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玄幻 > 元淪 > 第一卷:龍躍淵第一百一十五章:三星聚靈陣

元淪 第一卷:龍躍淵第一百一十五章:三星聚靈陣

作者:弄濤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0-04-14 12:21:02

富麗堂皇的宮殿之中,殿中坐著三人,兩男一女,兩大一小,年紀小的端坐一旁,略微顯得拘謹,臉上不自然的浮現一抹羞澀,正有說有笑的相談甚歡。

「原來如此,沒想到紫蘿真是收了個好徒弟啊!」坐在一旁的男子正一臉艷羨的說著,摸了一把自己的山羊鬍,端起一旁的茶杯品茗了一口。

洛天坐在一旁,看著毫無架子的男子,一臉羞澀的笑著。

經過介紹,方纔得知,眼前之人名為無涯,是雲煌學館『法』院的院長,一身修為鼎元境大圓滿,為人淡薄風雅,平易近人。

「高人往往性格乖張孤僻,想必幫助你的那位高人,定然對你極為喜愛。」紫蘿微微抿著嘴唇,露出慈善的微笑,輕聲細語說著。

自打淩武試結束,洛天就被紫蘿拉過來閑聊,其實最終目的自己也心知肚明,無疑就是想知道自己修為為什麼能夠恢復,想必不僅是她,任何人都想知道這一點,於是乎,洛天隻好把對洛坤說的那番話又原原本本的給說了一遍,看他們的眼神並未起疑,心想隻怕是瞞過去了。

「他老人家的事我不太清楚,我隻知道他一貫閑雲野鶴,不肯在一個地方待上太久,如今就連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洛天一臉尷尬的說道,雙手放在腿上,緊緊捏著拳頭,心想不能再說此事了,否則非得露出破綻不可。

「能夠修補元晶,此人修為定然達到了不可逾越的高度,我倒是想到了一人。」無涯正說著,臉上不自主地露出了一絲敬意,洛天望過去,心道是誰有這麼大能耐,能讓堂堂無涯肅然起敬,此人定然在元宙之上數一數二。

「你是說?」紫蘿狐疑道,話鋒猛地收住,猶疑了會兒,終究還是未能將掛在嘴邊的話說出來。

無涯一臉微笑的點了點頭,繼續喝著手中的茶,眼睛微眯,一臉愜意的模樣,似乎手中的茶水極合他的心意。

洛天心中泛起了狐疑,他隱約能猜到他們口中遲遲不肯說出來的那個人是誰,這雲煌學館實力最高的並不是四院院長,而是一手創造學館的那位館長,至於他叫什麼名字無人知曉,就連在雲煌學館中待了好幾年的弟子,也壓根沒有見過那個神秘的館長一麵,對他的所有事情也都不清楚。

「前輩,你門口中所說的高人,是否是學館的館長?」洛天想了會兒,麵露為難,試探道,他如今,還是很想早些知道,有關於元宙之上,那位神秘館長的事情。

「此事你無需知曉,眼下當務之急就是儘快贏得此次的淩武試,再過一月你就可以到雲煌學館中修鍊了。」紫蘿嚴肅道,臉色猛地受緊,顯然涉及到那位神秘的館長之事閉口不提,從語氣中能夠聽出深深的敬畏。

「前輩說的是。」洛天回了一句,心知肚明,也不再去想這些隱秘。

「夜深了,你先回去歇息。」紫蘿望著窗外平靜道,見洛天也識趣的沒再打聽,臉上的嚴肅立刻緩了下來,重新換上了之前的溫和慈善。

洛天回了一禮,朝著殿外走去,一路曲曲繞繞回到了自己的屋內,順勢往床上一躺,手裡掏出一顆冒著微弱金光的珠子細細打量。

「臭小子,你還真是能瞎掰,我一聽就知道是假的。」一陣戲謔的聲音想起,易升緩緩從玉符中透出身子,飄在半空中裝模作樣的伸著懶腰。

「聽你這話意思?是要打賞嗎?」洛天白了他一眼,一臉賤笑道,看著易升的身材已經有五歲孩童般大小了,頓時有些火大,卻是不好發作,心裡暗道,『這老小子一天天的,吃的比豬還多,不用看也知道,隻怕玉符中的那兩萬多赤玉早已經被他揮霍一空。』

「交出來吧!洛天沒去問他為何修為恢復的如此之快,而是將手一攤,冷漠道,臉上作出一副『你懂得『的神情。

易升飄在半空,忽的眉眼微挑,臉色變得緊張,忽的轉過臉去,試探道「什麼?」

「老東西你想貪汙是不是,那些紫玉可有我的一半。」洛天急忙嗬斥道,指著易升就開始罵了起來,他如今是看著那老小子故意裝糊塗的模樣就氣不打一出來。

「拿去拿去,這麼點赤玉以為老夫稀罕似得。」易升擠眉弄眼的說著,右手一揮,將兩顆雞蛋般大小的紫玉丟給了洛天。

接過紫玉,入手一陣溫暖,洛天細細端詳許久,發現其上覆蓋著一層淡淡的光暈,如同水麵的漣漪,外觀卻是和其他玉石並無一二。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怎麼正確使用星曜了吧!」洛天直奔主題,要不是想著星曜印記鬼才會去幫他尋找這紫玉。

「你著什麼急,這點紫玉壓根不夠,還要再尋一塊,才能給你組建『三星聚靈陣』。」

「老小子你耍我,當初你怎麼沒跟我說不夠,如今又給我來這一套,你是不是私藏了?」洛天憤憤不平的叫囂道,一臉邪惡的打量著易升全身,似乎下一刻就準備衝過去將他衣服扒光檢查。

「你把我當什麼人了,你覺得我會做出這麼不要臉的事來嗎?」

「哼,你做的不要臉的事還少啊!」

「小子你這麼說就太侮辱老夫了。想當年老夫……」

「嘁,好漢還不提當年勇了。」

「哼!」易升如一個負氣包,氣憤的哼了一聲,躺在半空中,翹著二郎腿,將雙手抱在胸口,瞥過臉去,不再理洛天了。

見易升真的生氣了,洛天急忙又露出一臉賤笑,討好道「剛才我的話其實沒別的意思,你別生氣,這三星聚靈陣究竟如何組建的?」

「哼」易升聞言,又是一陣冷哼,將臉再次撇到另一邊,而後氣鼓鼓的想了會,一臉不悅的說道「你管他如何組建的,如今紫玉不夠說了也是白說。」

『三星聚靈陣?聽名字像是一種陣法,而且還要用到玉石,莫非是……』洛天不禁想到迷失幻境和青丘帝府中的幻陣,早在之前他就有過這種想法,隻是找尋不到半點線索,漸漸的就將它沉入心底。

「老小子,難不成你說的是元境?」洛天仔細想了會,試探道。

聞言,易升突然來了心智,一屁股坐了起來,飄到洛天麵前,臉上掛著意味深長的笑容,打趣道「喲,臭小子可以嘛,連元境都知道,告訴我是誰跟你講的。」說完眼中冒著精光,一臉期待的看著洛天,似乎要把他心裡的秘密都給看出來一般。

「關你屁事,你就告訴我方纔你說的三星聚靈陣是不是元境的一種?」洛天急忙掩飾道,臉上故意裝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這小子藏著的秘密還真不少,竟然連元境都知道,卻是不知道這個陣法,想必隻是聽人說起過一二,莫非是青鱗的主人告訴他的?如此一來倒也合乎常理。』

易升在心裡分析完,麵露一絲嚴肅,緩緩解釋道「我剛才說的三星聚靈陣隻是一個小小的陣法而已,根本談不上元境,兩者相比天差地別。」

「陣法?有何妙用?」

聽完易升的話,洛天又不覺得一陣失望,畢竟元境那種高深的東西不是一般人能夠知曉得,更別談會用了,看來除了迷失幻境稱得上元境之外,在青丘帝府見過的那些幻陣也隻是他口中的陣法而已。

「這陣法是從元境中分離出來的一小部分,作用嘛也是繁雜的很,可以聚集靈力,可以構成幻像,可以困縛敵人,也可以絞殺敵人,還可以藉助陣法汲取天地特殊的魂力供自己修鍊,總之繁雜的很,一時半會也說不完。」易升一臉誇耀的說著,似乎對待這元境理解頗深,隻是講了大半天也沒具體提到元境是做什麼的。

「說不完?怕是你知道的也不詳盡吧!」洛天打趣道,一臉奸笑擺在臉上,手中還不忘揉搓著那兩顆紫玉。

被洛天如此數落,易升臉上又是一沉,負氣似的飄到玉符之中,嘴裡還不停嘀咕著,「你小子就愛跟老夫抬杠,你個死杠精,老夫是不知道,以後你那三星聚靈陣就別來找老夫幫忙了。」

「別啊,我這不是說笑的嗎?照你這麼說,這三星聚靈陣便是可以汲取天地的魂力來供我自己修鍊的喏。」洛天一臉討好的求饒道,急忙將自己的理解說了出來,如今翻臉實在不合適,到頭來吃虧的肯定是自己。

易升終究還是躲到玉符裡去了,估計是看到洛天那一臉賤相,便心生不悅吧。

「你以為呢?三聖體印記除了可以汲取玉石中的元力之外,最大的好處便是可以汲取天地的魂力,就像你的星曜便可以汲取星辰之力,將星辰之力轉化為你需要的元灼力和元衍力,這裡麵蘊含的元衍力可比魂元體汲取的元衍力要多上數倍不止。」

「當真?」洛天頓時興奮喊道,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眼中泛著光彩,激動的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他著實沒想到自己這星曜比魂元體都要珍貴得多。

「廢話,你就偷著樂吧!反正我聽說的擁有三聖體印記的元士,沒有哪一個後期不是登上巔峰之人,隻有你是個意外。」易升話裡藏著玄機,突然停住了話頭,躺在玉符中裝模作樣的掏出一把赤玉,如吃糖豆般,一顆接著一顆喂入了嘴中。

「為何我是個意外?感覺我很正常啊!」洛天焦急的問道,下意識的瞅了瞅自己全身,一臉不解,怎麼看都感覺很正常,但是從易升的話中不難聽出,就像在說自己是個怪胎,換言之就是說自己不配擁有三聖體印記,想到這裡,洛天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易升也不急著回話,耐著性子將手中的玉石全部吃光,而後裝模作樣的等了半晌,見洛天也不催促自己,而後才雲淡風輕的說道。

「你心知肚明,隻要擁有三聖體印記的人,百分百都是魂元體,而你卻隻是個貞元體,而且你的成長速度比天元體也慢了不止一點半點,真想不通你是如何擁有這三聖體印記的。」

洛天麵露無奈,想著易升的挖苦,感覺都是說的大實話,不由的一陣失落,對於自己的三聖體印記是如何來的他也說不清楚,成為元士的第一天,星曜便出現在了自己手中,而對於自己為什麼是貞元體他更說不上來,至於修為緩慢這點,他還能夠接受,畢竟相比不能元煉成為廢人,如今還能成為元士他便已經知足了。

見洛天想的出神,易升隻道是自己說話太重,於是立刻從玉符中又鑽了出來,原本想著安慰幾句,卻是盯著洛天手中那兩顆紫玉,眼中露出貪婪,一臉不耐煩的說道「別想了,就連老夫都想不通你覺得你能想通,咱們回歸正題,你用你手中的紫玉把『祭靈曲』給老夫敲一遍。」

被易升打斷思路,望著他一臉期待的模樣,洛天心不甘情不願的將兩塊紫玉分開拿在手中,也沒多想什麼,跟著當初在青丘帝府離魂殿中聽到的那段旋律,有模有樣的將手中的紫玉敲打起來。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隨著洛天有節奏的敲擊,每一次碰撞就彷彿飄落在水麵上的落葉激起了一層漣漪,一縷縷淡藍色的煙霧緩緩飄向易升的體內,再看他的樣子,一副極為享受的躺在半空中。

「沒了?」隨著聲音戛然而止,易升猛地坐了起來,一臉不悅的喝道。

「沒了」洛天一臉無辜的攤了攤手,解釋道「當初我就聽到了這麼多。」

「你,你你你,你」易升臉色一頓漲紅,氣的負手在半空中直打轉,嘴裡還咬牙切齒的埋怨著,「真是沒用,這纔多少?你當初就隻聽到了這麼一點也有臉哼出來?」

「喂,老小子你夠了啊!我一再忍你,你還得寸進尺了,當初我壓根就不知道這是什麼祭靈曲,而且當時情況緊急壓根就沒留意,能記得這麼多就不錯了,你愛要不要。」洛天從床上迅速怕了下來,一臉惱怒的指著易升鼻子訓斥道,心裡直呼委屈,沒曾想自己幫了他還反倒埋怨起自己來了。

「行行行,雖然隻有這麼一點,多少也有點用,這樣,你接下來透出元力再給老夫敲一遍。」易升滿不在乎的說道,雖說不滿但是又極為在乎。

易升的表情全部被洛天看在眼裡,他總覺得這老小子心裡指不定又憋著什麼壞了,但是畢竟自己不知道這其中的一些奧秘,隻好試探道「為什麼要透出元力?就像剛才這般平常的敲,你不也能夠感應到嗎?」

「你話真多,你透出元力去敲的效果是你平常的數倍,這兩塊紫玉按照你剛才敲得時間,最多隻能使用十次,你覺得是用元力劃算還是平常這樣敲劃算呢?」易升一臉鄙夷的解釋道,自顧自翹著二郎腿躺在半空,等候洛天的伺候。

「十次?你妹的,這麼珍貴的紫玉你竟然告訴我隻能使用十次,那我還怎麼拿它去擺三星聚靈陣?」洛天越說越來氣,他就猜到這老小子心裡沒憋著什麼好,沒想到他居然開始使用起了這兩塊紫玉,而且還把自己瞞在鼓裡,更可氣的是,自己還幫他使用,這無疑是把自己賣了,還幫他數錢了。

「咋咋呼呼的一天,你有什麼好氣的,那天要不是我出手,你早就被那個鼎元境強者給滅掉了,而且你不是也得到了玄天珠嗎?我又沒跟你搶。」易升一臉囂張的說道,說的他好像纔是那個最委屈的人。

被易升這麼一說,洛天反過頭來一想,倒是覺得有幾分道理,隻是內心裡依舊鄙視他那種不要臉的做法,遂臉色緩和道「就算你說的是事實,你就不能先告訴我嗎?還瞞著我,幫你做免費勞力」。

「什麼就算,這本來就是事實,你別說的跟我佔了你多大便宜似得,你手裡的玄天珠比這兩顆紫玉的價值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易升眉眼微挑,理直氣壯的說道。

「玄天珠是我找到的,又不是你找到的,你還有臉給我在這裡居功,當初要不是我將那個地下的洞穴給翻了個底朝天,就憑你,恐怕連玄天珠的的一根毛都見不到。」洛天憤憤的喊道,開始翻起了舊賬。

原來那殺星中的天璣被易升滅掉之後,洛天便在洞穴中開始尋找起來,轉了半晌無果,有擔心會影響淩武試,洛天一氣之下揮舞著凡塵將整個洞穴砸了個遍,將洞內的所有石柱和一些天然形成的奇觀統統砸了個粉碎,最後在一根石柱中找尋到了玄天珠,而且還順帶弄到了不少的玉石,而才一臉滿足的回去。

洛天當時心裡就想著,就這一波,可謂是連本帶利的將上官家欠自己的利息都一股腦討了回來,如此一來,當初被廢掉修為一事,也頓時覺得平衡了。

本章完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