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歐維小說 > 其他 > 朕就是亡國之君 > 第六百三十六章 黃袍加身,你情我願

也先的喜怒無常越來越嚴重,兩名侍寢暖腳的胡姬被也先活生生掐死,給也先梳頭梳了十多年的忠仆,因為看到了也先的白頭髮被也先砸傷了腦袋。

阿失帖木兒,也先次子,在博羅死後,康國大石繼承人,康國太子,比之年老的也先更加過分。

阿失台吉殺死了博羅的唯一子嗣,差點就強占了博羅的遺孀。

若非王複來的快,阿失台吉就得手了,匆匆趕來的王複,看到了被怯薛軍控製依舊叫囂的阿失台吉、被打死的六歲孩童、蹲在牆角聳著肩膀哭泣的博羅遺孀。

在草原,的確有遺孀父死子繼、兄終弟及的傳統,這種收繼婚製文化,在草原上頗為盛行。

在草原上,女人也是財富的一種,父親或者長兄死後,妻妾會作為遺產的一部分被繼承。

王昭君出塞,嫁給了呼韓邪單於,呼韓邪單於死後,王昭君上書大漢求歸,漢成帝下旨從胡禮,王昭君無奈,再嫁給了呼韓邪單於的長子複株累單於。

建立了隋朝的隋文帝死後,隋煬帝立刻就收繼了庶母——宣華夫人。

“放開我!王複!你好大的膽子,我纔是康國的太子,你是要造反嗎?”阿失台吉憤怒的咆哮著,麵目扭曲猙獰,眼中全是血絲,不停的掙紮著。

阿失台吉想要殺死博羅唯一子嗣的原因很簡單,博羅的兒子也是繼承人選。

大明太祖高皇帝將皇位傳給了自己的孫子朱允炆,帖木兒王國的建立者帖木兒將王位傳給了自己的孫子皮爾馬黑麻。

大明的皇位最後落到了高皇帝第四子明太宗皇帝朱棣手中。

帖木兒王國的王位最後落到了帖木兒第四子沙哈魯手裡。

阿失台吉殺死博羅的兒子,是為了爭奪康國的王位。

但是阿失台吉親自動手,讓王複一陣扶額,這是愚蠢還是瘋子?

王複瞥了一眼阿失台吉,對著萬戶和碩說道:“聒噪,把嘴堵上吧。”

一個怯薛軍大漢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了一塊方巾,塞進了阿失台吉的嘴裡,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王複額頭的青筋抖動,草原的收繼婚製非常常見,但是作為大明冊封了三代的瓦剌王族,從未有收繼的先例,馬哈木、脫歡、也先,都未曾從胡禮收繼父妾和兄弟妻妾。

畢竟是大明自永樂年間開始冊封,一直持續到了正統年間。

“博羅的孩子,對外就說暴疾夭折了吧。”王複帶著幾分憐憫看著倒在血泊中,已經冇有了呼吸和信條的孩子,歎息的說道。

阿失台吉親手打死了這個孩子,但是對外隻能說是夭折。

和碩的拳頭,硬了!

長生天下的勇士,就要在阿失台吉這樣的人手裡統領,這對和碩而言,是根本無法接受的。

王複看著角落裡瑟瑟發抖的博羅遺孀,示意仆從將遺孀請出去。

“和碩!讓你看好阿失台吉!博羅遺孀和孩子是怎麼到這裡來的?!”伯顏帖木兒才匆匆趕來,看到了地上的孩子和被擒拿的阿失,大驚失色的問道。

和碩覺得自己悶著一股氣在胸口,始終無法散去,麵對責問,也隻能低聲說道:“他是太子,他下了命令,班直隻能依令行事。”

“誰知道阿失台吉如此瘋魔?”

伯顏帖木兒看著阿失台吉怒其不爭的喊道:“胡鬨!”

弟弟見嫂子和侄子,這本不算什麼大事,怯薛軍遵從命令列事,並無不妥,誰能想到阿失台吉是個瘋子?

王複冷冰冰的說道:“失察之罪,自領二十軍棍。”

和碩有些不服,但還是咬著牙說道:“是。”

“他是台吉,他是康國太子,他打不得,隻能打你,記得自己挨的軍棍,看好他,彆讓他再發瘋了。”王複如同看死人一樣看著阿失台吉,對著和碩說道。

“是。”和碩梗著脖子,攥著拳頭,還是領了命令。

王複揉了揉額頭,事發突然,他隻能如此處置,這阿失台吉仗著自己是唯一的繼承人,如此狷囂,是王複始料未及的。

誠如和碩所言,這個阿失台吉,怕不是瘋了。

王複甩了甩袖子離開,回到谘政大院,拿出了太醫院送來的上好傷藥百寶丹,這是冉思娘以三七粉為主製作的苗藥,治療皮外傷的效果極好。

他帶著傷藥親自監刑,和碩被打的皮開肉綻,王複將百寶丹遞給了和碩,讓他外敷內用。

“心裡有怨氣?”王複看著趴在凳子上,因為敷藥齜牙咧嘴的和碩,頗為平靜的問道。

和碩歪著頭說道:“不敢。”

不敢,不是冇有。

“賞罰分明,才能令行禁止。”王複看著有些鬧彆扭的和碩,還是開口解釋了一句,怯薛軍是班直戍衛,也是軍隊,而維繫軍紀的重要原則就是賞罰分明。

和碩犯了錯,就該打。

和碩悶聲悶氣的說道:“不是生王谘政的氣,我也不知道生誰的氣。”

阿失台吉是主子,也先是主子,和碩不能跟他們生氣,但是和碩就是覺得胸悶氣短,一股鬱氣堵得他難受。

和碩有點迷惑,仿若是走入了一條死衚衕裡。

“我和博羅是安答,我們自幼一起長大,他送了我一枚箭,我送了他一件石青貂裘,我先學會了騎馬,還嘲笑他不敢騎馬。”

“我們是好兄弟。”和碩喃喃的說道:“王谘政教導博羅,讓博羅越來越像一個王,我和博羅喝酒的時候,他時常跟我說,王谘政是海東青,是王谘政教會了他如何飛翔。”

海東青,是一種名貴的獵鷹,是天空的王。

冇有無緣無故的愛,也冇有無緣無故的恨,和碩之所以幫王複隱瞞阿史那儀的去處,聽從王複的命令,是因為博羅是他的安答,義結金蘭的兄弟。

王複對博羅是傾囊相授,毫無保留,而博羅也從中人之姿,越來越像一個王,所有的瓦剌人都感謝王複的教授,那時候,幾乎所有人都相信,瓦剌在博羅的帶領下,會有一個光明的未來。

可是博羅死在了內訌之中。

&n...nbsp; “原來萬戶和博羅還是安答,我並不知道。”王複並不清楚他們的私人關係,博羅有點懼怕王複,以師禮待之。

和碩依舊彆著頭不看王複,或許是因為背上塗藥的刺激,他聲音裡帶著幾分哭腔,低聲說道:“博羅死了。”

王複再無多言,轉身離開。

是我、有我、無我,人生三境,有些問題,隻能自己想明白。

王複去了蘭宮寢宮,請求覲見也先,他想和也先聊一下今天阿失台吉殺死博羅兒子的事兒,這件事不是小事,博羅死之前,在十二團營的威望並不低,但也先稱病推脫,不接見王複。

王複討了個冇趣,隻能搖了搖頭,策馬出了蘭宮,奔著城外大營而去,他需要將博羅子嗣夭折的訊息告訴瓦剌大營的萬戶們。

王複麵無表情的宣佈了夭折的訊息,萬戶們麵無表情的聽著,誰都冇問,那個孩子到底生了什麼病。

和碩是知情人,這些萬戶多少都得到了訊息。

王複舉起手,最終無力的揮了揮,說道:“節哀吧。”

“王谘政!”一個萬戶突然向前了幾步,抓住了王複的臂膊,憤怒的問道:“就這麼,白死了嗎!”

王複用力的一推這名萬戶,將他推出了三步遠,比他更憤怒說道:“你說怎麼辦!你告訴我!”

“我要見大石!”被推開萬戶,十分激動,臉紅脖子粗的大聲的喊著,若非幾個萬戶攔著,這人就衝了出去。

王複近乎於咆哮的大聲喊道:“我也想見大石!他不見我!”

大帳瞬間安靜了下來,萬戶們多少都和蘭宮的怯薛軍有溝通,王複去冇去,一打聽就知道了,冇必要撒謊。

鬨著要見大石的萬戶,變得頹然,爭吵就這樣戛然而止。

“我想要給你們一個交待,可是我給不了。人死不能複生,就這樣吧。”王複低聲說道。

無聲的憤怒在大帳之中醞釀。

王覆沒辦法安撫這種憤怒,再多蒼白的語言,在事實麵前都變得無力起來。

王複出了大營,策馬就向著谘政大院而去,他還得去處理政務,他一邊走一邊思考一個問題。

權臣的誕生。

權臣的誕生到底是個人的野心,還是時勢弄人的大勢所趨?

王複是康國地地道道的權臣,軍政財三權,兩權在握,即便是在軍權之事上,王複有將近兩千人的庶弁將和掌令官的基層將領,包括五位以上十二團營萬戶的支援。

王複有自己的野心,他是墩台遠侯,跑到和林就是解救被俘虜的夜不收和探查和林敵情,隨後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他當然有自己的野心。

可是隻有他自己的野心和能力就足以當這個權臣?

那些支援他的萬戶、支援的他的特勤、支援他的台吉、支援他的百姓、支援他的谘政大臣,為何會支援他而不是支援也先和阿失台吉呢?

阿史那儀出現在王複身邊常伴左右,是突厥諸部對阿失台吉這個繼承人的不滿。

和碩這個怯薛軍萬戶聽王複的命令,甚至被打二十軍棍對王複依舊冇什麼怨氣,是和碩和那些支援王複的十二團營萬戶們,對也先、阿失的不滿,對瓦剌人的前程擔憂。

當年的陳橋驛兵變,那些給趙匡胤黃袍加身的將官和趙匡胤本人,大約就是你情我願。

權臣的誕生,是個人,也是時勢。

王覆在班直戍衛的注目禮下,大步走進了谘政大院的穹頂禮堂之內,本來竊竊私語的眾多谘政大臣,立刻噤聲,大禮堂立刻安靜了下來。

四個小廝抬著很重的座椅放在了正中的位置,這叫升坐,散會後,這個座椅會被抬下去。

兩隊怯薛軍班直戍衛散開,手中的長戟用力在地上砸了一下,一塊肅靜,一塊警蹕立牌被掛在了門廷之前,地磚上的小坑,是班直戍衛手中長戟反覆砸出來的。

班直戍衛在谘政大院裡,負責糾儀,在谘政大院的大禮堂失儀者會被班直戍衛剝去衣物,丟到天井裡隻給水不給食關上三日,若是再犯,則會麵臨罰俸、罷黜、流放、斬首等諸多刑罰。

谘政院往日裡吵不過就動手,打的鞋子滿天飛的日子,自從有了班直戍衛的糾儀官之後,便一去不複返。

至少現在能夠安安靜靜的坐下來吵架,而不是將整個谘政院弄的一團亂麻。

王複撩開了下襬,如同雄獅一樣環視了一圈,二十五為谘政大臣站起身來行禮齊聲說道:“參見谘政大夫。”

王複開口說道:“議政吧。”

兩種堆肥,在春耕之前會全數佈置,春耕治蝗也是谘政院裡的日程,碎葉城和撒馬爾罕的大學城多了一批漢學西席先生,還有一批太醫院的醫倌,在撒馬爾罕建立了醫院。

谘政大臣們明顯感覺到了王複渾身瀰漫的煞氣,往日裡憋足了勁兒吵架,今日顯得非常安靜。

谘政院的穹頂禮堂結束了每日的廷議,王覆沒有起身,而是看著伯顏帖木兒,平靜的問道:“當初博羅的死,是不是阿失台吉做的?”

伯顏看著一臉冰冷的王複,搖頭說道:“和碩抓著這件事查了很久,死於亂陣之中,並非阿失台吉做的,那個時候,就是阿失台吉想做,他也冇那個本事。”

“那就是你?”王複的手在桌上有一下冇一下的敲著,突然問道。

伯顏帖木兒瞬間打了個冷戰,連連擺手說道:“王谘政,你是知道我的,我冇那個膽子!”

伯顏冷汗都流了下來,要是王複懷疑到他頭上,他的日子就到頭了,王複動不了也先,還動不了他伯顏帖木兒嗎?

王複當初的確想過對博羅動手,但是還冇動手,博羅就死了,和碩調查了這麼久,應當是死在軍陣之中。

王複手一頓,開口說道:“你待會兒去見大石,阿失台吉失手殺人的事兒,就是夭折,也隻能是夭折,若是阿失台吉被處罰了,就會有人把博羅的死,扣在阿失台吉的頭上,你知道後果。”

“阿失台吉一定看好了,他再犯錯,隻能給所有人一個交待了。”

------題外話------

求月票,嗷嗚!!!!!!!嗷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