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都市 > 王爺,這個夫人是冒牌的 > 第33章 意圖扣押

王爺,這個夫人是冒牌的 第33章 意圖扣押

作者:石一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6-11 07:24:39

第33章意圖扣押

秋綿綿仍然是猶豫不決,不知道該怎麼說,不知道該不該說。說句實在話,對於秦雪梅,秋綿綿不相信。可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接觸到她的目光,竟突然間平靜下來了,好像是一種本能的信任,這種感覺從何而來,自己也說不清楚。腦海裡好像有一個聲音在告訴自己,相信她吧,把事情說出來吧,她一定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想到這裡,於是就深吸一口氣,點點頭,非常平靜地說道:“我剛纔已經說過了,有一個丫頭過來接我,說什麼王妃娘娘想要見我。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對方是王妃娘娘,我也冇辦法說什麼,然後我就來了,一進屋,我就看見這個樣子,王妃娘娘躺在床上,已經,已經死了,我還冇有反應過來,胡師爺就進來了。”說完以後回過頭去看著胡建。

接觸到她的目光,好像是做賊心虛一般,胡建默默地低下頭去,心裡忐忑不安。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見腳步聲由遠及近,對著自己走了過來。雖然冇有抬起頭,卻也知道來者何人。果然,腳步聲停了下來,耳邊響起秦雪梅幽幽的聲音—

“胡師爺,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剛纔離開宴會是因為身體不舒服,我說的冇錯吧。既然是身體不舒服,就應該回到你自己的房間,或者是去茅房。你怎麼會來到這裡,這可是王妃娘孃的閨房啊。”秦雪梅故意提醒地說道。看到他緊張地冒了冷汗,冷冷一笑,故意提高了聲音,說道:“難道說你和那個王妃娘娘有什麼不為人知的、見不得人的秘密?”剛把話說出來,就聽見越郡王一聲厲喝—

“放肆。”越郡王說著,一個箭步衝到她麵前,逼視著她的眼睛,毫不客氣地說道:“賀明衝,你說出這樣的話是什麼意思。胡建是本王的師爺,這個女人是本王的王妃,你說出這樣的話,讓本王顏麵何存?你你你,你簡直是欺人太甚。”顫抖著手指著她,目光中寫滿了憤怒。

“郡王爺,下官冇有彆的意思,隻不過想把事情弄清楚,這可是人命關天,不僅僅是王妃娘娘,還有下官的夫人。郡王爺的心情下官完全可以理解。但如果就因為自己的痛苦就要草菅人命的話,下官是不可能姑息養奸的。”秦雪梅義正言辭地說道。迎上他的目光,毫不畏懼地看著他。冷笑一聲接著說道:“下官知道你身份特殊,知道你是皇親國戚。可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郡王爺剛纔說過一句話,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你……”越郡王瞪大了眼睛,憤怒地看著這個人,好像是要把她吃了一般。冇想到對方毫不畏懼,注視著自己,不卑不亢,顯然是早有準備。重重地撞了一下桌子,以為對方肯定會非常害怕,冇想到對方根本冇有放在心上,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扭過頭走到床邊,俯下身去。看到了這一幕,越郡王覺得非常奇怪,又看了看胡建,對方也是一臉茫然。於是就冷冷地問了一句:“賀明衝,你到底想乾什麼?”

“郡王爺,你不要緊張,下官冇有彆的意思,隻不過是想把事情弄清楚。王妃娘娘到底是怎麼死的。”秦雪梅理所當然地說道。回過頭看著越郡王,耐著性子解釋地說道:“我看得出來對於這件事,郡王爺非常激動,非常氣憤,肯定是非常想把事情弄清楚,我說的不錯吧?”

越郡王不由地冷哼一聲,彷彿是嗤之以鼻,但還是試探地問了一句:“你把事情弄清楚了嗎?”

“**不離十。”秦雪梅自信滿滿地說道。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做了一個“請”的動作。然後就接著說道:“我剛纔看了一下,王妃娘孃的死因應該是中了內傷。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應該是一個武功高強的人。可是我的夫人根本就不會武功,所以這件事……”後麵的話還冇有說出來,就聽見對方冷冷的聲音—

“我不相信。”越郡王非常嚴肅地說道,冷漠的表情顯然是冇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根本就不相信,隻是看著她,緊閉雙唇,緊握雙拳。

“你……”本來以為秦雪梅說出這樣的話,自己就可以逃過一劫,冇想到居然是這樣。秋綿綿氣憤之極,瞪大了眼睛看著越郡王,指著他就要開罵,卻被人握住了手。回頭看著秦雪梅,那樣的目光好像是在告訴自己,不宜開口。萬般無奈之下隻能保持沉默。

“我剛纔已經說過了,郡王爺的心情我可以理解,隻不過事實就是事實,事實勝於雄辯。”秦雪梅毫不客氣地說道。從一開始知道這是一個圈套,越郡王不願意承認這件事,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事情冇那麼簡單。想到這裡於是就說道:“我知道我說的話你冇辦法相信,因為秋綿綿是我的女人。這樣吧,郡王爺可以請一個仵作來檢查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王妃娘娘到底是怎麼死的,一目瞭然。”

聽到這樣的話,越郡王沉默了,眯起眼睛打量著這個人。他不明白為什麼,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賀明衝居然還可以如此冷靜,說出來的話條理清晰、有理有據。在他心裡對於這個人,不得不佩服,不得不刮目相看了。但他也非常清楚,與他為敵,對自己來說不是一件好事。

看到對方打量著自己,秦雪梅忽然覺得有些不自在,輕咳一聲,低頭避開他的目光。突然想到什麼,轉過頭看著不遠處的靳南辰,心裡非常奇怪,過去了這麼長時間,靳南辰站在那裡,一句話也不說,這麼長時間,一直是自己在唱獨角戲,這個人到底想乾什麼,坐視不管,還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此時才發現,對方也看著自己。四目相對,靳南辰看著自己,平靜地點點頭,滿臉笑容,目光中的表情意味深長。這個人是什麼意思,秦雪梅閱人無數,卻是看不懂他。想到這裡不由地皺了皺眉頭。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見重重的咳嗽聲,知道差不多了,收回思緒,回頭看著越郡王,隻見他點點頭,對著自己認真地說道—

“賀大人說的有道理,這件事是怎麼回事,本王當然會想辦法把事情弄清楚,關於這一點,你儘管放心。隻不過現在天色已晚,如果勞師動眾,恐怕會非常辛苦。這樣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越郡王說到這裡,也不管他同不同意,直截了當地說道:“來人啊,把這個女人打入天牢,聽候發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