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都市 > 巫妖之城 > 第九十章假象

巫妖之城 第九十章假象

作者:一陣小風冷颼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1-15 00:29:04

女孩離去的背影在明顯的發著抖,在這樣深鬱的樹林中顯得孤單而弱小。

「你...」何術雖然仍有懷疑,但是心卻軟了。

「你,你是不是不捨得我!隻要你說!我就會為你留下來!」那女孩突然轉過身來,似在期待。

「我、我不知道!」何術隻覺得頭痛欲裂,他一隻手仍舊抱著淩霄,一隻手扶著額頭,但是雙腿卻跪了下來。巫茜茜飛身落在他的身邊,伸手去扶。何術本能的躲了一下,但是卻仍舊被她抱在懷裡。「你相信我!一切都會好的。」

他們找了個僻靜的山洞安頓下來,巫茜茜給山洞加了封印,連何術都無法進出。

「你放心!」巫茜茜真摯的看著他,「聖巫族的人還沒有走遠,這樣是為了保護你們不被發現。」她這樣說。

何術隻覺得額間疼痛欲裂,隻由得身邊的這個聖巫族的女子隨意擺布。他隻是覺得,那種痛徹心扉的悲傷,不像是裝的出來的。也許,她真的就是那個夢中的女子。隻不過自己因為什麼不知道的原因,而暫時的失去了她的記憶。

「你知道嗎!」巫茜茜用一種隨身帶的草藥敷在他的額間,瞬間緩解了他的疼痛。這時,他才仔細的打量著麵前的這個女子。明艷動人的眼睛,他在心裡想著。

「那日你烏鴉一族被滅族的時候,我本不想去。打打殺殺,我最不喜。」她的表情有些委屈,眼神中又充滿了憐憫。「可是我們聖巫族有個聖女,她叫做巫絨絨。平時一直囂張跋扈、嗜血成性。她為了提升自己的功力,硬拉著我們的族長前去。你還記得麼?正是在那日,你我相遇!」她將他的額頭用布條包紮好,那額間涼絲絲的,甚是舒服。

「可是,為何我不記得你?那日又發生了什麼?我怎麼記得那日我一直都呆在我蝙蝠族的朋友那裡?」何術一連提出好多疑問,因為他已對自己的記憶產生了強大的懷疑。

女孩的眼眶再一次紅了,她抱著他的背後,將自己的頭靠在他的肩膀上,聲音哽咽。「是我,我想讓你永遠把我忘記!這樣我們兩個人就都不會痛苦了!」說完,她將手臂上的袖子捲了起來,露出來裡麵一塊很大的被燒傷的痕跡。「巫絨絨做的!」

何術輕撫著她的那塊傷痕,瞬間很是心疼。「巫絨絨!」他重複著。「為什麼!」

「因為巫絨絨要將你們烏鴉一族全族盡數殺光,而我卻看在...」她的眼神瞟向淩霄,「我隻是看這元曲的嬰孩可憐,想求聖女饒她一命!那聖女巫絨絨就把我傷到如此!」

何術心疼的握了她的手,似乎已經完完全全的被她蠱惑。「巫絨絨!」他恨恨的說。

「那日,我偷偷潛入巫絨絨的房間把你們兩個放走,可是為了不讓你回來找我,我才、」她的眼淚再一次泉湧而出,「我才給你施了法術,讓你忘掉了那日發生的所有事,包括我。本來,本來我以為你會遠遠的跑走,沒想到,又在今日見你!你知道嘛,從那天離開了你,我的腦子裡就全都是你!」說完,她貓在他的懷裡,極盡不捨。

是了,何術心說,這就解釋了為何總在自己夢中有那麼一個女孩抱著自己哭泣。似乎麵前這個女孩的臉替代了夢中的那張模糊不清的臉一樣,他在心裡已經認定了她。

「我們,我們現在逃吧!」他似乎也不想再一次失去她,一時竟然腦熱的說出這樣幼稚的話。

「逃?」巫茜茜詫異的睜大了自己的雙眼,似乎沒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不禁心底暗笑,可是表麵上又不得不擺出矛盾的表情來。「聖巫族如此強大,巫絨絨如此可怕,我們又能逃到哪去!」

何術剛才沒想到這個,突然鬥誌全無,自己隻是一低階妖獸,修為不高。而聖巫族勢力龐大,自己帶著一個聖巫族的叛徒、一個孩子,又能逃到哪裡去呢!

「你現在這裡好好修養。」巫茜茜突然感覺到巫闊奈的氣息在結界之外不遠的地方遊盪,心說時日還多,這個愣頭青也需要時間好好的消化一下自己給他製造的這些假象。反正他也逃不出結界,那麼不如自己先回去,再好好的看看接下來這步棋要怎樣走。想到這些,她露出來了一個不易被察覺的微笑。「結界外麵現在有聖巫族的人,我不能在這裡時間太長,否則會引起懷疑的。」她巧妙的從何術的懷中脫身,有點嫌惡的撇了撇嘴。但是馬上又換上了一副柔情的微笑,「這幾天你先不要到處亂跑,我會抽空給你們送來衣物和吃食。等到時機成熟,我們就浪跡天涯!」說完又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結界。

何術看著她一點點的遠去,最後消失在濃重的結界之中,嘴角也不禁勾起一個幸福的微笑,「霄兒,以後我們一家人永遠不分開,可好?」

這邊巫茜茜剛剛鑽出結界,就被巫闊奈給堵了個正著,「怎麼,美人計使得挺遛的麼?」他靠在一顆粗壯的大樹背後,嘴角銜了一棵草根。

「你都聽到了?」巫茜茜嫌惡的撲了撲衣衫,似乎已被汙染。

巫闊奈指了指自己的雙眼,「不僅聽到了,而且看到了。你是不是對那小子有意思?一個低階妖獸而已,用得著這麼麻煩的方法嗎?」說著他將嘴裡的草吐掉,「草芥而已。」

巫茜茜鄙夷的看著他,「你懂什麼!如果要把他拿來修鍊,不就是一眨眼的事兒!可是你別忘了,這可是巫絨絨心裡的人!眼看著父王出關之日臨近,父王可是說過這次出關就要把族長之位傳給那個丫頭!你就不想在這之前好好做點什麼麼?」

巫闊奈這才恍然大悟,「妙啊!為兄甘拜下風!」

巫茜茜回頭看了看身後的結界,「我知道你也不喜歡她巫絨絨做族長,你隻要協助我上了那個位置,自然不會虧待你的!」

巫闊奈雖然心中無限的鄙夷和嘲諷著巫茜茜,但是表麵上仍舊半恭敬的作了一個揖,「那就有勞未來族長的照拂了!」

從那以後,兩個人輪流給何術與淩霄送飯過來,雖然兩人都從內心裡看不起這種低階妖獸,但是表麵上卻仍舊錶現出來無盡的關懷和溫柔。不僅如此,在有意無意之間,他們兩個也經常的提起聖女巫絨絨的「冷酷無情與令人髮指」來。似乎近期所有的屠殺妖獸用於修鍊都是她操控的結果,其中就包括烏鴉一族的覆滅。

每當說到這些的時候,看著何術一臉殺氣的緊握著拳頭的樣子,巫茜茜與巫闊奈總是會互視竊笑。

一切準備就緒,隻待時機成熟之時。

巫族族長已經出關。巫茜茜與巫闊奈三天未來,這讓何術不禁有些擔心。這幾日的相處,他隻覺得今生隻有這段時間纔是自己最快樂的日子。他有了自己的愛人巫茜茜,又有了自己的好兄弟巫闊奈。他們兩個雖然都是聖巫族的人,但是卻都有一顆善良的沒有距離的心。自己還有什麼別的要求?

突然結界外人影一閃,巫闊奈用手捂著自己的胸口跌倒了進來。何術一驚,忙邊扶起他,邊詢問巫茜茜的下落。與此同時,一種不好的預感正在他的心中肆意蔓延。

巫闊奈一臉悲痛,在何術的再三追問下方恨恨的說了事情的大概。大體來講,就是他們的父親要把族長之位傳給巫絨絨,可是他們大部分兄弟姐妹們都強烈反對。因為巫絨絨帶給了聖巫族連續不斷的殺戮,因為她的沒有節製的修鍊,毀了很多妖獸的家園。但是他們的父王不相信,因為沒有證據來證明這一切,所以大大的懲罰了他們。而巫茜茜則被軟禁了起來,如果今日還沒有證據證明他們說的是事實的話,等到巫絨絨做了族長,按照她那種陰毒冷酷的性格,是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說完,巫闊奈恨恨的錘著地麵的岩石,「都怪我們太天真!竟然沒有想到事先收集證據!哪怕是人證!可憐我的妹妹茜茜!茜茜啊!」說完,他的一口血直噴出來,染紅了麵前的石頭。

何術早就心如刀割,突然聽到巫闊奈在說人證,不禁一個想法突然衝上了他的頭頂,是的,人證!自己不就是烏鴉一族與蝙蝠族群被滅族時唯一的人證嗎!

他抱起了熟睡的淩霄,將她交與巫闊奈的手上。

「何兄,你這是要做甚?」巫闊奈抱著淩霄似乎預料到何術接下來的動作似的,表情異常悲壯。

「 我去救茜茜!如果今夜我沒有回來,霄兒就麻煩你了,請護她一世終老!」

「何兄!那可是聖巫族,你根本無法進入!更別提救人了!還是趁著沒人發現快點逃吧!」

「茜茜,是我愛的女人,我一定會救她回來!」

巫闊奈看著剛剛自己刻意破壞掉的結界,一臉壞笑,他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跡,不屑的看著淩霄的臉,「低階妖獸就是低階妖獸,還真的是蠢,對不對?別害怕,等到這件大事辦妥,我是會好好的使用你們的靈根進行修鍊的!一點都不會疼的!」

他站起身來,突然發現抱著這個孩子使得自己的行動非常不便,甚至更容易被他人發現,所以開啟自己的虛鼎,將淩霄收了進去。「一會你還有用,就先不用解屍袋了!」他拍了拍虛鼎所在的心口位置,快步趕向聖巫族的駐地。

好戲馬上開場,自己可不想錯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