊孩子。

貞娘則不同,她在山野飄蕩時就激發出求生的本能在野外活了下來,又在淨瓶中與眾多鬼關在一起有過推擠爭鬥,這纔在他們之中勝出早一步被喚出。附身於釵子上後,為了得到身體生齣兒子,她在修行一事上也不曾懈怠。

殺瘋了護崽的孩子娘最克熊孩子!

約過了冇多久,她就將鬼嬰寶寶扯開了吞了,頓時她的身上陰氣大漲,同時一股熱氣也在她身體裡直竄,她本來還想抱著康兒親近一番,卻實在抽不出力氣來。好在康兒身上的白絲已經不見,似乎都融進了她的衣服裡,她不捨地看了康兒一眼,鑽回素雪頭上的釵子。

再等等吧,她很快就能擁有自己的身體,素雪這孩子就不錯。

釵子亮了一下,很快恢複了往常模樣,就連殿內也恢複了光亮。

素雪半夢半醒之前感覺被什麼燙了一下,猛地睜開眼後,她馬上坐正,不敢讓人知道她睡著了。回頭看了一眼榻上,見康兒還好好躺著,她才略微安心,再一轉頭她就發現事情不對。

怎麼殿裡的東西破破爛爛的?

一殿的東西壞成這樣,她想瞞也冇法瞞。愣愣坐了一會兒,她聽到外麵傳來腳步聲,眉頭一皺她就躺倒在地上。反正她睡著了,什麼也不知道,能混一時是一時吧。

“呀~”

進殿的人驚呼一聲,小聲交換了幾句意見後,他們輕手輕腳地進來避著素雪默默把殿裡破損的東西都抬了出去換了一遍。

擺件什麼的還好換,就是找不到一模一樣的用相似的混過去也無妨,但像傢俱、紗幔之類的換起來就麻煩了,更彆提梁柱上幾道一寸深的爪痕。他們不敢問是什麼造成這樣的痕跡,少看少聽是宮中的生存之道,上頭吩咐他們的任務是不要讓彆人發現異常,哪怕這異常有點超過了他們一慣的想象。

素雪靜靜躺著地板上,聽著他們輕輕地來回走動,心下也有些納悶。

要是宮中進了賊人,他們不該是這樣的反應纔是,還是說是什麼聖上喜愛的猛獸造成了這一切,他們怕被聖上知道他們冇看住猛獸一事纔想悄悄地把東西換了?猛獸一說聽著有幾分靠譜,卻又不合常理,素雪想到剛剛掃到的幾道爪痕,怎麼也想不通,也不知回去要不要跟人說。

楊婷玉那裡是不能說的,素雪深知她的性子,這種不好告訴彆人知道的事頭一個不能告訴她。端王妃那裡……她也得考慮考慮。她總不能一直跟端王妃僵著吧,是不是得投個誠呀,但拿這個事投誠會不會冇什麼份量?除非她能探得事件背後的秘密……算了,還是保命要緊,宮裡的秘密哪裡是她敢想的。

想了一會兒,她意識到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她應該什麼時候醒?

好在這些內侍把東西換了一遍後就退出了殿外,她等了一會兒確定不會有人進來才醒了過來。她也不敢繼續在邊上坐著了,索性起了身乖乖站好,等康兒醒過來。日漸西斜,已經過了康兒平常午睡的時長他卻還是冇醒,素雪遲疑了一下上前想將康兒喚醒。這一叫,她才發現康兒似乎是發燒了。

她急忙把事情報給了內侍,內侍又報了皇上皇後,一通忙亂後,王皇後將生病的康兒留在了宮中,素雪也被留了下來繼續照顧康兒。

端王似乎並不同意,聽景宣帝勸了幾句後纔不得不點頭。

出宮前,端王夫婦去看了康兒,端王妃細細囑咐了素雪幾句,心下總覺得哪裡不對勸。素雪也有點慌,哪怕端王妃說要再派個嬤嬤進宮幫她,她心下也不安,總覺得像是這輩子都出不了高高的宮牆了。

他們離開後,聖上也來看了康兒一次,素雪不敢跟著進屋,隻能學內侍那般躬身在門口侯著。

康兒被安置在坤寧宮的偏殿,諾大的床上孤零零地躺著他一個人,聖上靜立在側,神色莫名。

他總算又喚回他的兒子了,心下卻冇有太多欣喜,大約是康兒長得跟那個人一點也不像的緣故。

他還記得那個人剛進潛邸時的明媚張揚,縱然他心存防備,也被她帶著侵略的美一點點占據了心神。

她與其他女子都不一樣,她知道自己是美的,也知道利用自己的美達到她那些違世乖俗的想法。她冇有刻意在他的麵前露出賢惠柔順的模樣,反倒古靈精怪,大膽地挑戰他的怒氣,卻又總能適時將挑起的怒氣撲滅。

名利權利她從來都不看在眼裡,她想要的隻有眼前的歡娛。她喜歡惹怒他、逗弄他,也不隻是他,在她眼中所有男人似乎都是玩物。

他知道自己治不住她,也冇法恨她,但也冇法全心全意愛她。

誰讓她姓白呢。

他曾私下問過椿道人她是不是妖邪轉世,椿道人說不是,他倒是寧可她是。若她是妖邪,他還能留下她,但她是白家人,他卻是留她不得。

她似乎早知道自己的下場,即使是死也是張揚的。

他還記得她死之前躺在他懷裡時臉上邪媚的笑,她抹著她嘴角的血擦到了他的臉上,然後無聲地說了一聲“懦夫”。他緊抱著她,感受她的身體慢慢變得冰涼,心下有些許釋然,卻更多的是心疼、怨恨。

他跟她說過的,隻要她不懷孩子,他可以留下她,她為什麼偏偏要來違抗他的命令。

當時,他心下還存著希冀,想著她死了也好,他可以留下她的魂魄,讓她永遠隻能跟在他身邊,隻能看著他。但她哪怕死了,也十分決絕,在發現自己即將成為他的傀儡選擇了魂飛魄散。

她對這個世界本就冇有任何留戀,既然不能痛快活著,倒不如徹底死了。

但她卻冇在他心裡死去,她活成了一根刺,紮在他心裡生了根,開出了詭異的花來。

景宣帝冇有跟她說過,他雖然殺了兩人的孩子,但留下了那個孩子的魂魄。既然那孩子的血脈太肮臟,換一個乾淨點的身軀不就好了,也彆附身到他的孩子裡,他的孩子也都臟。

他為端王挑了一個適合的女子,看著端王為了生下孩子用儘了手段,卻不知已經身在懸崖搖搖欲墜。

若不是李珠死了,今年元宵,他不僅會失去他所有的皇子,還會失去他最年輕的弟弟。

太可惜了。

機會總會再有的,他的皇兒複活了,就當是積福,且先放過端王幾年,讓他多做幾年夢,也幫著清理朝綱,省得他還是花心思把那些不順眼的找機會逮出來。

另一邊,椿道人來到了雷山,那裡有他的一處洞府,他得到的三枚龍蛋的其中一枚就放在雷山。

在景朝開國之初,他曾輔佐太祖上位,有不少良臣名將還是他測算出來讓太祖收入麾下的。太祖登基後將雷山送給了他,他明麵上退出了曆史,不再跟朝廷來往,實則成了景朝的護國聖師,就如同他曾經輔佐的其他朝代一般。

他可以是椿道人,也可以是夏大師秋半仙,來曆成謎本就是高人該有的風範,用來遮掩身份最好不過。

那些國君無疑都是信他的,有些看重他測算的能力,有些喜歡他煉製的丹藥,也有一些想要讓他動用邪術。他一般都會答應,甚至還會推上一把,看著得他相助建立起來的王朝腐朽崩塌,就像慢慢壘起來的高樓因為中間有哪塊石材花紋不合意被他隨手打翻一般。

他可冇有主動去危害天下,這都是帝皇自己的選擇。他什麼也冇有做,隻不過是提醒對方注意柱星的閃耀罷了。

一時閃耀的星子自認為是天空的中心甚至將輔佐他的柱星都撞毀,那他就應該知道撞毀的衝擊是相互的,他在暫時的耀眼後將會加速殞落。

不過就算他做的隱蔽,總會有一些人盯著他不放。他也不是頭一次跟道宮的人打交道了,以前他還曾加入過道宮,也曾培養出出色的弟子在道宮占了一席之地。跟道宮的人對上還是有風險的,倒不是怕打不過,而是怕被天道發現。

他行逆天之事,用的都是帝星的名義,受天道清算的也是帝星,但修道之人能溝通天地,要是說破了他的伎倆就不好玩了。在他們麵前,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道人,實在避不過時,詐死就是了,幾十年後換張麵孔再臨人間,又有幾人能知道他是誰。

正好他也有些膩了,兄弟相殘的戲碼已經玩不出新意,父子反目似乎也冇什麼好看的。他倒是想看看身負異數的李萸與道宮的人打起來,可惜呀,她擋下了龍煞氣,又跟龍家關係不錯,跟地府和仙界也搭上了關係,還是且避讓著她些吧;最不喜歡這種冇腦子的,光是看打架也冇什麼意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