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玄幻 > 元淪 > 第一卷:龍躍淵第一百一十章:獲紫玉

元淪 第一卷:龍躍淵第一百一十章:獲紫玉

作者:弄濤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0-04-09 13:54:00

洞內的石花、石葡萄、石珊瑚、石筍、石柱、石塔、石瀑、石帽等自然景觀組成了三百多米的「雪花長廊」,宛如一座地下水晶宮。

石花一朵朵、一簇簇的綻放在洞壁上,雖不像牡丹那樣華貴,但卻如白雪一樣純潔素麗。

洞內有泉水,有天窗,形態各異的大小石柱、石筍數以千計,宛如雨後春筍,錯落林立。尤其是一根高40多米的「直通雲霄」的巨大石柱,壯觀綺麗,實屬罕見。

在一汪泉水的旁邊,一隻栩栩如生的石獅子坐落在哪兒,這隻石獅子腳踏「梯田」,正張著血盆大嘴,伸著一條前腿,津津有味在喝著這甘甜的泉水。

五彩繽紛的水紋蕩漾開來,映照在整個洞窟之中,更添了幾分活潑生動。

洛天此時站在晶光的背上,半吊在半空中,俯瞰著下方一幕幕絢麗多彩的景觀。

「臭小子,還發什麼呆,下去啊!」易升飄在半空沖著已被眼前的景象看蒙了的洛天訓斥道。

「這裡是什麼地方?」洛天嘀咕一句,心裡沒譜,也不敢隨隨便便的就去到下方,他無時無刻不再提醒著自己,此處畢竟是上官家的地盤,容不得自己撒野。

「我哪兒知道,不過……」易升隨口說著,眼中明顯透出一絲期待,話頭戛然而止,可他的這種熾熱的眼光看在洛天眼裡,卻是另有他想。

看這老小子的模樣,莫非下方有什麼寶貝不成,洛天不禁想到,自己在碰到好東西的時候也會有這樣的眼神,隻是不知這種地方會出現什麼好東西。

剛想著,洛天隻感覺丹田處傳來一陣燥熱,急忙探出魂識看去,隻見那顆血源珠正瘋狂的旋轉著,上躥下跳,極不安定。

『怎麼回事?莫不是此地有土煞氣吧!』洛天自顧自想著,前一次血源珠覺醒的時候是在陵闕關的將軍塚,那時候自己通過血源珠感覺到了土煞氣,可如今它依舊這樣,但是自己卻沒有在此地感應到一絲一毫的土煞氣,這未免也太奇怪了。

看著洛天一臉困惑的模樣,易升不明就裡,繼續問道「你在想什麼?」

洛天看著下方波瀾壯闊的景觀別有洞天『山鷹戲熊』『金雞獨立』等鐘乳石個個奇形怪狀,但又形態逼真,栩栩如生,尷尬掩飾道「沒,沒什麼,隻是覺得這些景觀格外絢麗而已。」

可是這樣一個地方為什麼會出現在璵山的地下,而且如此之久竟然沒有被上官家發覺,更加讓自己感到困惑的是此處明明沒有感覺到土煞氣的存在,但是體內的血源珠卻異常興奮,而且易升在剛進來的時候就說過還有一股其他的力量,難道說此地還有什麼寶物能引起血源珠的共鳴不成。

簌簌!遠處沒來由的傳來一陣破空聲響。

「小心!」

洛天正想著此地有何玄妙之時,迎麵傳來兩聲破空音響,隻聽得易升大喝道,洛天朝前望去隻見兩道金芒朝自己迅疾衝來。

見此,洛天麵露慌色,情急之下,隻得一個後空翻,從晶光的背上跳到了下方的洞窟之中。

「哪裡來的鼠輩竟敢麵前傷人,哦不,背後傷人,有本事出來。」洛天本來想著挺有氣勢的說辭,可是說出來卻是立刻變了味兒,被無情地打了臉。

「簌簌!」

話音剛落,黑暗處又是傳來一陣聲響,洛天猛地抬頭,隻見數道金芒朝自己這邊衝來。

「還來?」洛天驚呼一聲,臉色有些緊張,上躥下跳如同一隻靈敏的猴子,堪堪躲過了金芒的襲擊。

「噹噹噹噹」

金芒卻是全部刺空,整齊地插在了地上,洛天回頭一看,眉頭微挑,皆是又細又長的金針,見到這一幕,他也不敢小覷,立刻便掏出凡塵,擺出嚴陣以待的架勢,不用想都知道,這裡肯定已經有人早早的埋伏在此,剛才便是那人丟出的暗器。

可令他想不通的是,究竟什麼人會提前在此埋伏他,難不成早知他會進來,他覺得這個想法荒謬可笑,就算是大羅神仙未必都能掐指算到他能如此巧合的來到此地。

那就隻能說明有人率先進來,找尋什麼東西,卻是被自己無意中撞破,隻好選擇把自己幹掉。想到這裡,他卻是不解,那人是從何處來到此地的,畢竟此處是上官家的地盤,能夠悄無聲息的進來,此人定然極不簡單,當然,從他射出的暗器便能察覺一二。

「什麼人?有本事堂堂正正出來肉搏,丟暗器算什麼本事。」洛天朝著遠處的石柱大喝道,臉色凝重,隱隱覺得有些不安。

易升早早地便鑽進了玉符之中,眼下形勢不清,又是敵暗我明,不想過早暴露身份。

洛天依舊站在原地等待,撇了一眼地上的金針,纖細如髮絲,卻能夠被暗中之人像射箭一般擲出,看來這人的修為不簡單,隻怕是碰到了高手,畢竟連自己自問也無法做到這事。

過了一會兒,隻見從前方的石柱露出一個黑影,來人帶著麵罩,一襲黑衣打扮,看不清麵容,但從體態不難看出是一個健壯的男人。

「殺星?」

洛天驚嘆道,眼中露出詫異,他看著那人的胸口處明顯鑲嵌著一塊星狀的寶石,其上刻著一個『璣』字,暗嘆不妙。

『見鬼了,見鬼了,在這裡都能碰到殺星的刺客。』洛天心裡無奈的嘆道,為殺星的神通廣大感到深深的拜服。可是轉念一想,又覺得其中藏著許多疑點。

殺星的人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難不成他們真的能掐會算,算準了自己會在此地出現,而提前埋伏自己,這說法他不敢去信,他是死都不信殺星會如此神通廣大,與其去猜,倒不如讓他自己說。

「你?」那人緊盯著洛天,輕聲嘀咕了一句,眼中透出困惑,似是認識洛天,而且對他的突然出現有些疑惑。

『莫不是認識我?』洛天心裡也這般想著,畢竟前麵那三個殺星中的人,一眼就認出了自己,很明顯自己的容貌已經在殺星中傳開了。

「天璿、天陽、天珠三人何在?」那人的聲音過分沙啞,聽起來就像是七八十的老頭說話一般,但是從他體態很明顯沒有那般年紀,隻是不知是因為帶了麵罩的原因還是特地處理過了自己的嗓音,畢竟前麵那三個人嗓音也是如此低沉。

「你說誰?」洛天故作不知,嬉皮笑臉的反問道,心裡卻是想著原來當初刺殺自己那三人是叫這名字,那麵前此人定然是叫天璣了,這名字倒是取的有點意思。

「簌簌!」

天璣袖袍裡的手輕輕一抖,隻見兩道金芒猛地朝洛天射去,可憐他還未反應過來,兩道金芒已經到了他的眼前。

「噹噹」

躲是躲不過去了,洛天隻好將凡塵擋在麵前,硬抗下來,金針落在凡塵之上,頂著他朝後滑了好幾米遠,才稍稍穩住身形。

『鼎元境強者?』洛天心中驚呼道,眼中的驚懼更甚,本以為又是個窺元境大圓滿的元士,可從他剛才憑空變幻出金針這招來看的話,眼前之人的確是已經達到了鼎元境之列,如此一來自己豈不是連絲毫的勝算都沒有了嗎?

「狡猾的小子!」天璣諷刺一聲,眼神中滿是笑意,似乎頗為喜悅,舉步朝前走去。

『被識破了』洛天心中一想,剛纔出其不意的試探,不正是說明瞭這一點,暗呼自己的愚蠢,剛見麵時脫口而出的那句殺星,不也擺明瞭自己認識他們嗎。

「看來他們三人失敗了。」天璣隨口說道,聽不出喜怒,距離洛天十米的位置站定下來。

「看來你也是專程來取我性命的喏。」洛天試探道,這是自己目前最為困惑的一點,除去殺星神機妙算這一說法,那就隻能說明眼前之人來此定然是因為某樣重要的東西,而且不惜派出一個鼎元境的強者,更加深了這樣東西的重要性。

「無需套我話,你早已心知肚明。」天璣滿不在乎的說道,轉而,眼中透出一絲不解,繼續問道「隻是有一點我不太明白,那三個好歹也是窺元境大圓滿的元士,竟然還殺不了你,反被你殺?」

洛天臉色變得凝重,看來他已經知道那三人死在自己手中,如今敵我形勢明顯,倘若交起手來,沒有易升的幫助,自己必死無疑,與其如此,不如炸他一炸。

「我可沒有說過那三人是死在我的手裡,嘿嘿。」洛天一副有恃無恐的說著,笑嘻嘻的拍了拍手,環顧著四周,看看能否找尋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哼,原來如此,你來此地所謂何事?」天璣立刻明白洛天定然是仗著他人才擊殺掉了那三人,其實不問也能輕易想明白,隻是想看看洛天性情如何。

「和你目的一樣。」洛天隨口說道,依舊是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而依照眼前的形勢來分析,也隻能從他口中問出這裡藏著的重要東西到底是什麼。

「果真狡猾得很,既然不願意說,那就永遠都別想再開口了。」天璣說到最後,露出一絲狠厲,手中忽的出現一把寶劍,迅疾的朝洛天衝來。

『果然是殺機畢露。』洛天心裡想著,對這一言不合就打打殺殺的人,實在覺得倒胃口,說到底還是因為自己太弱小,覺得隻要將自己擒下,便能堂堂正正的撬開自己的嘴了。

「鏗鏗」

傳來一陣巨響,洛天揮舞著凡塵,剛碰到天璣手中的寶劍,便覺得手臂被震的生疼,他以前便和鼎元境強者交手過一次,那次是在曙境中,和南丘的丁天震交手過,可那時自己是窺元境四段的元士,而丁天震隻有鼎元境一段,很明顯,眼前之人的修為要比那丁天震還高出不少。

「力量倒是夠了,就是速度慢了點。」天璣輕蔑的說了一聲,猶如平時切磋般,隻見他身影斷斷續續的繞著洛天轉圈。

「呲」剛看見一陣劍影閃過,手臂上赫然便出現了一道傷口,洛天眼中透著驚慌,這天璣用的此功法實在匪夷所思。

再想想自己目前的能力,也的確和天璣說的那般,力量有餘速度不足,所以每次交戰都隻能貼近人家身邊,仗著自己的力量和人家硬碰硬,平常人還好,倘若是一些靈活變通的元士便會讓自己陷入焦灼。

洛天看著麵前晃動的身影,預判著接下來的動作,朝前兩寸砍去,卻是落空,還不待自己提刀,一隻粗大的手掌,猛地出現在自己胸口。

嘭!

傳來一陣沉悶的聲響,手掌落在胸口,洛天整個人倒飛了出去,砸在一旁的石柱之上。

「咳咳」

洛天一臉猙獰的揉搓這胸口處,體內狂暴的元力席捲個不停,隻感覺血氣翻湧,強忍著喉嚨處的那一抹微甜,痛苦的盯著遠處的天璣。

「哼」天璣冷哼一聲,射出幾道金芒,洛天急忙朝一邊躲去,金芒之後便是天璣的人影,隻見他提劍朝洛天身上猛地一砍,卻是砍空,洛天提著凡塵猛地朝天上一躍,心中早早便運轉著法訣,將手中的凡塵朝上方拋去,手裡捏著奇怪的手勢,眼中突然冒出一陣凶光,兩手緊緊攥住凡塵,猛地大喝一聲。

「焊地飛煌斬」

轉瞬間,以洛天為中心掛起了一陣狂暴的颶風,其中雷光閃閃,聲勢駭人,順著颶風,洛天猛地一陣旋轉,朝著下方的天璣落下。

「有趣!」天璣眼中透出玩味,對眼前的景象感覺到一絲趣味性,肩膀不自主地晃了晃,提著寶劍硬抗了上去。

刀劍相撞,雙方皆是透出渾厚的元力,一青一黃兩股威能在半空中僵持不下。

『鼎元境五段』洛天心中一凜,沒想到這人竟然達到了鼎元境五段的修為,難怪敢不使用任何的元籍,硬抗下自己的焊地飛煌斬。

洛天旋轉的速度緩緩減了下來,颶風的威勢也沒有最開始那般強大,被天璣一點點給抵消掉了。

「該我了」天璣陰沉的說道,聽在洛天耳中尤為震驚,「星芒」

隨著大喝消失,隻見一陣金光的劍雨從上而下朝洛天猛衝而來。

洛天急忙撤出僵持的窘迫,朝著那無數道劍雨,猛地大喝一聲「獸神怒」

一頭藍焰麒麟緩緩升起,洞窟中充滿了虎嘯龍吟,隻見麒麟張著大嘴,四肢猛地蹬地,咆哮一聲,朝著那片劍雨氣勢洶洶地衝去。

「去死」洛天大喝道,緊跟著那頭麒麟身後,朝著下方的天璣以泰山壓頂之勢猛地劈砍而去。

「不知死活」天璣冷冷說道,望著洛天的身影,雙手結印,兩臂快速展開,隻見一個琥珀色的大火球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星裂空」天璣大喝一聲,將火球猛地朝洛天推去,洛天眼中透著深深驚懼,心中感嘆對方不愧是鼎元境五段的強者,竟然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連連使出如此強大的元籍來。

元士比拚一看修為,二看元籍,三看元器,而後纔是各方麵外在和內在的因素,而元籍的修鍊可以說是最高深最難的一門學問,動輒幾年幾十年都不一定能夠將之練到大圓滿,就拿洛天手中的那部四象噬滅決來說,僅僅第一章獸神怒,他就在十方秘境之中苦苦練了十年,方纔大成,而如今的這焊地飛煌斬練了許多時日,隻能算是剛入門而已,可是眼前的天璣竟然能夠將兩部元籍練到如此火候,可見他背後下了多少功夫。

「砰!」

琥珀色火球砸向洛天,卻沒有出現天璣想的那般情況,直接將洛天化為灰燼,而眼前出現的一幕,是洛天輕輕鬆鬆的一刀砍下,將火球砍成兩半,化為無數團小火球朝著自己猛地砸來。

「嗯?」天璣不解的咦了一聲,袖袍猛地一擺,將朝自己飛來的無數團小火球輕而易舉的揮落在地。

「多謝了!老小子。」洛天臉色興奮,回想起剛才那一幕,人有些心悸,倘若不是易升出手,此時自己早已經魂歸九天了。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