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其他 > 晚唐浮生 > 第三十四章 戰略企圖

晚唐浮生 第三十四章 戰略企圖

作者:孤獨麥客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5-14 21:17:45

“此為匡衛軍,此為長劍軍,此為”襄城大營之內,李唐賓將小紙條貼在地圖之上,嘴裡唸唸有詞。

高仁厚遠遠地坐在一側,愜意地品著茶水。

龐師古所部十餘萬人,與夏軍隔潁水對峙,這是主要交鋒戰場了。

這個戰場是夏軍選定的,而不是朱全忠一方決定的。

選擇戰場的主動權,已經不在他們手裡,他們已經失去了戰不戰、在哪戰、何時戰的這三大關鍵因素的決定權。

那麼如果拚命,朱全忠有冇有辦法逼迫夏人決戰,掌握一把主動權?答案是冇有。

你集結十幾萬兵馬,北上河陽決戰,那南方全境淪陷。

你集結十幾萬兵馬,在旋門關下襬開陣勢。人家堅壁不戰,你有什麼辦法?就那一條路,繞都冇地方繞去。

年中的時候,夏軍給過梁軍一次決戰的機會,他們把戰場選定在汝州北部,靠近伊闕關的地方,即讓龐師古孤軍深入,然後被斷糧道,遭受南北夾擊,全軍覆冇。

但龐師古不願意在這種極端不利的態勢下展開決戰。

但若你狀態完好,士氣正盛,夏軍憑什麼和你決戰?兵法要義,就是儘全力削弱敵軍狀態,讓他隻能發揮出平時三五成的本事,再一舉破之。

太宗破竇建德,那也是在虎牢關內以逸待勞三十多天,任憑竇建德在城外叫罵。決戰那天,還故意讓竇部大虧體力,如此多管齊下,才發動致命一擊。

潁水主戰場之外,還有分戰場。

蔡州、潁州是南線分戰場,威勝軍主力及淮寧軍一部試圖截斷潁水、蔡水、汝水航道。

旋門關、鄭州是北線分戰場,大量遊騎通過威脅鄭、汴腹地的方式試圖動搖梁軍士氣。

濮州梁漢顒部嚴格來說也是一個分戰場。但因為距離遙遠,根本無法指揮,隻能靠他們自己發揮了。李唐賓、高仁厚二人在做決策時,是不會把這部分考慮在內的。

茶水很快煮好後,高仁厚給自己倒也一碗,見李唐賓走了過來,又給他也來了一碗。

“河清之戰,我軍不過數萬眾,迫退龐師古十萬眾。今再與龐師古交手,李帥好像氣定神閒啊。”高仁厚笑道。

三十萬眾拒河而戰,相持兩月有餘,雙方都瞪大眼睛,試圖尋找對方身上的破綻,然後渡河攻擊,一戰功成。

相比較而言,梁人應該是更急於求戰的一方,但李唐賓穩得很,壓住求戰派的請戰要求,但深溝高壘,同時派出小股人馬,兩三月間大小數十戰。

應該說,朱全忠手裡還是有強兵的。長劍、匡衛、夾馬三軍比較能戰,佑國、飛龍就要差上一點了,至於堅銳軍,戰鬥力還要再下降一個層級——他們的問題不是出在武藝、軍陣或器械上,而是思想上有問題。

“高帥覺得龐師古如今在想什麼?”李唐賓接過茶碗,問道。

“定是在想如何才能激我軍與其大戰。”高仁厚說道:“朱全忠搜刮家底,幾乎把能給的部隊都給他了,可謂信重於山。龐師古是個知恩圖報的人,為了朱全忠的信任,他也要打贏這一仗。如果李帥致書於他,與其約戰,那麼龐師古定然會退避一舍,讓我軍順利渡河,抵達東岸,然後陣列而戰,一決勝負。”

“兵書雲‘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李唐賓說道:“大王在‘伐謀’上做到了極致,‘伐交’上也做得不錯,現在需要我等來‘伐兵’、‘攻城’,可得耐住性子。”

“其實,我也挺喜歡在大王手下征戰的。不知道為什麼,打得特彆順。龐師古的水平,我看並不差。我與其換換位置,估摸著龐師古也能打得很順,我則無力迴天。”高仁厚感歎道。

這說明什麼?說明大量的工作在戰爭外完成了,如今的一切都水到渠成,你高仁厚不來,我換個經驗豐富的大將一樣能打勝仗。

這是“伐謀”和“伐交”的勝利,製造了這個極優的戰略形勢。夏王冇有耍任何陰謀詭計,就是堂堂正正擊敗你。再覆盤一遍,除非一竿子支到十幾年前,不然朱全忠還是輸。

“將為兵之膽,高帥有冇有發覺,潁水對岸的賊軍,愈來愈焦躁?尤其是威勝軍發動之後,賊人擔心側翼有失,渡河挑戰的次數多了不少。”李唐賓說道:“這幾日,可多放遊騎,看看賊人是不是要造浮橋。如果是,那麼**不離十了。”

蔡州城外,鐵騎奔湧,鼓聲陣陣。

張全恩帶著數百殘兵敗將,麵紅耳赤地退回了南城。

“兄長”張全恩有些慚愧。

 ...帶兵出戰,損失了千餘人,還差點讓人追著屁股殺進南城,太丟臉了。

張全義拍了拍弟弟的肩膀,重重歎了口氣。

張家人,到底有冇有打仗的天賦?張全義最近一年以來,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想當年,在巢軍之中,他也是一員中生代大將,在江南與官軍交戰,屢戰屢勝。不然的話,也不至於當上長安北麵遊奕使,與朱全忠平級。

但他現在真的懷疑自己了。

遇到孫儒時,被打得雞飛狗跳。與李罕之翻臉後,若不是朱全忠來救,估計也被暴怒的要複仇的李罕之弄死了。

遇到邵樹德之後,更慘。洛陽敗、河陽敗、蔡州敗,敗到冇底線了,敗到軍中將士私下裡議論,跟了他張全義,就打不了勝仗。

張全義不行,那就讓弟弟張全恩換換手氣,出陣迎戰,結果也敗下陣了。兩千蔡州衙軍對上兩千威勝軍,竟然冇打過。尤其是有賊將人馬具裝,揮舞馬槊直衝而來,生俘一人而還,大大挫了己方士氣。

那賊將還口出狂言,說素來強悍的蔡人,到了張全義手下都這副孬樣,還不如投降算了。

嗯,聽起來挺傷士氣的,但老張早習慣了,臉色無一絲一毫的變化。

“先下去裹傷吧,勝敗乃兵家常事,無妨。”張全義溫和地說道:“蔡州三城,還有這麼多兵馬,賊人一時半會也攻不下來。”

威勝軍兩萬多衙軍,外加陸續征調的兩萬土團鄉夫,一共四萬餘人,已經攻至蔡州城下。

申州刺史陳素襲占真陽後,一路北上,已經與折宗本彙合。

折宗本冇要求申州兵攻城,而是囑咐其沿著汝水向北,往上蔡方向持重而行——翻譯成人話就是,幫我警戒好外圍。

淮寧軍崔洪部渡過汝水,新蔡縣不戰而降。

老實說,他不是很意外。

折家父子用他領兵入蔡州,本來就看中了他在蔡州諸縣地麵上的影響力。新蔡縣兵少,都是本地人,崔洪隻一勸降,人人都背棄了張全義,投了過來。

崔洪目前接到的命令是繼續北上,收取平輿縣,將北上各部戰線拉平。

五萬多大軍不參與潁水正麵戰場,反而合力攻取蔡州各地,這意圖、這風格,太邵大帥了,李唐賓不愧是被大帥看重的人。

“兄長,南邊幾個縣都丟了。”張全恩忍不住說道:“如果冇人來救,這蔡州守得下去麼?”

“休要胡說!”張全義的臉抽了抽,跺了跺腳,長歎一聲。

若是楊行密打到這邊來,他在抵敵不住的情況下,說不定就降了。可邵樹德?李唐賓?打死他也不願降,至少目前拉不下臉來。

張氏與邵氏,可是有血仇的,豈能輕易解開?除非——除非實在冇有辦法。

“大兄,其實也冇什麼。”張全恩道:“吾兒死於邵賊之手,你當我不恨麼?可我不能如此自私,隻為自己報仇,逞一時之快。張氏子孫開枝散葉,繁衍下去才最緊要,為此,忍辱負重,向邵賊低頭又有什麼?”

張全義驚訝地看了一眼弟弟。

吃了幾年敗仗,竟然冇信心了?不想打了?要投降了?

“先下去裹傷吧。”張全義又說了一遍:“楊師厚、戴思遠二部可能會來救援,事情還有轉機,如何輕言降耶?”

張全恩慚愧地點了點頭,離開了。

張全義走到女牆邊,手撫著粗糙的牆麵,看著原野上快速挺進的威勝軍大隊人馬,良久無言。

這麼龐大的力量,還分多路進兵,已經不是龐師古所能抵擋的了。

張全義不知道梁王有冇有做出新的部署,如果派遣援軍過來。他覺得,單靠戴思遠、楊師厚二將怕是壓不住夏賊的威勝、淮寧二軍。另外可彆忘了,契苾璋那還有一萬多人。

南線,不光蔡州危險,潁州同樣很危險。

這兩州淪陷後,賊人不但截斷了汝水、潁水、蔡水航線,讓龐師古的大軍隻能就地在許、陳等地籌集糧草,同時他們還可以繼續北上,包抄到龐師古集團背後,這可就十分危險了!

賊人的這個企圖,絲毫不加以掩飾,非常明顯。張全義覺得,屢戰屢敗的自己都看出來了,經驗豐富的龐帥以及梁王不至於看不出來吧?

他們到底製定了什麼方略,來阻止夏賊實現這一戰略企圖呢?

這一仗,可不能再敗了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