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玄幻 > 元淪 > 第一卷:元始第九十八章:大考後續

元淪 第一卷:元始第九十八章:大考後續

作者:弄濤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0-01-16 14:27:29

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

蔚明城器宗門口,過了整整一日,大家依舊興緻勃勃的站在原地,沒有因為一日的觀摩和暴曬產生絲毫的倦意,相反此時每個人臉上都跟打了雞血一般,饒有興緻的盯著站在台階中的那名黑袍人。

原本是今日是屬於武思思的一月大考和器宗宗主淩峰的一日大考之期,卻是被洛天假扮的黑袍人搶盡了風頭。

其實這也不算是洛天的本意,直到現在為止,洛天的這幅身軀依舊是易升在主導著,洛天隻不過有屬於自己的意識罷了。

「還沒好嗎?我快頂不住了。」洛天透出魂識緊迫的喊道,被易升的魂靈強行佔據著身體已經快要達到臨界點了。

「就快好了」易升輕飄飄甩出一句,已經在快速的控製魂錘敲打著已經經過回爐重塑的那件魂元雙子扣的元器。

「快點啊!就快被你玩死了。」洛天感覺身體裡充斥著無數道激烈的氣流,在體內瘋狂的席捲著,要不是這幅身軀在十方中的落塵瀑佈下經過無休止的淬鍊,此時說不定早就已經爆體而亡。

「當……」

隨著一陣耀眼的白光發出,傳來一片清脆的鐵戈聲響,爐鼎上飄著那件兩個藍色光環交錯的魂元雙子扣便被真正的鑄造完成。

易升急忙從洛天的識海中將魂識退了出來,如此一來,洛天瞬間便感覺如釋重負一般。

洛天站在原地,也不敢亂動,他此時的識海中還處於昏昏沉沉的狀態,在清醒之前,他怕稍一動彈便會直接摔個狗吃屎。

眾人看著洛天獃獃怔在原地,而爐鼎也從半空落在地上,其上飄著鑄造完成的魂元雙子扣,皆是不敢率先張口言語。

「臭小子,休息夠了沒,這麼多人都等著你了。」易升出言提醒道,語氣中帶著戲謔。

「你還好意思說,差點害死我。」洛天在心裡埋怨道,穩了穩身子,將爐鼎上的混魂元雙子扣取下,靜靜捏在手中。

洛天緩緩順著台階緩緩朝上走去,沒走幾步,隻見淩峰和一些老者便急急忙忙的跑了下來。

「敢問高人緣何在此?」淩峰語氣透出敬意,極為恭敬的抱拳問道。

「這叫我怎麼瞞,我一開口就露餡了。」洛天在心裡急忙問道,表情有些慌張,卻是被深深的藏在帽簷之下,身子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

「怕什麼,他們又看不穿你的丹田,你就隨便裝模作樣走人就好了。」易升雲淡風輕說道。

早在之前易升便察覺到無法窺入洛天的丹田,心下生疑,隻以為是他身上藏著什麼不讓窺探的寶物。

而另一方麵,反正大事已成,至於後麵這些無關緊要的小事就不勞自己費心了。

「我……咳咳……吾偶然來此,巧遇你鑄器失敗現身相助。」洛天故意裝出沙啞蒼老的聲音說道。

眾人也正如易升所說,早在之前就紛紛透出魂識打量過洛天,但卻看不透,如此一來,便能確認眼前之人定然是比自己修為高出好幾個範疇的世外高人。

聽完洛天一番話,他們可不怎麼想,當初洛天現身的時候,可是大罵『混賬東西』這四個字,很明顯相助是假,想要得到那爐鼎中鑄造的元器纔是真。

「真是多虧高人相助,不知高人在何處元煉。」淩峰眉角微揚,掛著謙和的笑容,輕聲詢問道。

「這事你們就不必多問了。」洛天故作生氣,將袖袍一揮,側著身子說道。

淩峰看著洛天,便知道自己言語有失,得罪了眼前的高人,急忙賠罪道:「高人無須氣惱,可否到屋內坐坐。」

「臭小子,那老東西很明顯是有問題要請教你,你還不去。」易升打趣道。

「你說的倒輕鬆,請教我?人家那是沖你來的。」洛天怨恨的說道,隻覺得此事越快結束越好。

等候在台階下的人群見熱鬧已經看完,便紛紛的散場了,眾人心中大呼今日熱鬧看的當真心滿意足,待回去之後,又不曉得會有多少個版本關於今日之事在東闕傳播。

「不用了,吾還有要事,改日再來拜訪,至於這東西……」洛天沒有繼續說下去,擺了擺隔著黑袍捏在手中的魂元雙子扣。

眾人當然能夠一眼看出洛天的企圖,雖說是一日元器,也不可能從洛天搶奪過來,倒不如做個順水人情,反而來的實惠。

「這是尊駕鑄造的,當然是屬於您的。」淩峰急忙說道,不僅沒有一絲一毫的怨言,反而開心至極。

見淩峰如此說,洛天順勢便將其扔入了玉符之中,掃視了一眼眾人,將目光定在了武思思身上。

「尊駕還有何吩咐?」眾人皆是看出了洛天的躊躇,不禁問道。

「可塑之才」洛天輕飄飄說出了四個字,便緩緩朝著台階下走去,留下眾人紛紛望著一臉不知所措的武思思。

「臭小子裝起高人來也挺像那麼回事的嗎?」易升不由打趣道。

「哼,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啊!我隻是有樣學樣。」洛天懟了一句,想說自己見過的高人也不算少,除了自己的師傅伯一之外,還有青羽和君,那不都是世外高人嗎?除了說話喜歡咬文嚼字之外,幾乎沒什麼太大區別。

「你小子真是越來越有趣了。」易升笑道。

「你小子真是越來越犯賤了,再有這種事打死我也不會幹。」洛天諷刺了一句,繼續說道,「你要的東西已經放入玉符中了,自己拿去玩吧!」

「這東西到手,卻隻是一個容器,我還需要一樣東西才能徹底有助於我恢復。」易升繼續說著,已經開始在玉符中擺弄起那魂元雙子扣了。

「容器?你方纔不是跟我說隻要有這東西就能逐漸恢復你的修為了嗎?怎麼還需要其他東西,你到底有完沒完。」洛天訓斥道,已經產生了厭煩。

眼看三年一次的淩武試也沒幾天了,自己這些日子都還沒有好好的元煉,盡陪著這貨到處惹是生非,怎麼能不心生煩躁。

「你對曙境瞭解嗎?」易升突然說道,語氣中格外顯得嚴肅。

「還行。」洛天輕飄飄一句,雖說曙境就跟自己家一般熟悉,但也沒必要說破,就像看看醫生易升接下來準備說些什麼。

「曙境中有個中心地帶名為十方。」易升介紹道。

「是,怎麼了?」洛天依舊輕飄飄一句回道。

「你知道這地方?」易升語氣透出訝異,顯然對於洛天並不好奇的心理有些猜想。

「你能說重點嗎?」洛天厭煩的打斷道。

「想要進入十方,必須先通過外圍的五始域。」易升繼續補充道,此話聽在洛天耳中,卻是尤為變得不淡定了。

「你丫的不會要我陪你去十方秘境吧!」洛天急忙喝道,這頭疼的地方自己可是足足待了十年,好不容易纔逃出來,無論如何也不會再進去一次。

「你真的去過?」易升語氣中越加的震驚,他怎麼也想不通憑洛天一個窺元境的小輩竟然能夠進入十方秘境之中。

「是,怎麼了,你到底想說什麼。」洛天見實在瞞不住,隻得承認道。

「你是如何通過五始域的?那可是連尊元境強者都不敢涉足的險地。」易升驚詫道,對於洛天承認的這個事實實在感覺意外。

「關你屁事,你就說到底要幹嘛!」洛天隨口回了一句。

「我想讓你進入五始域中的其中一域幫我尋樣東西。」易昇平靜道。

「不可能,你是在逗我嗎?說的如此輕鬆,五始域連尊元境強者都不敢進入,我進去那還不是自尋死路。」洛天斷然拒絕道,打死也不願意再踏入那片凶地。

「你不是說你進去過嗎?而且如今還活著出來了,那再進去一次有什麼關係。」易升打趣道,雖說從洛天語氣中已經讀出了深深的恐懼,但是斷定洛天比如有所依仗。

「你扯淡了,進去過一次不代表還可以再進去,上次是有所依仗,這次沒有了,進去還不是自尋死路。」洛天隨口說著,卻是忘記了易升話中的重點,再次問道。

「五始域中能有好東西,那裡連一絲一毫的生機都不可能出現。」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但凡天寶皆是藏於天地間,越是兇險的地方,越會出現好東西,而五始域中便藏著不少這樣的天寶。」易升解釋道,語氣中不由的流露出憧憬,似乎他要去尋的那件天寶對他極為重要。

天地間誕生的稱為天寶,元士製造而成的稱為地寶,洛天不禁這樣劃分起來,可是對於易升口中的天寶具體是什麼沒有太多瞭解。

「五始域似乎早在億萬年前便誕生了,至於為什麼會出現此地,無從查證。」易升緊接著說道:「而我這次想要找尋的便是雨域中的青木龍魂草。」

「青木龍魂草?」洛天狐疑道,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莫名的熟悉。

想起來了,那義玄堂的牆壁上有十種寶物,價格皆是貴的嚇人,其中便有青木龍魂草,價值整整十萬赤玉。

「而且除了青木龍魂草還有一樣東西,對你來說可是無價之寶。」易升打趣道,語氣中透出誘惑。

「何物?」洛天急忙道,突然來了興緻,對於這些寶物自己從來都是來者不拒,越多越好。

「青龍木!」易升回道。

「四大神木之一的青龍木?」洛天臉上透出希冀,對於這鑄器的四大神木自己是仰慕已久,到現在自己已經有了靛菲兒送予自己的一小塊青韻蘭澤,如果再讓自己尋到那青龍木豈不是發了。

「是啊,你那神兵殘缺,想要修補好,就必須要湊齊四大神木才行,否則無望。」易升見洛天興緻盎然,添油加醋的說道。

「好是好,隻不過萬一進去寶物沒找到反倒把自己給玩死了,那不是得不償失嘛!」洛天眉角微皺,他也想著去尋那些寶物,奈何自己的修為不允許自己肆無忌憚。

「這個我也考慮到了,所以我們出發之前必須先要鑄造一件元器,用以保護你的安全。」易升正色道。

「你不早說,既然有這種好東西,那還有什麼好怕的。」洛天立刻變得神采飛揚起來,話語中透著有恃無恐,隻要能夠在保證自己安全情況下還能去弄一兩樣寶物,那自己當然是求之不得了。

「這把元器名為天羅傘,所需要的材料極不好尋獲,就與那魂元雙子扣所需要的魂元晶石和雙子梭金石一樣可遇不可求。」易升的語氣明顯有幾分失落,沉聲道。

「你丫的一天到晚盡給我出難題,可遇不可求讓我去哪裡找?」洛天嘀咕道,忽的想起什麼來,不太確定便沒有繼續往下說。

「這個是玄階一星元器,你就算尋到了材料沒有我的幫忙,你能鑄造完成嗎?」易升挖苦道,急於突出自己的重要性。

「是是是,你厲害行了吧!」洛天白了一眼,沒好氣道。

「你要的那幾樣材料特別難尋?」洛天猶疑了會兒,還是下定決心問道,不外乎其他,主要是自己也想得到其中的青龍木,此外說不定還能獲得其他的天寶。

「一共有兩樣,天燕羅紋晶石和霓彩革。」易升急忙回道,正待再說些什麼時,卻被洛天出言打斷。

「行了,我記住了,明天去青舫再問問。」

說完,洛天便大步朝著客棧走去,此時天已漸晚,經過一日的折騰都還沒來得及好好休息,暗暗下定決心從明日開始定要好好的元煉,來應付十幾日後的淩武試。

淩武試對東闕來說可謂是舉足輕重的大試,連著幾日各方人馬紛紛踏之而來。

一方麵是為了觀摩,另一方麵是為了送自家培養的小輩來參加,隻希望能夠嶄露頭角獲取到雲煌學館的入學名額。

一時間整個蔚明城也是空前的熱鬧,大批的元士聚集此地,人一多起來,便不由的多了許多糾紛。

這對於東闕的皇族南宮家老說即是喜事也是一件讓人頭痛的煩心事。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