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玄幻 > 元淪 > 第一卷:元始第九十章:雪恨

元淪 第一卷:元始第九十章:雪恨

作者:弄濤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19-12-26 13:46:15

原本一邊倒的局勢,由於馮浪的出場,轉眼間變得複雜起來,程雄向後趔趄了幾步,急忙取出一顆療傷的丹藥喂入嘴中。

雖說不是元丹,但是針對眼下的傷勢卻還是有些作用,看著前方的馮浪,程雄眼中的狠厲越來越深,透出元力止住傷勢,就要舉拳和馮浪拚命。

「元器」洛天嘀咕一句,剛才馮浪輕而易舉的就將程雄手中的鐵槍砍斷,倘若不是元器的話,定然沒有這般的威勢。

「看來在大戰之際卻遲遲不來的瘋狼老大,定然是去尋這元器去了,有了元器的加入,隻怕大哥他們那一方定然是贏不了的。」洛天分析道,嘴角微翹,看著場上嚴峻的形勢已然迫在眉睫。

程雄為了這次的報仇肯定早已謀劃了多年,不然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聚集如此多力量來製造這場戰亂。

作為兄弟,洛天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程雄一方失敗,畢竟自己最初想的就是能夠給程雄他們創造出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勢力,一個誰都不敢欺負他們的勢力。

馮浪看了看臉色蒼白的程雄,臉上透著邪惡的微笑,輕蔑道:「當初讓你僥倖跑了,卻是連親生兒子也不要了,如今我這就送你去陪你那地府下的兒子去。」

說完,馮浪猛地一聲大喝,朝著程雄猛衝過去。

程雄站在原地,眼中露出一絲驚慌,此時手無兵刃,和馮浪對拚定然毫無勝算。

「大哥,接著。」正當程雄抱著必死的決心準備和馮浪拚命之際,卻是聽到一聲驚呼,猛地抬頭望去,隻見一桿銀光閃閃的龍槍正朝自己衝來。

「鏗」洛天掏出凡塵,輕而易舉的抵消掉了馮浪衝來的威勢,雲淡風輕的站在一邊。

「銀龍槍!」

程雄將銀龍槍緊握在手中,細細看著槍頭那一處龍頭的標誌,顯然對於喜愛用槍的自己來說,手中這桿二星元器銀龍槍早已經心儀已久,隻是苦於沒有錢財去購買罷了。

「兄弟」程雄開心的大叫道,比得到銀龍槍還要喜悅不少。

「這是第二次不告而別的禮物。」洛天隨口笑道。

「兄弟之間談這些作甚,大哥還得多謝你纔是。」程雄開心的說道,全然忘記了自己正處於決戰之中。

「你是何人?」馮浪緊盯著洛天打量了許久,卻是詫異如此年紀輕輕的少年,竟然輕而易舉就化解掉了自己方纔的攻勢。

「大哥,你的仇你自己報,兄弟就不耽誤你報仇雪恨了。」洛天朝後指了指馮浪,壓根沒有正眼去瞧他,自己的出場也隻是過來送這把銀龍槍的而已。

「全部住手!」程雄看著四周的血戰,一聲猛喝,將銀龍槍朝地上一插。

聞言,四周血戰的兩邊勢力,竟然真的紛紛停下手來,看著一臉英氣的程雄。

「今日之戰,實乃我與馮浪的私人恩怨,你們都是有血有肉的真漢子,但是為了我倆的恩怨,卻不該讓你們用性命想拚,如今,我和馮浪定下生死狀,不管我們兩邊誰贏,最後兩方勢力皆判給勝利的一方。」程雄說完看了一眼洛天,眼中透出堅決,洛天緩緩退到一邊,緩緩點了點頭。

「馮浪,你可願意。」程雄將銀龍槍朝前一指,喝問道。

馮浪冷冷的笑了兩聲,看了一眼遠處的洛天,緩緩點了點頭。

他心裡清楚,這突然出現的小子身份一定不一般,不說實力如何,這一出手便是一把二星元器送予了程雄,這等身價,實在讓人心虛不已。

與其被那小子虎視眈眈的滅門,還不如答應程雄的要求,如此一來,生死有命,就算我把程雄殺了,那小子也不敢當眾反悔。

「好,既然你這麼想死,我就成全你。」馮浪正色道,不再言語,朝著程雄猛衝過去。

一時間,數百人的大亂鬥,變成了兩人的生死戰,眾人皆是麵麵相覷,看著場中央的程雄和馮浪。

「旋風舞」

馮浪將兩把斧頭飛快的旋轉起來,口中爆喝一聲,斧頭直直的朝程雄飛了出去。

程雄不敢大意,雖說兩人實力旗鼓相當,可是如今自己畢竟是受了傷,揮舞這銀龍槍,一陣搖晃,將朝自己飛來的斧頭鏟到一邊。

「鏗」

還不待多想,馮浪的身影已經突到了麵前,無奈之下,程雄隻得舉著銀龍槍相抗,這一次卻是穩紮穩打,硬生生的扛了下來。

兩邊都是用的元器,隻是馮浪那邊卻是低了一等,用的一星元器罷了。

「喝!」程雄一聲大喝,用勁朝上一頂,掙脫開了兩人之間的力量比拚,揮舞這長槍,如同一條遊龍騰飛,朝著馮浪一頓猛刺。

「哼」馮浪一聲冷哼,眼中透著深邃,將身子朝後猛地退了幾步,拉開了些距離。

程雄的槍技已經使得出神入化,他並不擔心和馮浪比拚武技,他擔心的是,自己需要分出一部分元力來遏製剛才所受得傷,被元器割傷與被尋常凡鐵所傷區別很大,凡鐵隻能傷其表,卻無法對內臟和後續造成損傷,而元器則不同,哪怕隻是皮外傷,所帶來的一係列後續創傷都會極難處理。

被凡鐵割傷或許過段時間便能漸漸結痂恢復,可是一旦被元器割傷,便會止不住血液的流失,除非用相對應的丹藥。

當然,還有一些元器由於鑄造材料新增的不同,往往會讓元器本身帶有其他的屬性,或灼燒、或冰凍、或毒,極其複雜。

回過頭來,戰場上的兩人依舊打的難分高下,程雄揮舞著銀龍槍,雖說霸氣難擋,但隻能耍一些武技招式來對抗馮浪,反之馮浪也一樣,兩人皆是不會元籍,如此交戰下去,便全是拚的那份力量和耐力。

看的就是誰能堅持到最後,看的就是誰能先耗盡元力。

洛天眼眉微挑,發現了這一點,心中暗道不好,這馮浪明顯老練的很,每次都等著程雄發出攻勢,自己再來應對,卻是再暗中儲存實力。

程雄那邊因為仇恨矇眼,再加上傷口的惡化,本想著速戰速決,卻是過於心急了,如此下去到最後,程雄元力耗盡,定然會被馮浪餓虎撲食給一舉拿下。

雖然想到了這一點,洛天卻不好出手,這是程雄的戰爭,自己沒有義務更沒有權利去乾擾,程雄的性情自己極為清楚,倘若這次違揹他的意願出手,隻怕以後會很難相處。

這是其一,第二點是馮浪已經成了程雄的心魔,倘若不能讓他自己斬斷這心魔,怕是以後對他的元煉也會產生不小的影響。

洛天臉色越發凝重,他不願意看到最後程雄落得慘敗的下場,心裡暗暗念道,哪怕是以後會有一大堆麻煩,到了關鍵時刻自己也必須出手保護程雄周全,他絕不會讓程雄如此死去,而且還是在自己眼前發生。

「二哥!」

洛天輕聲叫道,跑到程偉身邊,看看能不能問出點什麼有用的訊息。

「兄弟,還好你及時趕到,要不然我們這幾日的謀劃,要以慘敗告終,他孃的瘋狼也不知道從哪裡尋了一把元器,差點毀在這上麵。」程偉一臉惱怒的罵道,看著場上的形勢,臉色越發焦灼。

「大哥的兒子當真死於馮浪之手?」洛天急忙問道。

「唉,是的,大哥原本有一子,才剛滿兩歲,那日發生大戰,馮浪帶著數十人來搶地盤,我們與他火拚,卻是沒有看管好我那侄兒,還他白白丟了性命。」程偉說起這事,便是一臉悲傷,轉而惡狠狠的盯著馮浪,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洛天聽完,眼睛滴溜亂轉,卻是想到一計,急忙小聲告訴程偉。

「這行嗎?」程偉聽完,立刻狐疑道。

「眼下局勢已經很明顯了,倘若繼續下去,大哥非敗不可。」洛天一臉著急的勸說道。

「是嗎?我怎麼看著大哥一直在壓著瘋狼打,沒有絲毫弱勢。」程偉眉頭微皺,覺得洛天有點聳人聽聞。

『媽的,真是個蠢黑胖子,白在外麵漂泊了這麼久。』洛天心裡暗暗罵道,被程偉氣的有些臉紅。

「你相信我,到最後大哥定然取勝不了,如果大哥性命堪憂,我看你拿什麼來交代。」洛天訓斥道。

「行行行,俺相信你,從認識你那天,俺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程偉順從說著,看著場上的形勢,突然扯著嗓門喊道。

「嘿,洛兄弟,你相信這個世上有靈童的存在嗎?」

「什麼是靈童?」洛天問道。

「所謂的靈童就是不滿兩歲的孩童,倘若遭到慘死,就會化為怨靈,去尋找殺死他的兇手。」程偉憋著笑意,急忙解釋道。

「是嗎?那馮門主身後的那隻小孩的手是不是靈童?」洛天語氣驚懼的喊道。

聽在馮浪耳中,卻是猛地回頭看去,結果什麼也沒有,逮住機會,程雄舉槍便刺,一不留神,馮浪的左臂便被刺出一小條傷口。

「啊!」馮浪慘叫一聲,隻見程雄微微轉了轉手中的長槍,往回一拉,硬生生的將馮浪左臂的一大塊肉給扯了下來。

「真的有用。」程偉興高采烈的嘀咕道,沒想到洛天這招乾擾對方意誌的招數如此管用。

「二哥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這招並不是百試百靈,而是要看人的。」洛天笑道。

「怎麼看,兄弟教教我吧。」程偉一臉崇拜的盯著洛天看著,哀求道。

「第一點,一定要此人有點良心,我剛纔看他兄弟死的時候,叫的跟殺豬一樣,臉上的悲傷也不像是裝的,我便能確定此人並不是大惡不赦,至於殺害大哥的兒子,恐怕是事出有因。」洛天緩緩解釋道,看著程偉微微點了點頭,方纔確定。

「而第二點,便是此人一定要將所有心思集中在一件事上,此時的馮浪從開戰時便一直在算計著保守實力,等到大哥元力耗盡,再一舉拿下,如此一來,他的心中總是在算計與等候,這樣一來我們之間的對話便越加容易乾擾到他。」洛天說完,笑了笑,看向場中。

馮浪一隻手臂基本被廢,提不起斧頭,隻得運用元力抵抗傷勢。

可程雄斷斷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繼續發動猛攻,每一槍都注入元力,朝著馮浪一頓猛刺。

「兄弟說的是,隻是俺還是不太明白。」程偉一臉困惑的說著,心裡暗暗思考著洛天的那番話。

「想不明白就算了,以後再慢慢跟你說。」洛天下意識白了一眼,口中嘀咕著:「連我自己都是瞎編的,你能明白就見了鬼了。」

「你說什麼?」程偉問道。

「沒什麼,你看,馮浪又吃了大哥一槍。」洛天急忙指著場地大喊,而後平靜說道:「看來局勢一定。」

隻見程雄一槍刺去,馮浪猛地轉身,將手中最後一把斧頭朝程雄丟去。

「鏗」

想起一陣清脆的聲音,程雄猛地一躍,在半空用槍尾一掃,將那把斧頭鏟到別地去,舉槍猛地一刺,便從馮浪喉嚨處直接刺穿了過去。

「好好好!門主威武,門主雄壯。」

緊接著玄門眾人紛紛搖旗吶喊,喊聲震耳欲聾,氣勢磅礴。

「杜達,你他孃的還想跑。」程偉猛地擋在杜達麵前,惡狠狠的罵道。

「二弟,讓他去吧。」程雄急忙喊道。

「可是他傷了大哥你的眼睛。」程偉一臉著急喊道。

「讓他去吧!瘋狼的人聽著,隻要願意歸順我玄門的皆可以留下,以後大家就是兄弟,不願意留下的,儘管走人,我程雄絕不傷他性命。」程雄大聲喊道,臉上英氣勃勃。

聞言,有一大半人急忙將身上的衣服脫掉,自動走到玄門一邊的勢力中,隻有少數人垂頭喪氣的順著山坡緩緩往下走去。

「啊!」忽然聽到一聲慘叫,隻見程偉將手中的細劍輕輕一劃,杜達的兩隻眼睛皆是被劃瞎掉了。

「二弟你!」程雄大聲喊道,卻是沒有再繼續說下去,看著程偉一臉凶神惡煞的模樣,緩緩搖頭。

洛天站在一旁看著,也未表態,畢竟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自古以來便是常理。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